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秦時明月之墨狩天下-第103部分

光四顧,帶著縷縷攝人心魄的寒意。
“只有你們?!”
勝七的心中閃過一絲蔑視。看著漸漸現身的刺客,卻沒有一個是臉熟。
若是往日。勝七定會惱怒,因為他認為敵人在輕視他。
可是今日。他的心情卻很好,因為他不需要再受到掣肘,不可能在手牽制,不會再是一個人,孤獨的劍客,如今卻化作一雙威武雄獅。
“想不到時至今日,你還敢回來。”
刺客緩緩分開,一位紫衣劍客排眾而出。
“燕小六?哈哈,只有你跟來嗎?那今日你的命可就要送給我了”
勝七哈哈一笑,將巨闕神劍轟的插入地面,對面的劍客名叫張燕,燕小六是他的諢名,閑暇時也就傳開了。
“一人對陣一百五十人,勝七,你可真是狂的可以!”燕小六一怒,自己人也就算了,如今這個老殺才也叫他的諢名,他焉能不怒。
“那,今日,你就以命親眼見證吧!”
話音未落,劍以轟然而下!
雙臂回旋,以是一個五尺見方的大圓圈,一道道劍氣轟然炸開,卻沒有想象中的尸橫片野。
“你太小看羅網了,哼!”燕小六高高躍起,落在一旁的樹枝上,冷冷的瞪著勝七。
天網恢恢!
一聲恫嚇,四個字出口,一百五十人劍氣縱橫,恍若一張陣陣的大網,從空中急速落下,一切都是這般迅捷讓人應接不暇。
羅網交織的原點,勝七似乎能看見一只蜘蛛,吐納銀絲,獠牙裸露,“一張蛛網,如何敵得過百獸之王!【百獸鳴】!”
長劍狠狠的落在地上,整個地面為之龜裂,巨闕的威力可以一劍斬斷大樹,而今也能輕易的劃破羅網。
獅虎吼叫之聲回蕩山野,群狼長嘯之音不絕于耳,大地似乎在顫抖,像是有千萬匹駿馬飛馳,一張網,又如何攔得住百獸狂潮,百獸和鳴,驚天地泣鬼神,羅網被死的粉碎。
“你!!……永遠!……也別想!……見到你的兄弟……”
話音未落,燕小六已被攔腰截斷,腸道內臟橫流荒原,污血漫天灑落,化作一道孤魂野鬼。
“土雞瓦狗,也敢叫囂,當真不知死活!”
長劍落于地面,勝七就這么靜靜的站著,感受勝利之后的喜悅,尤其是在如今這般毫無后顧之憂的情況下。
“你我兄弟二人早已團聚,他卻再此妄加評斷,當真死有余辜。”
“陰影交錯,吳曠手持雙锏施施然的走出來,夕陽下雙锏閃爍著精光,那是以鮮血滋養而成的靈氣。
一件普通的兵刃,只有飲血,才能成長,每一柄神兵都是飽飲鮮血而成,如同每一位強者,都是以白骨鑄就而成、”你殺了多少人?”
”六十七個!”
”那我這里就有八十三個人?!”
“羅網的實力越發衰弱了!”
“勝哥,還是主公吩咐的事要緊,再者此地血氣太重,不宜久留。”
“你呀,跟了燕弘些日子,性子到變得平緩了,走吧。”
這話雖說得輕巧,但顯然勝七認為,男人應該剛強,血性,似高門大閥那般溫文爾雅,勝七絲毫不喜歡。
“勝哥……”
“好了,哥哥不說就是了,他如今也是你的主公!”
一聲悶響,勝七將巨闕扛在肩頭了,大步離開這血色荒原,繼續向前。(未完待續
第40章 泰山封禪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泰山,巍峨沉渾,氣勢磅礴,尊為五岳之首,號稱天下第一山。
泰山雄偉壯闊,具有厚重的歷史沉淀,可追溯到上古三皇五帝時期,是冀近神靈之地。
自古以來有“泰山安,四海皆安”的說法,曾有黃帝在泰山封印群魔的傳聞,中原之地歷朝歷代帝王不斷在泰山封禪和祭祀,并且在泰山上下建廟塑神,刻石題字。古代的文人雅士更對泰山仰慕備至,紛紛前來游歷,作詩記文。
在這先秦之時的民間傳說中更是有盤古氏遠古時開天辟地,代生萬物,死后頭為東岳,左臂為南岳,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岳。
封者祭天也,禪者祭地也,合為封禪即是圣人君祭告天地的儀式。用意在向天地稟告,人君承天命治理天下生民,并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自古圣君承受天命,都在泰山舉行。
而之所以都是在泰山舉行,按照陰陽家的說法則是:泰山高四千九百丈二尺,周圍兩千里,其中蘊藏芝草玉石、長津甘泉及仙人室,又有地獄六處,曰鬼神之府,從西而上,可見下有洞天,周圍三千里,乃鬼神受考謫刑罰之處。傳言泰山近天也通地,所以歷代封禪都選在泰山。在泰山筑壇以祭天,表示在極高的泰山再加高,可以接近上帝;在泰山之麓的梁父小山平地為墠,以示地更為寬廣,然后用以祭地,以示與地母更為親密。凡墠皆十二丈見方。壇則高三尺,階三等。祭祀皆用醬色酒和煮熟的魚,不用三牲。
嬴政雖然受了儒家的刁難,心情極為不好,然而在這封禪一事上。他卻還是極為嚴謹的。
不過,嬴政雖然寬容的對待了儒家之人,卻不代表儒家之人就肯就此放過嬴政了。
好吧!你要嬴政步行,也就罷了,可是接下來的封禪大禮卻又讓嬴政受不了了。
按照儒家的說法是,祭祀大地。一律需要使用草席,以表示自己對上蒼的謙卑之心。”
原來說步行也就算了,政爺忍也忍了,可現在聽到這話,政爺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他是個極為自負的人,怎能愿意向大地謙卑?
古時,祭天為封,祭祀大地為禪。按照嬴政的本意,在泰山建筑高臺,可以更容易被天神接納,然后再轉至梁父山(泰安市東南,泰山的支峰)。清掃地面。因為梁父山的地面很厚,祭祀大地足矣。可是這儒家的學子,卻是絲毫不肯通融。堅持要嬴政依照古制封禪。
若非是封禪乃是大事。
依照著嬴政的脾氣,早就把這些儒生給殺了。沒有辦法,在儒生們的堅持下,嬴政最終只能妥協。
不過在他的心里,對儒家儒生的印象卻更差了。
封禪大典,在九月九月重陽這天正式開始。這封禪典禮。原本是貴族帝王們展示富貴權威的一種手段,按照道理說。嬴政才應該是這次封禪大典的主角。可是,嬴政卻感受不到半點快意。
雖然小圣賢莊以滅。但并非所有的儒生都想死,‘儒J’也就應運而生,如今主持大典的人,幾乎全都可以冠上‘儒J’的名號。
樂事嬴政在意嗎?
不在意,他樂見其成,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政策拙見成效。
這是他第一次東巡,也是比較暢快的一次,陰陽家平了,儒家散了,墨家成了流寇,他覺得自己的天下變得安寧了,隱藏在暗處的威脅沒有了。
順理成章的,嬴政有些喜歡上了東巡,在巨大的辒辌車里,搖搖晃晃的行走在馳道上,嬴政似乎更容易入睡,這樣的方式,似乎能讓他忘記鮮血淋漓的過往,忘記繁重的國事,他是一位戰士。
但如今,這位戰士好似終于有些疲憊了,想要好好休息。
趙高如今統帥羅網在外,在嬴政身邊的人,叫崇信,他是胡亥引薦給父親的,嬴政似乎很喜歡。
車停了,嬴政也醒了,看著天邊浮動的白云,嬴政忽然想起遠赴西域的小兒子,不知道他吃得好嗎,不知道他睡得好嗎,不知道龍魂能找到嗎?
這是他最在意的,這一次是他與天賭命,成了那便是千秋萬代,輸了,那大秦將不再有始皇帝,自己的天命,自己最清楚。
******522jy******11403[江湖飛盧,賬號,密碼].
原本世間逍遙客,若許年間愛自由。將相從來多鳥事,愛權貪利是賊頭。飄飛前世番番樂,散落今生處處仇。仇恨皆恩一念起,人間恩怨幾時休。
………………………………
遠方,東君與田咎并肩而立。
夏日的風帶著一絲絲的熱烈,吹拂著披散的長發,撩撥這年輕人的心緒。
胸口是最靠近心臟的地方,也是最為火熱的地方,東君能夠感覺到,這一團火焰越燒越旺。
他稱之為欲a望,想要東山再起的野望,修長的左手輕輕的撫弄著赤霄寶劍的劍柄,冥冥中他能夠感受到寶劍傳來的悸動。
劍心通明,神劍有靈,東君知道,身邊的這位伙伴已經寂寞的太久了,它需要釋放,需要宣泄,它不愿意呆在那個狹小的匣子里,一直這么待下去。
東皇太強,強到可以懾服一切,鎮壓一切,包括這一把通靈的神劍,但東皇太一同樣也太過沉著,太過冷靜,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天河倒懸而心若磐石,這就是東皇太一,世間任何事都不能干擾他的心境。
所以寶劍將自己托付給了一個新主人,一個銳意進取的新主人,現在寶劍正在微微顫抖,期待著,催促著,自己出鞘的那一刻。
“逸軒,你真的決定這樣做?”田咎鄭重的問道。
“子益兄不必再勸我了,成與不成在此一搏,燕弘以前往西域,這一次是唯一的機會,我不會再放過了。”東君道。
“但這也是一場豪賭,失敗了,你將一無所有,你明白嘛?”田咎繼續規勸,他有著自己的打算,也了解東君的心性,自己越是這樣說,東君越不會改變初衷。
“放心吧,子益兄,我已準備完全,如今燕弘不在中原,胡亥也去了西域,不論是帝國一方還是燕弘一方,主要的目光全都盯著西域,這正是我從中取利的好機會,我絕不會放過。”東君又一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場。”
”好吧,既如此兄弟我,就不再勸你了,但有一點,如果你需要幫助,那就盡管開口,兄弟我一定鼎力相助。“田咎道。
”那就多謝了……駕!”
下一刻東君以翻身上馬,向著遠方飛馳而去。
田咎的嘴角泛起一絲莫名的笑意,正所謂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萬獸之王受傷了,那么作為獵人,將會得到一筆非常豐厚的收入。
望著一騎絕塵的東君,田咎的思緒卻飄向了西域,眼中的神采越來越亮!(未完待續
第40章 泰山封禪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泰山,巍峨沉渾,氣勢磅礴,尊為五岳之首,號稱天下第一山。
泰山雄偉壯闊,具有厚重的歷史沉淀,可追溯到上古三皇五帝時期,是冀近神靈之地。
自古以來有“泰山安,四海皆安”的說法,曾有黃帝在泰山封印群魔的傳聞,中原之地歷朝歷代帝王不斷在泰山封禪和祭祀,并且在泰山上下建廟塑神,刻石題字。古代的文人雅士更對泰山仰慕備至,紛紛前來游歷,作詩記文。
在這先秦之時的民間傳說中更是有盤古氏遠古時開天辟地,代生萬物,死后頭為東岳,左臂為南岳,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岳。
封者祭天也,禪者祭地也,合為封禪即是圣人君祭告天地的儀式。用意在向天地稟告,人君承天命治理天下生民,并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自古圣君承受天命,都在泰山舉行。
而之所以都是在泰山舉行,按照陰陽家的說法則是:泰山高四千九百丈二尺,周圍兩千里,其中蘊藏芝草玉石、長津甘泉及仙人室,又有地獄六處,曰鬼神之府,從西而上,可見下有洞天,周圍三千里,乃鬼神受考謫刑罰之處。傳言泰山近天也通地,所以歷代封禪都選在泰山。在泰山筑壇以祭天,表示在極高的泰山再加高,可以接近上帝;在泰山之麓的梁父小山平地為墠,以示地更為寬廣,然后用以祭地,以示與地母更為親密。凡墠皆十二丈見方。壇則高三尺,階三等。祭祀皆用醬色酒和煮熟的魚,不用三牲。
嬴政雖然受了儒家的刁難,心情極為不好,然而在這封禪一事上。他卻還是極為嚴謹的。
不過,嬴政雖然寬容的對待了儒家之人,卻不代表儒家之人就肯就此放過嬴政了。
好吧!你要嬴政步行,也就罷了,可是接下來的封禪大禮卻又讓嬴政受不了了。
按照儒家的說法是,祭祀大地。一律需要使用草席,以表示自己對上蒼的謙卑之心。”
原來說步行也就算了,政爺忍也忍了,可現在聽到這話,政爺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他是個極為自負的人,怎能愿意向大地謙卑?
古時,祭天為封,祭祀大地為禪。按照嬴政的本意,在泰山建筑高臺,可以更容易被天神接納,然后再轉至梁父山(泰安市東南,泰山的支峰)。清掃地面。因為梁父山的地面很厚,祭祀大地足矣。可是這儒家的學子,卻是絲毫不肯通融。堅持要嬴政依照古制封禪。
若非是封禪乃是大事。
依照著嬴政的脾氣,早就把這些儒生給殺了。沒有辦法,在儒生們的堅持下,嬴政最終只能妥協。
不過在他的心里,對儒家儒生的印象卻更差了。
封禪大典,在九月九月重陽這天正式開始。這封禪典禮。原本是貴族帝王們展示富貴權威的一種手段,按照道理說。嬴政才應該是這次封禪大典的主角。可是,嬴政卻感受不到半點快意。
雖然小圣賢莊以滅。但并非所有的儒生都想死,‘儒J’也就應運而生,如今主持大典的人,幾乎全都可以冠上‘儒J’的名號。
樂事嬴政在意嗎?
不在意,他樂見其成,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政策拙見成效。
這是他第一次東巡,也是比較暢快的一次,陰陽家平了,儒家散了,墨家成了流寇,他覺得自己的天下變得安寧了,隱藏在暗處的威脅沒有了。
順理成章的,嬴政有些喜歡上了東巡,在巨大的辒辌車里,搖搖晃晃的行走在馳道上,嬴政似乎更容易入睡,這樣的方式,似乎能讓他忘記鮮血淋漓的過往,忘記繁重的國事,他是一位戰士。
但如今,這位戰士好似終于有些疲憊了,想要好好休息。
趙高如今統帥羅網在外,在嬴政身邊的人,叫崇信,他是胡亥引薦給父親的,嬴政似乎很喜歡。
車停了,嬴政也醒了,看著天邊浮動的白云,嬴政忽然想起遠赴西域的小兒子,不知道他吃得好嗎,不知道他睡得好嗎,不知道龍魂能找到嗎?
這是他最在意的,這一次是他與天賭命,成了那便是千秋萬代,輸了,那大秦將不再有始皇帝,自己的天命,自己最清楚。
******522jy******11403[江湖飛盧,賬號,密碼].
原本世間逍遙客,若許年間愛自由。將相從來多鳥事,愛權貪利是賊頭。飄飛前世番番樂,散落今生處處仇。仇恨皆恩一念起,人間恩怨幾時休。
………………………………
遠方,東君與田咎并肩而立。
夏日的風帶著一絲絲的熱烈,吹拂著披散的長發,撩撥這年輕人的心緒。
胸口是最靠近心臟的地方,也是最為火熱的地方,東君能夠感覺到,這一團火焰越燒越旺。
他稱之為欲a望,想要東山再起的野望,修長的左手輕輕的撫弄著赤霄寶劍的劍柄,冥冥中他能夠感受到寶劍傳來的悸動。
劍心通明,神劍有靈,東君知道,身邊的這位伙伴已經寂寞的太久了,它需要釋放,需要宣泄,它不愿意呆在那個狹小的匣子里,一直這么待下去。
東皇太強,強到可以懾服一切,鎮壓一切,包括這一把通靈的神劍,但東皇太一同樣也太過沉著,太過冷靜,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天河倒懸而心若磐石,這就是東皇太一,世間任何事都不能干擾他的心境。
所以寶劍將自己托付給了一個新主人,一個銳意進取的新主人,現在寶劍正在微微顫抖,期待著,催促著,自己出鞘的那一刻。
“逸軒,你真的決定這樣做?”田咎鄭重的問道。
“子益兄不必再勸我了,成與不成在此一搏,燕弘以前往西域,這一次是唯一的機會,我不會再放過了。”東君道。
“但這也是一場豪賭,失敗了,你將一無所有,你明白嘛?”田咎繼續規勸,他有著自己的打算,也了解東君的心性,自己越是這樣說,東君越不會改變初衷。
“放心吧,子益兄,我已準備完全,如今燕弘不在中原,胡亥也去了西域,不論是帝國一方還是燕弘一方,主要的目光全都盯著西域,這正是我從中取利的好機會,我絕不會放過。”東君又一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場。”
”好吧,既如此兄弟我,就不再勸你了,但有一點,如果你需要幫助,那就盡管開口,兄弟我一定鼎力相助。“田咎道。
”那就多謝了……駕!”
下一刻東君以翻身上馬,向著遠方飛馳而去。
田咎的嘴角泛起一絲莫名的笑意,正所謂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萬獸之王受傷了,那么作為獵人,將會得到一筆非常豐厚的收入。
望著一騎絕塵的東君,田咎的思緒卻飄向了西域,眼中的神采越來越亮!(未完待續
第41章 邊陲小鎮
風沙,吹拂著整個戈壁,然而在這一片沙海之中,卻奇跡般的衍生出了一個繁華的小鎮。
這里叫做甘泉鎮,因為鎮中有三股終年不枯的泉水,這里成了秦國通往西域的重要集散地。
貨物在這里換乘,商人在這里補給,你隨處可見叫賣的商鋪,有干糧肉食,還有蔬菜水果,當然還有沙漠中必不可少的駱駝。
一個優秀的駱駝養殖戶,一年的利潤絕對不下十萬錢,而且還能通過貿易,認識許多行走于絲綢之路的大商人。
他們都是天生的冒險家,為了錢財,他們可以不顧一切,他們能把珍貴的絲綢送到西方,也能將七彩的琉璃運回來。
當然除了這些,他們最看重仍是黃金。
今天,這里最大的駱駝商人,迎來了一批新的客人。
“歡迎光臨駱駝祥子,請問尊貴的客人,您需要什么服務。”
來人一身黑衣,面容帶著幾分邪魅,是那種只一眼便能迷倒萬千少女的類型,肩膀上那漆黑的烏鴉羽毛昭示了他的身份。
墨鴉!
他既然到餓了燕弘有怎么會不在,只不過曾經高傲的烏鴉,今日卻不得不淪為跑腿的,還是那句話,打工不容易啊。
“恩,認識這個嗎?”
“這個……!”掌柜的仔細看了看這位黑衣帥哥亮出的信物,一道精光從眼中劃過,“原來是貴客到了,請,里面請虎子上茶。要最好的!”
“得了,小的明白。”虎子屁顛屁顛的泡茶去了。
一切都只因為這一塊令牌,烏云遮天,墨鴉飛舞,魅影統領。墨鴉先生。
無痕莊的每一個人,都對他懷著敬畏,甚至懼怕,懼怕他那殺人不見血的黑色羽毛。
“不知貴客到來,有失遠迎,只是不知東家有何吩咐?”
看著這個胖胖的掌柜。墨鴉難道平緩的笑了笑“你倒是機靈,實話告訴你,東家如今已經到了,我這次來,是要你準備一切。東家需要出一趟遠門。”
“嘶!東家……不知小的有沒有機會見一見東家?”一聽說東家到了,這位胖掌柜渾身肥肉就是一抖,顯得極為興奮。
“東家若是想見你自會召見,不必著急,這次來只是東家讓我囑咐你,打點一切。”
“統領,不知東家欲何處去?小的好準備行囊與地圖。”胖掌柜帶著一絲諂媚道。
“人說胖老黃細心,果然有幾分實話。東家這一次要去的乃是西域,樓蘭古國,你最好盡心辦事。辦好了有賞,要是辦砸了!執法堂的手段你是清楚的!”
“樓蘭!!”老黃聽著一陣肝疼,“統領那可有小二十年沒人去過了,這……”
“怎么?照你的意思,你辦不成!”墨鴉手指一動,一直墨色羽毛浮現在指尖輕輕把玩。
“不是。不是,統領放心。三天,三天之內屬下一定將一切安排妥當。”這尊殺神。他可得罪不起。
“很好!”話音落,人卻已經不見了,只留下一枚锃光瓦亮的黑色飛羽,老黃卻仍是心有余悸。
“你咯小牛犢子,還站著干嘛,還不趕緊去準備!”對墨鴉不敢大喘氣,對虎子可就完全沒了顧忌,說這句就一腳踹在虎子的屁股上。
“是,掌柜,我馬上去準備。”虎子也不在意,揉了揉屁股嬉皮笑臉的出去了,他還是頭一次看見掌柜的這么狼狽,太有趣了。
…………………………
一間精致的酒肆之內,燕弘帶著大司命,少司命落座在窗戶邊,三人說說笑笑,別有一番溫馨。
樓下便是甘泉鎮的主干道,叫賣喧囂之聲不絕于耳。
有一人扯開嗓子道“劍譜……絕世劍譜,三個月保你練成天下第二劍客!”
有好事者奚落道“為啥是天下第二劍客?”
“對呀,為啥不是天下第一呢?”
卻只看小伙子眼睛一瞪道“天下第一劍客,在那呢!”大手一揮,眾人的視線隨之轉移,一張畫像上寫到“劍圣蓋聶,帝國頭號通緝要犯,懸賞黃金十萬,你想成為他?”小伙子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著那位鬧得最兇人。
此時卻以沒人去管,只是驚叫道“十萬兩,還是黃金,那可以在京城買好幾套房子了。”
又有人接茬道“對呀,還是黃金地段。”
樓上,大司命已經忍不住輕笑起來。
“想不到蓋聶那個家伙,還是這么值錢。”
“你呀你……不過話說回來,蓋師兄的確比我這個燕國王子值錢吶,你說是吧,小司!”
少司命聽著一愣,卻也忍不住白了燕弘一眼,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燕弘已經習慣叫她小司,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但是少司命卻有些拿他沒辦法。
如果一個人撒潑打滾,你讓一個淑女怎么辦?
大司命倒是干脆撒手不管,到沒有其他意思,只是覺得,如今的少司命多了幾分人情味,不似以前那般飄渺,而不可捉摸。
這一點,她喜聞樂見。
“接下來,你要怎么玩?”大司命隨意的攀上了燕弘手臂,看似平常,卻帶著一絲撩撥的意思。
“我說你……有話就不能好好說啊?”燕弘有些慎得慌,實在是因為大司命的眼神實在太挑逗了。
這來來回回一個月進入仲夏時節,天氣本就燥熱,可恨這‘妖女’還故意玩這一手,這不是叫一個大男人憋得慌。
“怎么,人家只是問你話嘛。”大司命一個媚眼,燕弘差點沒把持住。
“別玩了,有話好說。”
“這樣說話不是挺好嘛……小郎君,快點告訴姐姐。”
“浪貨物。是你逼我的。”
一咬牙一跺腳,啪!
五指山狠狠的落在大司命的俏,臀,上,聲音清脆響亮大司命瞬間一個激靈,雙腿一軟,脊梁骨更是像被抽掉了。
燕弘乘機做到了少司命身邊,大司命卻不生氣,比起在陰陽家的日子,他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雖然有時候居無定所,但是卻有人疼,有人寵著,可以隨著自己的心意。
偶爾撒撒嬌,撩撥一下身邊的小郎君。
她知道自己戀人的秉性,一張一弛,很有分寸,增進夫妻感情,又不會真的玩火。
也正因為這一點,燕弘才將她稱作小妖精,這整個天下,恐怕也就只有赤練能與之比肩。(未完待續
第42章 小黎
邊塞,甘泉鎮。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如果有慣戰之將在此必能分辨的出,這是秦軍鎧甲的摩擦聲。
一隊隊秦兵秩序井然,面具之下,神色甚至帶著一絲崇敬。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在人群中端坐的一位少年。
入軍營,不宣旨,不賞罰,不操練,只是一場以一敵百的大混戰。
擂臺擺開,獨立挑戰秦國戰力最強的邊軍,大獲全勝。
他就是始皇帝的十八世子,胡亥。
高絕的武功,加上皇室血脈的光環,沒有將領敢拂了他的面子,邊軍更是人人傳送大秦國又出了一位勇武過人的皇子。
秦人為戰則喜,一位戰斗力超高的皇子,就是一面活招牌,他是在為自己積累聲望,給自己的未來鋪路。
胡亥的衛隊,沒有用京城帶來的人,核心就是在擂臺上挑戰胡亥的一百人,這是這一鎮邊軍中最為強悍的百人隊。
身邊卻是如廷柱般站著四個人,千面郎君,紫玉羅剎,還有湘君,湘夫人。
干將與莫邪依舊情比金堅,可如今彼此的眼中卻都多了一絲苦澀,從蜀山到陰陽家,再到帝國,這兩人恰似無根的浮萍,不知為何而戰,不知為何而活。。
縱然在在江湖上闖下偌大的名頭,縱然如今在帝國高床軟枕,錦衣玉食,縱然最大的敵人早已化羽登仙,他們依舊空虛,或許更多的是一種惴惴不安。
額前的發絲輕輕揚起,抬頭看了看黃橙橙的天空。胡亥知道,要起風了,天要變了。
邊塞,最可怕的不是匈奴人,更不是東胡人。而是那來無影去無蹤的沙塵。
胡人來了有長城,有帝國鐵騎,有聞戰則喜的老秦人。
但沙塵來了,一切都是空談。
“公輸先生,老天在催促咱們呢。”胡亥隨意說道。
公輸仇卻是弓著腰,聲音略帶諂媚“公子說的是。以臣看,這場沙塵暴晚飯前必定抵達,咱們是得快些了。”到不是公輸仇骨頭軟,還是同樣的到底。
第一胡亥是始皇帝最喜歡孩子之一,第二便是那高絕的身手。公輸仇并不認為自己這一身青銅能擋住胡亥的拳頭,畢竟自己的脖子還是肉做的,旋轉三百六十度只需要兩秒鐘就夠了。
命沒有了一切都是空,榮華富貴是需要有命享受才行。
“公子說的是,只是這呂老頭,也是位精通機關術的人,這屋子恐怕。”公輸仇還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畢竟虎符在胡亥手中,兵權也在胡亥手中。若是這一下出師不利,反過頭來胡亥要自己背黑鍋,那這虧可就吃大發了。
春秋戰國至今。背黑鍋的從來沒有好下場,吳起如此,李悝如此,盛極一時的商鞅還是如此,不論黑鍋大小,背黑鍋的人。下場都很坑爹。
“恩,既然你這么說。本公子也就不為難你,只不過若是父皇問起。本公子只能如實回答,說你貽誤軍機,怠慢軍情,不知道父皇聽了會作何感想呢?”
“哦對了,前些日子父皇還與本公子討論,說公輸先生來了西域這么久還沒有龍魂的消息,是不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以為朕看不見呢?”
“這……這……還請世子高抬貴手,公輸家對陛下可是一片赤誠。”
“既然公輸先生都說了一片赤誠,那就請動手吧。
”諾,臣下謹遵將令。”
……………………
甘泉鎮,街道上。
燕弘與兩位紅顏知己正漫無目的的走著,儼然一副進城歇息的西行商客摸樣。
大司命的紅色手臂早已痊愈自然是沒有破綻,而少司命則是用易容術將那標志性的紫色長發給掩蓋,若不是專精此道之人也看不出破綻。
燕弘一襲紫色長衫,胸前繡著云紋,袖口則紋著飛麟,一派富貴,這行頭一看就是某位大商號的東家,或是少東家,紫色的綢緞可不是人人都買得起的。
“咱們現在去哪?”大司命在燕弘耳邊問道。
“去找一個人。”燕弘道。
“人?”大司命很好奇,什么人能令燕弘感興趣,而自己又不認識。
“一個六七十歲的糟老頭子,不過嘛,他手里的東西讓我很感興趣,怎么樣,這你不會吃飛醋了吧。”燕弘嬉笑道。
“去,你當我是什么……醋壇子嗎?要是事事都吃醋,我早就掉進醋缸里淹死了。”
大司命似乎有點不高興,女人嘛,就沒有不吃醋的,可偏偏不愿意被人說破,而且呢,燕弘這幾個女人之中,就屬大司命和赤練最愛拈酸吃醋,其他妹子到要好得多。
“好,你不吃醋,你不……”這話只說了半句,卻硬生生掐在了喉嚨里,然后咽了回去,因為少司命道。‘警察’來了。
沒錯,說準確一點,是這個鎮守的將軍,秦壽,秦將軍,有個朗朗上口的諢號,叫做‘水果將軍’
卻沒有印象中的粗礦彪悍,而是挺著一個圓滾滾的肚子,操著一口陜北口硬,和他一起逛街的是他的副將。夏健。
兩人就這么大搖大擺走著,一副保境安民的好官形象、官與匪,就在這一瞬間撞了照面,燕弘并沒有在意,水果將軍卻瞇了瞇眼睛,胖胖的臉搖來搖去,在人群中掃視著。
“將軍,您這是!”副將夏健很有眼力界,將軍這幅神態,一定是浮現了什么。
“噓!”一只手擋住了夏健的話音,肥嘟嘟的嘴角笑的很禽~獸“我聞到了犯罪的氣息。
“恩?”夏健一臉愕然。
…………………………
危險正在逼近,這是最后的機會。
城門外,一位少女緩緩而入,她的腦海里卻在想著臨行前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那,是女神的囑托,那是樓蘭最后的生機。
星辰隕落,山河無光,女神之淚,化龍天上,取力焰中,劍指惡王,一舉共襄,救我國邦。
傳承千年的咒語,不只是美好的祝愿,還是冥冥中自有定數的輪回。
嬌小的身軀,蘊含著巨大的力量,她有屬于自己的使命。
“女神,小黎絕不辜負您的期望。”
看著蔚藍的天空,少女雙手緊握,在心中默默祈禱。(未完待續
ps:小黎啊,那感覺,和當初的龍葵差不多,能看不能吃。
第43章 小貅貅
甘泉鎮,一條僻靜的小巷子里。三個色鬼正在玩命的追趕一個女孩。
準確的說。他們是秦軍,而那個女孩就是小黎,追趕她的理由卻是,她身上充滿了犯罪的氣息。
是的,這些不知溫柔的魯男子,看見這樣的女孩,的確想要犯罪。
一道綠光打中了一桿玉米,玉米掉進了紅燒魚的鍋子里,一切就像這樣開始了。
一場追捕逃犯的動作戲,轉瞬間成了貓狗大戰的滑稽戲。
焦點,就是那一條肥嫩的紅燒魚。
“你為什么要幫她,難道你看上了這個女娃?”大司命等著眼睛,虎著一張俏臉。
但在燕弘看來卻沒有半點威脅之意“兮瑤,不用虎著臉,你剛才出手的不是我,而是小司。”
“哼……不要轉移話題。”
“非也,非也,是你的醋勁太大,沒有察覺到其中關鍵,是吧小司?”燕弘的語氣依舊帶著一絲玩世不恭。
可當大司命看向小司,希望她和自己站在統一戰線上時,大司命愣住了,因為少司命的神色明顯是贊同燕弘的觀
“兮瑤,用你的精神力,去感知一下這個女孩,她可不是普通人。”燕弘循循善誘。
“呃。”大司命一愣,待到要仔細感知,小黎已經走遠了“暫且信你一次。”
“小司,你說,我的信譽度就這么低嗎?”
少司命沒有說話,只是抿著嘴笑了笑,她好似從來都不會被外物索繞,就是那么安靜。但此刻的她比起在陰陽家時的冷漠,卻更增添了一絲暢快。
雖然依舊少言寡語,但是朋友們能感覺到,她的快樂。
“小司,你總是護著他。他會被你寵壞的。”大司命搭上了少司命的肩頭,帶著絲絲無力。
“我沒有。”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少司命眨巴眨巴眼睛,很是無辜的看著眼前的姐們,好像在昭示著她的純潔。
“嗚……我被你打敗了。”撫著額頭,大司命沒話說了。對著這樣一位萌萌噠的妹妹,的確不能過多的苛求,這是真理。
街道上,追逐依舊在繼續。
“將軍,前面是十八世子劃定的監視區。我們還追不追?”副將小心的問。
“笨蛋,難道你想要我得罪十八世子嗎……渾球。”
“是,弟兄們咱們撤!”副將一聲吆喝,秦軍撤了,小黎卻誤打誤撞走進了一間獨門獨戶的院子。
也許這一切都是冥冥中的牽引,女神之淚與龍魂總會相遇的,現在只不過更早了一些而已。
“世子,國師。有一個小女孩進入了我們的監視區,要不要……?”
“正好,讓她進去。為我們探探路。”胡亥揮了揮手,原本有些急躁的他,此刻到安靜了,只是沒人知道,他心里其實是這樣想的‘恩,身材不錯。發型也不錯,就是不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嗯只是青澀了一些,九十分。’
要是有人知道。胡亥此刻心中正在yy不知道會不會一口老血噴出來,也許他會更深刻的明白,什么叫做披著人皮的‘禽.獸’。
……………………
看著眼前的這個茅草屋,小黎有些楞然,因為她能感覺到,她一直在尋找的東西就在這里面,她沒想過會這么容易。
一步一步,緩緩的靠近屋子,纖細的雙手輕輕的推開有些斑駁的木門。
一步……兩步……三步……
小黎整個身子走進了房內,很安靜的一間屋,陳設也很簡陋,而且……
而且之后是什么,小黎以來不及想,因為身后的門已經自動關上了,一對鋼鐵利爪已經扣住了他的脖子。
“你是什么人!!!”一張干癟的老臉,一對枯瘦的雙手,這樣的一個老人,卻有著一雙與之不符的眼神,深沉而冷靜,就如颶風的風眼,平靜,卻蘊含著巨大的力量。
“我叫小黎,老伯伯,我沒有惡意的,請……咳咳……請你把我放下來吧。”
“你不是帝國的探子!”老人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她,看到的卻是如泉水一般清澈見底的眼眸。
太純潔了,不帶一絲雜質,不含一絲惡意,她只不過是個孩子,一個誤打誤撞來到這里的孩子。
小鎮里的孩子是自由的,他們可以去到小鎮的大多數地方,更何況這里本就是居民區。
呂老伯很自然的把小黎看做一個普通的小女孩。
然而,異變再次發生了,懷里的龍魂動了動,成了一個可愛的小家伙。
腦袋略大,兩只眼睛瞪得很圓,耷拉著耳朵,翹著尾巴,小翅膀撲閃撲閃的飛了起來。
是的,這個萌貨它飛了起來,飛進了小黎的懷里,眼睛直盯著美女的胸前……額……女神之淚。
“小貅貅……好久不見。”
“喵……啊嗚啊嗚……”拯救女神行動已經開始了,兒臂粗的青銅機關被吃了,對就是被吃了,向吃西瓜一樣簡單,還不帶打嗝,不見喘氣。
“這……這……龍魂活了!你到底是誰!”
“老伯,我叫小黎,你能將我放下來嗎?”
“好的!”
龍魂親近的女孩,真是太神奇了,自己用盡一切辦法也沒有激活龍魂,可是這個女孩的到來,卻令龍魂復蘇,這是為什么?
這個時代的人,都是吃果果的有神論者,這一切無法解釋的事,又被推到那虛無縹緲的天意上。
“吱吱!”機關撤了,老鼠也爬進來了。不!那是破土七郎。
“小姑娘,帶著龍魂藏起來,快……!”
“老伯!”
“什么也別說,什么也別問,待會看見什么也別出來,把龍魂帶回樓蘭,拜托你了!”
能激活龍魂的女子,來歷不明,甚至不知道,這是不是帝國的陰謀,但是在這生死一線間,老呂只能賭一賭,他為龍魂忙碌了一生,辜負了妻子,虧欠了一雙女兒,一切都只是為了那沉重的宗族使命。
也許是時候放下這沉重的滌了,讓年輕人繼續向前吧,自己真的已經累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ssyovt.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