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毒步天下之宦妃毒妻-第23部分

腦袋。
“我是誰?”
“曉曉,你是師叔的師侄。”
“曉曉。”白曉曉搖搖頭,她還是記不得這些。
“記不得就算了,回去慢慢想,會想起來的。”
白曉曉看著眼前的人,點點頭。
“走吧。”
馬車晃悠,一晃就是半個月。
當入了山林出口,映入白曉曉眼眸的是一副田園山水的農家畫面。
下馬之后,白曉曉伸了伸懶腰,側頭問身邊的師弟。
“雷天,這里就是我們的家嗎?”
半個月的相處,白曉曉跟雷天基本上已經十分的熟悉了。
“嗯,我就一直都生活在這里。”
“山清水秀的,倒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要是在這里生活一輩子,還真是一種享受。”白曉曉笑瞇瞇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說道。
雷天卻用古怪的表情看向白曉曉,他實在是看不出來眼前這個地方是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對他而言這里就是折磨死人不償命的地方。
“進去吧。”師叔淡聲。
白曉曉快步的跟上師叔的腳步,后面跟著拉著馬車的雷天。
“雷天,你去告訴大家,我們回來了。師叔帶曉曉去見主上。”
“是,師父。”雷天應聲,隨后有些懷疑的問道:“師父,主上回來了嗎?”
“主上已經回來數日。”
白曉曉好奇的問道:“師叔,主上是誰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跟師叔來。”
白曉曉好奇,這個主上是什么人,為什么要自己去見主上,雷天就不要去見。
越過眼前山水畫面,走到山背面的時候,白曉曉才發現這里原來別有洞天。
山后,是一座宮殿似的房子。
師叔帶著曉曉來到了房前,看守門口的人看到師叔的身影,連忙的迎了上前作揖的說道:“您回來了。”
“主上在嗎?”
“在,主上在的。”
“走吧,曉曉。”師叔淡聲。
白曉曉好奇的看了一眼守門的身影,在守門的身影的疑惑的目光中走了進去。
一進去,陰寒氣息襲擊,白曉曉本能的戒備了起來。
師叔帶著白曉曉去了宮殿,宮殿的門口守衛們看到師叔的身影,連忙的迎上去。
“您回來了。”侍衛看到師叔身邊的白曉曉,有些懷疑的問道:“這位是?”
“主上要找的人。”師叔淡聲,“主上可在?”
“在,主上正在里面休息。”
“我進。”
侍衛讓開了,讓師叔帶著白曉曉進了宮殿。
白曉曉多年后想起那畫面,都感覺有些怦然心動。她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第一次見到這個主上的時候,那如畫般的美景。
那宮殿之上的宮椅上,慵懶的半趴著一個似乎半睡半醒的身影。完美如畫中仙的臉龐,讓白曉曉想到的只有兩個字來形容——“美艷”。
一襲三千雪絲如白霜般的鋪在那錦繡花紋的白色錦袍之上相得益彰,妖邪的眸子在聽到進來的腳步聲的時候微微的半睜著看向他們。
眸子在看到白曉曉的時候,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慵懶的從椅子上爬了起來,攏了攏自己的血白發絲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白曉曉兩眼之后,慢慢的從那十幾層高的臺階上走了下來。
走到了白曉曉的面前,他彎下了腰際的面對面的對著白曉曉,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戳了戳白曉曉的鼻尖,柔聲中帶著妖魅的說道:“玩了這么久,終于舍得回家了?”
“你是誰?”白曉曉有些不悅眼前的人用手指戳她的鼻子,雖然長的很好看,妖孽的男不男男女不女的。
看著眼前的白曉曉,他輕扯了一下嘴角的露出了笑意的直起了腰際。
“不記得了嗎?”
“師叔,我們回去。”白曉曉不想跟眼前的人廢話。
“主上。”師叔連忙的出聲,“曉曉已經忘了一切。”
“忘了也好。”淺淺的露出了笑意的淡聲,“我叫冥夜,是你的哥哥。”
白曉曉側頭看向身邊的師叔,在向師叔求證這個叫冥夜的話是不是真的。
師叔點點頭,“曉曉,主上就是你哥哥。”
白曉曉懷疑的看向冥夜,總感覺似乎哪里有不對的地方,可是卻又說不出來哪里不對勁。
南疆北疆
“冥王。 ”
“讓他們知道小姐回來了,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本王唯你是問。”
“是,屬下明白。”黑色身影站起來,慢慢的又消失了。
冥夜輕撫白曉曉的臉頰,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白曉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艷陽高照。
揉了揉自己發疼的額頭,白曉曉扯開了身上的被子下了床。
看著放在床邊早已經準備好的衣服,白曉曉拎起來看了一下。款式跟冥夜身上的衣服是一模一樣的款式,只不過一件是大的,一件是小的。布料冰冰涼涼的,說不出來的感覺,摸在手上很舒服。
外面的人聽到里面的聲響詢問了出來,“小姐,您醒了嗎?”
“行了。”白曉曉淡聲,手上忙著穿衣服。
“屬下進來伺候您。”外面的聲音響起,隨即兩個身影就推門而入。
見到白曉曉在自己穿衣服,連忙的上前的伺候。
伺候好白曉曉梳洗了之后,白曉曉問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吃的?”她現在好餓。
“小姐,主上已經在等您用膳了。”
想到冥夜,又想到昨天晚上的那吊死鬼,白曉曉有些心有余悸的問眼前的人。
“那個,我哥哥他到底是人是鬼啊?”
“小姐,主上是冥王,不是鬼。”
不是鬼,那就是人。是人就好,要是鬼的話,還是挺滲人的。
白曉曉去了冥夜的宮殿,兩個伺候白曉曉的身影站在門口沒有進去。白曉曉一進去就感覺寒氣滲人的慌,一點都不像正常人待的地方。
宮殿內,冥夜正坐在桌前,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擺放著還冒著熱氣的早飯。
聽到腳步聲,冥夜側目,看到白曉曉的身影,連忙的說道:“快過來。”
白曉曉看了一眼站在冥夜身邊裹的像粽子一般的只露出眼睛的幾個人,有些感覺滲人的慌。
白曉曉走到冥夜的身邊,冥夜給她拉開了凳子讓她坐下。冥夜給白曉曉盛了一碗粥,遞到白曉曉的面前。
“曉曉,餓了吧?”
白曉曉點點頭,倒是真的有些餓了,昨天晚上都沒有吃東西。
“餓了就多吃一點,有什么要吃的跟哥哥說,哥哥安排人給你做。”
白曉曉點點頭,看向冥夜。骨碌碌的大眼睛在冥夜的身上直打轉的,想看出冥夜到底跟自己有沒有區別。
冥夜輕扯了嘴角的淺笑的問道:“曉曉,看什么呢?哥哥臉上有東西嗎?”
白曉曉搖搖頭,吃著自己的早飯。
“別光吃粥,吃點點心。”
白曉曉點點頭,伸手拿著點心往自己嘴里放去。清涼涼的感覺,有一種淡淡的藥香味,倒不錯。
白曉曉的目光在冥夜的身上轉悠完了之后,又在冥夜身后裹得跟粽子沒有什么兩樣的黑衣人身上轉悠了幾下。
“曉曉,昨夜嚇到你了吧?”
白曉曉吃東西的動作在聽到冥夜這般問自己之后,頓時頓住了。看著冥夜沉默了一下,隨后點點頭。
“以后就不怕了,他們都是哥哥的侍衛。”
“這里有鬼嗎?”白曉曉問冥夜,她能想到昨天的東西應該是鬼,詐了尸的鬼。
“詐尸,不是鬼。”冥夜淺笑,伸手輕撫了一下白曉曉的秀發,柔聲的說道:“你剛來,那些侍衛都不認識你。以后,要是再碰到這些的事情,就把你手臂的刺青給露出來,他們就不敢對你不敬了。”
白曉曉點點頭,眼眸在冥夜手臂上的刺青掃過。
“那這里還是人住的地方嗎?”白曉曉問冥夜。
“冥宮,一半是陽間,一半是陰間。白天你看到的都是人,晚上你看到的都是詐尸。所以,晚上不要亂走,要是想要出去要告訴哥哥。知道嗎?”
白曉曉點點頭,沒有記憶的地方,就等于人生地不熟。她傻才沒事找事的出去給自己找麻煩,萬一被詐尸殺了怎么辦?
“那我今天可以出去找師叔跟雷天嗎?”白曉曉問冥夜,在白曉曉的認知中,她還是比較的相信師叔跟雷天的。這里,冥夜雖然是她哥哥,可是她還是有些懷疑這個哥哥并沒有把一切都告訴她,總感覺對她有秘密存在。
“吃好早飯再去,記得早點回來。”
白曉曉點點頭,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給冥夜。
冥夜淺笑了,修長的手指在白曉曉的秀發上揉了一下。
吃完早飯之后,白曉曉就帶著兩個隨從出了冥宮。
看著那高興離開的身影,冥夜嘴角的笑容慢慢的冰凍了起來,柔和的眸子中露出了寒意。
“主上,要屬下派人暗中保護小姐嗎?”黑衣人詢問冥夜。
“由她去吧,管多了惹的她懷疑也不好。”
“是。”
冥夜收回了自己的眸子,淡聲的問道:“樓鳳絕可有什么消息傳來?”
“只是問小姐在這里可否安好?”
“告訴她,曉曉很好。帶一句話給他,說我謝謝他為曉曉度了劫。”
“是,屬下這就去。”黑衣人說完,瞬間的消失在冥夜的身邊。
冥夜看著那漸漸走遠,已經變成黑點的白曉曉,微微的揚起了嘴角,轉身消失在空氣中。
白曉曉出了冥宮之后,直奔師叔家而去。
白曉曉不認識師叔家,只知道進來時候走的路。等她走過去才發現,這里跟自己進來的時候完全的不一樣。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沒有了,入眼的卻是熱鬧非凡的人來人往的大街。
“這里,變了?”白曉曉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小姐昨天看到的是障眼法的畫面,今天看到的這些才是真的。”
障眼法?白曉曉伸手摸了摸眼前行走過的人,摸在手里是真的。那個人看了一眼摸自己的白曉曉,帶著一副看神經病的眼神掃了白曉曉,快速的離開了。
“那師叔在哪里?”白曉曉問身邊伺候自己的兩個隨從。
“大街前面十字路口右拐后第一個巷子的府邸,就是師叔的府邸。”
“那走吧。”白曉曉知道了方向之后,就抬腳往那走去。
還沒有走兩步,就聽到有人在叫自己。
“曉曉師姐。”
白曉曉頓住腳步,看向聲音的來源。
雷天從遠處呼呼的一路小跑的跑到了白曉曉的面前,“曉曉師姐,你怎么在這里?”
“我去找師叔。”
“師叔在府里,我帶你去吧。”
“好啊。”白曉曉應聲。
雷天一笑,在前面帶著路。
白曉曉好奇的問雷天,“雷天,這里的人都會法術嗎?”
“法術?什么法術?”
“障眼法。”
“哦,那些都是主上弄的,我們這些人不怎么會。偶爾有會的,也都是主上的人。”
哥哥嗎?白曉曉點點頭。
雷天帶著白曉曉,不一會就到了。
抬頭看向牌匾,白曉曉只能說,那幾個字她不認識。
雷天快速的跑了進去,連忙的叫道:“師父,曉曉師姐來了。”
白曉曉走進去,就看到師叔從房間里走出來的身影。看到白曉曉的時候,師叔連忙的上前迎接。
“小姐,您怎么來了?”
“師叔,我就是有些問題不懂來找師叔的。”白曉曉走到師叔的面前,“師叔,我能問些問題嗎?”
“小姐有什么問題可以直言。”
白曉曉看了一眼伺候自己的人,隨后說道:“我跟師叔有些話要聊,你們先去忙你們自己的。”
那伺候白曉曉的兩個身影連忙的應聲退了下去,雷天一笑,也溜達的走開了。
師叔詢問道:“小姐,有什么問題要問的?”
“師叔,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小姐為何這般問?”
“昨天夜里我在宮里遇到了詐尸,他們都說哥哥是冥王。哥哥說他不是鬼,那為什么會有詐尸?”
“小姐,這些小姐還是問主上好了,師叔也無法回答小姐這個問題。”
“師叔,能不能告訴我一下。我有些害怕,害怕哥哥萬一不是人是鬼怎么辦?”白曉曉想想就感覺恐怖,這人活的地方,怎么就有詐尸存在的?
“小姐講笑話了,要是主上是鬼的話,那小姐豈不是也是鬼了。主上是冥宮的冥王,比鬼不知道高多少個等級了。小姐,您完全不必害怕跟擔心。”
“師叔,你告訴我一下吧。”
“小姐,這里師叔也真的不好多說什么。我們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呢,師叔只能這般告訴小姐。在他國人的認為之中,我們這里是南疆。可是,到了晚上,我們這里就會變成了北疆。白天的時候,主上是南疆的主人。到了晚上,主上就會變成北疆的冥王。”
“南疆?北疆?”白曉曉看向眼前的師叔,“一個地方有兩種叫法?”
“不是,南疆是給我們活人生活的。北疆是給那些就是你昨天看到的詐尸生活的,他們都是屬于冥宮的。”
白曉曉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懂。
師叔淡聲的說道:“小姐不懂也無礙,以后小姐慢慢的就會懂了。小姐只要相信,主上是小姐的親哥哥,不會對小姐不利就好。”
白曉曉點點頭,這個時候就算自己害怕也沒有用的。對她而言,這里就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禁地
事情說開了,樓鳳絕反而心中沒有了底。他不知道,白曉曉在想著報仇的時候,心中還有沒有別的什么存在?
白曉曉卻在那一晚之后像一個沒事的人一般的,每一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睡醒了之后就溜達到白府去找白帆陽。遇到白念曉的時候,也陪著白念曉玩一會。
白帆陽沒事的時候就帶著白曉曉到城外走走。
城外的河邊,白曉曉又扔了一塊石子。
河水蕩漾,濺起了水花一片片的。
白帆陽站在岸邊看向那濺起的水花,淺淺的扯動了一下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用內力丟石子,這要是被別人知道了,肯定不知道是羨慕嫉妒,還是感覺曉曉有些腦袋不正常。”
“四師兄,你說誰腦子不正常?”白曉曉直接的丟了一個石子向白帆陽砸去。
白帆陽一個避讓,“四師兄當然是說曉曉了,這要是讓別人看到了。別人看到在想,這個女子要用多大的力氣才能把水花砸這么大啊?這個女子不會是精神不正常吧?難道是吃飽了沒事做的力氣用不完,所以才跑來砸水花的。”
“四師兄,我還從來都沒有發現,你這人說話嘴這么毒。原來你沒有給我找到嫂子的原因就是在這里啊!”
“曉曉,有這樣說你四師兄的嗎?”白帆陽淺笑的無奈的搖頭了一下。
“曉曉只是在說一個事實。”
“是,你的事實。”
白曉曉丟了一下石子在河中,“要是我們以前也這樣就好了,那樣的話,我肯定跟念曉一樣很得四師兄的疼愛。”
白曉曉說完,又丟了一個石子丟到了河中。
“不過,我記得四師兄以前每一次來信,都是很關心我的。四師兄,你那個時候是真心的關心我,還是只是因為礙于我的身份才關心我的?”
“四師兄說說話,曉曉你會不會再拿石頭丟我?”白帆陽淡笑的看著河邊的白曉曉說道:“以前,說實話,四師兄對曉曉的關心完全只是因為曉曉的身份。那個時候四師兄就在想,要是四師兄的母親把曉曉給照顧好了,那么是不是師父就會對四師兄不一樣了。是不是四師兄在師叔那里能得到的東西就多一點,就能跟大師兄跟二師兄一樣,輕輕松松的就可以得到南疆的整個經濟大權。”
“大師兄跟二師兄有那么好嗎?他們一年到頭都在山上一直都不下來,我每一次找他們都要上山去找他們。四師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山有多么的難走,要不是熟悉山路的話,走過去有去無回的人不是也很多。”
“你呀,是大家太過保護你了。大師兄跟二師兄在你眼中是老實人,可是你知不知道這山上死了多少人,可都是大師兄跟二師兄殺的。他國之人想得到南疆的東西,哪一個不是求你大師兄跟二師兄的。到南疆山上偷東西有去無回的人,不是死在那山上山路崎嶇跟陣法變化莫測,他們是死在大師兄跟二師兄之手。”
“四師兄,你這說的是大師兄跟二師兄嗎?”
“敢闖南疆的人,你認為是普通人嗎?”
“可是,他們闖南疆做什么?”
“南疆有富可敵國的財富,有長生不老的藥草。這兩樣東西對天下人而言,可都是求之不得的寶物。有了富可敵國的財富,那么他們就要長生不老的命來享受。沒有錢財有野心的人,就想要富可敵國的財富。利益的驅使,人還有什么做不出來的,更何況只是闖一個南疆。”
“我還從來都不知道,這南疆在外人的眼中是這樣的。世人還真是會幻想,這南疆要是真的有長生不老的藥草的話,那南疆的人豈不是都不用去死了。”
“南疆的人是知道,可是外人卻不相信這些。不過,南疆人養蠱讓人能不死不滅的事情卻是事實,我就為了查這些差一點死在這個死尸的手上。”
“那都是被控制心神的死尸,如果真的用不死不滅的如此一個人,偶一般的活著來換取長生不老的話,那我還不如短壽幾年罷了。”
“你是這么想,可是別人不這么想。”
“難道四師兄也不怎么想?”白曉曉回頭,問站在自己身后沒有多遠的白帆陽。
“我想活。”白帆陽淡聲,“在死亡的邊緣上一直來回的游走多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活著。知道四師兄為什么會這般嗎?”
白曉曉搖搖頭,她記得的一切是這個白府的二少爺一直都不在白府。而他對白府跟白府對他而言,一直都像是一個局外人一般。白府的昌盛跟衰敗,他是唯一一個沒有牽扯到其中的。
如果不是他還是白府的二少爺這個身份的,他跟不是白府之人有什么區別?
“當年我的身份為什么會如此,我想曉曉記得一切,應該能想到是因為什么。”
白曉曉看向白帆陽,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這件事,應該跟大夫人脫不了關系。二夫人懷白帆陽的時候,應該用了不少辦法吧。生下來的白帆陽打小身體不好,時不時的就在死亡邊緣上走一圈的。如果不是師叔救了他,把他帶走的話,也許白帆陽根本就活不到這么大。
不恨,應該是不可能的吧。所以,白府對他而言,存不存在他都無所謂。白府對他而言,更多的應該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個痛苦的噩夢吧。
“四師兄,對不起,我不是……”
白帆陽一笑,“曉曉,白府在不在,四師兄真的不在乎。四師兄如今在乎的,只是母親跟念曉。就連父親,對四師兄而言,也是可有可無的。”
“可是,我記得四師兄對白薇薇還不錯。”
白帆陽輕扯了一下嘴角,“是,四師兄是對白薇薇這個大姐不錯。因為,四師兄記得,這個大姐曾經在給四師兄喝的藥里面下過很多次料。四師兄為此在生死邊緣上徘徊過好多回,四師兄怎么能對這個大姐不錯。”
白曉曉:……
四師兄,你確定這是不錯,還是恨之入骨啊?
“那我三年前想對付白薇薇的時候,你卻那般的護著她?”
“就你那滿臉殺氣的想殺人的模樣,我要是不從中作梗一點點,你是連白薇薇殺不了的同時,連自己也給搭進去了。”
“怎么可能。”
“你有什么?”白帆陽淡聲,“除了樓鳳絕九千歲的身份護著你,這個天下還有誰會護你?”
“誰要他保護了。”
“白府的裙帶關系盤根錯節,你想對付白薇薇,只會傷害到白府跟皇后娘娘的利益。這樣的事情發生,你認為白府跟皇后娘娘還能容得了你?知道那個時候的樓鳳絕那個時候為什么不動手?”
白曉曉搖搖頭,她不知道。
“樓鳳絕的魂捆的不是一生,隨時隨地有可以離開。他的身體如果過陰,殺虐過重的話,他活著的可能也就比較的小。不是樓鳳絕不想搶這個天下,他比任何人都想搶了這個天下復仇。可是,如果這事情一出,你應該知道牽扯的會有多少,到時候死的人能堆成多少座的人山。身上的殺虐過對,樓鳳絕就只有死路一條。”
“怎么會這樣?”她就說,為什么樓鳳絕明明權傾天下,只要他想要,其實很多東西都是觸手可得。可是,他卻一直都在隱忍,根本就沒有想過多走出一步。原來,這其中還有這么多的事情是自己不知道。
“這就是你的哥哥聰明的地方。”白帆陽撿起一個石頭往河水里一丟,河水頓時就炸開了鍋一般的濺起無數的大水花。
“你哥哥知道,樓鳳絕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人。如果脫離了他的控制的話,樓鳳絕就不一定愿意為你擋劫。所以,你哥哥給樓鳳絕捆魂的時候,多了一個心眼。”
“哥哥……”白曉曉看向那波動不已的河面,哥哥對自己很好,寵的已經無法無天了。
可是,哥哥卻從來都沒有跟自己說什么。冥宮的這三年,自己能感覺到哥哥對自己的疼惜。可是,自己總感覺有一些地方不太對勁。也許,不對勁的根結就在樓鳳絕這里。
“樓鳳絕的命冥夜看不清,這是冥夜選擇樓鳳絕的原因,也是冥夜不放心的地方。”
“如果可以,我倒是真的希望可以自己擋開這些劫數,而不是讓絕師兄為我擋這些。”白帆陽丟了一下石子,“三年來我雖然很開心,可是我卻總感覺少了一點什么。如今聽四師兄這般說,我總算明白了。不是我少什么,而是我一直都在欠了別人。”
白曉曉走向白帆陽,走到白帆陽的面前。
“四師兄,我想你告訴我這些,應該也有目的。而這個目的,我想我應該能明白。”
白帆陽淺淺的扯動了一下嘴角,低聲的嘆息的說道:“曉曉,你要是傻一點該多好。”
“二哥,我已經傻了十三年了,你還準備讓我繼續傻下去啊?”
白帆陽看著白曉曉,隨后無奈的搖頭‘呵呵’的笑了出來。
三年
白曉曉回去之后,就回了冥宮。一回到冥宮的時候,就看到站在自己宮殿面前等自己的身邊。那完美比例的背影散發著陰寒的氣息,讓白曉曉在感嘆這個身影的完美的同時又在感嘆老天爺的公平,給你傾世的完美也給你孤獨冰冷隔絕一切溫暖的心。
聽到腳步聲,冥夜回頭,白曉曉正走向他。
“回來了?”
白曉曉‘嗯’了一聲,走到冥夜的身邊。
“哥哥。”
“外面怎么樣?”冥夜問眼前的白曉曉。
白曉曉搖搖頭,外面一點都不怎么樣,對她而言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恐怖的感覺。在這里,她總是有一種錯了空間的感覺。那種感覺,讓她有一種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活著的念頭。
“以后要出去,哥哥帶你出去。”
白曉曉點點頭,隨后問道:“哥哥,我能學字嗎?”
“學字?”
“我不認識這里的字,看到什么都看不懂,讓我自己感覺自己好沒用。哥哥,你能教我識字嗎?”
“曉曉想學的話,哥哥就教你好了。”冥夜彎腰,對視著眼前的白曉曉,伸出修長的手指戳了戳白曉曉的鼻子,“曉曉開始求上進了,哥哥還在擔心要怎么讓曉曉愿意學習呢。”
“從明天起,哥哥教你識字養蠱跟習武。”
“嗯。”
白曉曉點點頭,白曉曉不知道,自己這一次點頭,自己到底走了什么路。
“走吧,陪哥哥用膳去。”冥夜直起了腰際。
白曉曉跟在冥夜的身后,走向了冥夜的宮殿。
晚上的時候,白曉曉沒有出去,在經歷了昨天晚上遇到吊死鬼之后,白曉曉感覺還是蹲在自己的房間比較的好。
第二天,冥夜就拋開了所有的事情,帶著書籍教白曉曉識字。當看著那如蝌蚪一般的文字的時候,白曉曉頓時感覺眼花繚亂了。
“曉曉,哥哥先叫你寫自己跟哥哥的名字。”
“哦。”
冥夜打開紙張,在紙張上寫上了白曉曉的名字。
“冥月。”
“冥月?”白曉曉看向自己的名字,“我叫冥月?不叫曉曉?”
冥夜輕扯了嘴角一笑,“曉曉是你的|乳|名,你真正的名字是叫冥月。”
“那哥哥的|乳|名是什么?”
“沒有人愿意知道哥哥的|乳|名的,曉曉也不會喜歡哥哥的|乳|名。”冥夜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冥夜。”
白曉曉接過冥夜手上的毛筆,拿著毛筆很認真的在紙張上依葫蘆畫瓢的寫上了冥夜跟冥月這兩個名字。
寫完之后,白曉曉仰頭對著身邊的冥夜一笑。其實,寫字好像很簡單的,她看一下,寫一遍就會了也記得了。
“我們繼續寫別的。”
“寫什么?”
“哥哥,妹妹,曉曉……”
“好。”
白曉曉很認真的學著,只要是字寫出來,她寫一遍之后就全都能記得了。這讓白曉曉也越來越相信,也許自己曾經就在這里生活只不過自己忘記了罷了。
三年后……
“哥哥,你快點來追我啊。”白曉曉一躍飛身,從樹林中瞬間閃過,頓時消失在那跟在后面伺候的一群人面前。
冥夜無奈的扯動了一下嘴角,隨后身影消失在眾人面前。
白曉曉落到,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邊。
“笨蛋哥哥,速度也太慢了,我就知道你追不上我。”
白曉曉說完,回頭準備離開。一回頭,卻看到冥夜那似笑非笑的倚靠在身邊的樹上看著自己。
白曉曉回頭看了一眼,又回頭對上了冥夜,最后氣餒了。
“算了,我就知道我再學三年也不會有哥哥厲害。”
冥夜慢慢的走到白曉曉的面前,伸出修長的手指戳了戳白曉曉的鼻子。
“自暴自棄的丫頭,哥哥是冥王,你再快又怎么可能快的過哥哥。”
“可我是冥王的妹妹,也不是普通人。”白曉曉不服氣。
三年前的害怕,到如今的習以為常。白曉曉在學習中進步,也在學習中了解著這里的一切。
白天的時候,這里就是人生存的南疆,偶爾也有外面的人進來,不過不多。他們就算來了,也接觸不到冥宮,只能接觸到外面的一切。到了晚上,這里的一切都會改變,晚上這里就是那天下人尋不得的北疆,到處彌漫著死亡味道的天下。而自己的哥哥,就是這死亡之神。
三年前,她很想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不是人,還是是鬼?她也很想知道,這冥宮的晚上,到底有沒有鬼。
三年后的如今,她已經習以為常的能很淡然的接受著晚上冥宮里面鬼影重重的畫面。這里的晚上,有鬼。
“回去吧。”冥夜淡聲。
白曉曉點點頭,伸手去拉著冥夜的手臂。從一開始的淡漠跟不敢靠近,到如今走到哪里都會拉著冥夜的手臂,白曉曉已經養成了習慣。
冥夜只是一笑,對比白曉曉的親昵靠近沒有任何的反對。
“師叔今天回來了,你要不要他?”
“好吧。”對于師叔,白曉曉的記憶中,就是一年到頭的都不在這里。似乎,都一直在外面。白曉曉也提出過想跟師叔出去走走的要求,可是每一次都被冥夜用她現在還沒有學完該學的東西。等學好了一切,就可以跟師叔出去走走。為此,白曉曉很想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學完自己應該學的。
還是曾經的院子,白曉曉快步的進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師叔跟雷天把馬車上的東西往下搬。
“師叔。”白曉曉快步的上前。
師叔聽到白曉曉叫他,停住了動作。
白曉曉上前笑呵呵的說道:“師叔,這一次又帶什么好東西回來了?”
師叔連忙的堆著冥夜行禮,“主上。”
冥夜只是淡漠的說道:“免禮。”
師叔隨后才跟白曉曉說道:“師叔這一次回來的沖忙,什么都沒有來得及帶回來。”
白曉曉撇撇嘴,“師叔,你真的什么都沒有帶嗎?”
師叔見白曉曉有些失落的表情,連忙的說道:“不過,師叔有帶回小姐三師兄。”
“三師兄?”白曉曉頓時來勁了,這三年在這里她見到的最多的就是大師兄跟二師兄,還從來都沒有見到過三師兄跟四師兄這兩個人物。
從馬車的前面走出了一襲紅袍的身影,白曉曉好奇的瞅了過去。那個身影在看到白曉曉的時候,微微的怔愣了一下,隨后連忙的走了過來。
“主上。”
冥夜只是冷漠的掃了一眼眼前的身影,淡聲的開了口。
“這一次回來,可是有事?”
“有些動亂,還未有什么大事。”
冥夜只是微微的點頭了一下,沒有說什么。
白曉曉看著眼前的身影,腦海中似乎感覺這個人有些面熟。可是,自己卻又想不起來這個人到底是誰?
“師叔,我有見過三師兄嗎?”白曉曉看著眼前的身影,“她明明是個女的,為什么是三師兄?大師兄不是跟我說,師叔不收女弟子的嗎?”
“小姐以后就知道了,她就是你三師兄。”
“師叔,我表示懷疑你老眼昏花了。”白曉曉聳肩了一下的說道,隨后對著眼前的身影笑瞇瞇的說道:“我是冥月,三師兄你好。”
聽到白曉曉說自己叫冥月,她連忙的作揖的說道:“花如夢見過小姐。”
白曉曉一笑,“都是師兄弟們不需要行禮,大師兄跟二師兄都從來不跟我行禮的。”
白曉曉好奇的問道:“三師兄,你一直都在外面,不在南疆嗎?”
“花如夢的家不在這里,所以一直都在外面。”花如夢心中卻有那么一絲絲的疑惑,眼前的這個人似乎跟三年前在狩獵之時被劫走的白曉曉特別的像。除了長大了,似乎也沒有多大的改變。可是,看她這記不得自己的模樣,難道說是人有相似?
“真羨慕三師兄可以在外面住,我也好想出。可是,哥哥一直都說我沒有學好東西,不可以出去。”
“主上也是為了小姐安全著想,外面人心險惡的壞人特別多。”
花如夢才不相信花如夢的餓話,只不過她也不想跟這個三師兄較真。在這里,所有人能不能出去全都要憑哥哥的話才可以。如果哥哥不開口,誰都走不出去。
她也看到有人想偷溜出去的,只不過全都中了鬼域之中,最后的下場可都不怎么好。也有不怕死的人想尋進來,最后連一個全尸都沒有撈到,變成了養那些奇花異草的花肥了。
“先去跟雷天玩一會,哥哥跟師叔有事要講。”冥夜柔聲。
白曉曉‘哦’了一聲,去給雷天幫忙了。
支走了白曉曉,冥夜冷漠的眸子掃過花如夢。
“有誰跟你提出求救的要求了?”
“康秋國的太子殿下,想讓我給他提供幫助。”花如夢淡聲。
冥夜微微的蹙眉了一下,隨后開口問道:“樓鳳絕可有說什么?”
“樓鳳絕什么都沒有說。”
“主上,我們是否要插手這件事?”師叔詢問冥夜。
冥夜冷眸而血腥的眸子中閃過一絲亮色,目光在落向遠處的幫著雷天的白曉曉的時候,輕扯了一下嘴角。
我也要去
“這事我會處理,兩天后給你答案。”冥夜淡聲。
“是。”師叔連忙應聲。
“主上,這一次能否告知花如夢,這樓鳳絕母親一族之人的尸體到底在哪里?”
花如夢的話讓冥夜微微的蹙眉,似乎有些不悅。
“樓鳳絕母親的事情如夢你就不要過多詢問了。”師叔連忙的打斷了花如夢的問題,就擔心花如夢問多了惹的冥夜生氣了,到時候誰都不好受。
花如夢還想說什么,不過在看到冥夜的表情之后,硬生生的把自己想說的話給收了進去。
花如夢的目光轉向白曉曉,心中卻有了盤算。也許,從她的身上下手,說不定還有另一種可能。只是,這個人到底是白曉曉還是冥夜的妹妹冥月?三年來,樓鳳絕從來都沒有說過找沒找到白曉曉。似乎,這三年來,所有人都已經默認了白曉曉消失不見的答案。不過,就算這長的跟白曉曉相似的冥月站在眾人面前,估計也沒有人想到她是不是白曉曉這個可能。曾經的白曉曉瘦弱的像什么似的,而眼前的這個身影卻纖細完美嬌艷如花。這樣的人,她只能懷疑而不能肯定。
而她唯一懷疑的證據,就是師父。到底是師父帶走了白曉曉,還是根本據說冥月,這個答案也就只有師父能給自己答案了。只是,自己問師父,師父會告訴自己嗎?
“曉曉,回去了。”冥夜淡聲。
“哥哥,我就來。”白曉曉連忙的快步的來到冥月的面前。
“你叫曉曉?”花如夢看向白曉曉,那她就是白曉曉了。
“嗯,我的|乳|名叫曉曉啊。”白曉曉拉著冥夜的衣袖,笑瞇瞇的說道。
冥夜看了一眼花如夢,淺聲而言。
“走吧。”
“恭送主上。”師叔連忙出聲。
冥夜帶著冥月離開,花如夢站在那里傻愣愣的看著白曉曉拉著冥夜的衣袖,似乎在跟冥夜說什么,邊說邊笑的神采飛揚的模樣有些失神。這個身影,一點都不像那個冰冷冷的白曉曉。可是,她也叫曉曉。
“師父,她是樓鳳絕的王妃嗎?”
“嗯。”
“可是,她怎么叫主上哥哥?”
“因為她就是主上的妹妹。”
“可是,她不是白府的三小姐嗎?”花如夢感覺,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為人知的事情存在。關乎到主上,這一切都是主上安排的?
“這些,也許只有主上知道其中的原由是什么了。我們就不要多去打探了,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就好。如夢,晚上就坐在師父這里,明天早上再上山。”
“是,師父。”花如夢收回了眸子,心中卻有了自己的盤算。花如夢想,自己要不要夜探一下冥宮,找這個冥月問一下到底她是不是白曉曉。如果是白曉曉的話,這其中又發生了什么事?就這般不聲不響的離開三年,她難道一點都不想樓鳳絕嗎?她難道就不想知道她嫁的樓鳳絕如今過的怎么樣嗎?
“如夢,有些地方不是你該去的,你就不要亂闖。有些人的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就不要隨意的去插手。到時候,師父也護不了你,知道嗎?”師叔淡聲嘆息的說道,隨后往里面走去。
雷天看了一眼花如夢,隨后連忙的跟上了自己師父的腳步。
花如夢站在那里,沉默無語。這些她的知道,師父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插手這一切,也不要把自己在這里知道的一切告訴樓鳳絕。因為,在南疆可以,可是誰要是把南疆的秘密給帶出去的話,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回去的路上白曉曉有些好奇的問冥夜,“哥哥,我認識這個三師兄嗎?為什么我感覺她特別的眼熟?”
“以前認識,后來你受傷了就忘記了。所以,你才感覺到眼熟。”
“哦。”白曉曉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真是奇怪,明明是一個女子,為什么就要叫三師兄呢?應該叫三師姐才對啊。”
“你師叔他不收女弟子。”
“那我師父就收女弟子了嗎?”白曉曉問冥夜。
“你師父就兩個弟子。”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ssyovt.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