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純情陸少火辣辣-第73部分

!”宗繼澤似乎不以為然。
  大概也知道這么和宗繼澤講是沒用的,陸丁寧沒有再直接勸他,而是換了一種口吻:“那我要是喊你澤澤,你能接受得來么?”
  她這一喊“澤澤”,宗繼澤那邊可安靜了好一會兒。
  顯然,他也被陸丁寧這個稱呼給惡心到了。
  “你看,你也接受不來吧!”
  沒等宗繼澤作答,陸丁寧還接著說到:“以后你要是喊我寧寧的話,我就喊你澤澤!”
  他惡心她,那她也要惡心惡心回去!
  “別鬧……去睡覺吧,剛才不是說你困了嗎?”電話里的宗繼澤,完全聽不出半點生氣的跡象。
  被宗繼澤這么一說,陸丁寧也連著打了好幾個哈欠。
  其實今天聚會那邊倒還好。
  關鍵是聚會結束后,宗繼澤為了證明他在寬敞的車里會發揮得更好拉著她試了好幾回,把她的體力榨干了。
  所以,開始犯困的陸丁寧在和宗繼澤道完晚安之后,便將手機丟開后鉆進了被窩。
  至于紀今歌的信息,她也顧不上去回,就進入了夢鄉……
  放寒假的這段時間,真的是陸丁寧這一輩子最開心的。
  每天她除了工作,就是和宗繼澤談戀愛。
  這種幸福而充實的感覺,是她從未有過的。
  即使她知道,越是陷下去,將來抽身的時候便越是難過。可在這快樂的日子里,她還是忍不住深陷其中……
  而此時的陸丁寧并不知道,其實危險也在悄自靠近她。
  12月24日,也就是人們所說的平安夜這一天,陸丁寧被宗繼澤帶到了宗家老宅。
  老宅里開著暖氣,整個房間很溫暖。
  宗繼澤穿著深藍色的毛衣,坐在一側給陸丁寧剝開心果。
  而吃著宗繼澤剝好的開心果的陸丁寧,手上還拿著一本《七言絕句精選本》。
  “好好背,連后面的譯注都要背下來。等會兒我抽查,錯幾個,晚上就……做幾次。”
  最后的那一句,宗繼澤是貼在陸丁寧的耳際上說的。
  
第393章 Dylan你得馬上撤離Z國!
  
  “……”陸丁寧就知道,宗繼澤今天傍晚直接殺到RM將她接到這邊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你看看,現在狐貍露尾巴了!
  “那我要是全部背出來,晚上你送我回去。”陸丁寧知道,和挖空心思想要和她做的男人講道理是不成的。
  關鍵,她還得靠自己。
  可剝著開心果的宗繼澤,一本正經的說了:“不行。晚上陸叔不在家,我得替他看著你。”
  “看著我做什么?我回我自己的家,有什么!”陸丁寧的嘴角,明顯的抽搐了幾下。
  “這么冷的天,你一個人在家多危險?”說這些的宗繼澤,英俊的臉龐上完全沒有任何的表情。
  真的,此刻的他依舊是一本正經,除了陸丁寧幾乎沒人能看穿他在打什么齷蹉主意。
  “可我怎么覺得你看著我更危險……”要不是彬叔還在一側伺候著的話,陸丁寧真想撲上去咬他兩口,讓他裝模作樣裝神弄鬼!
  也不知道是不是陸丁寧想要咬人的念想表達得太過明顯了。此刻宗繼澤干脆擱下手上剝了一半的開心果,伸出長臂摟住了陸丁寧的肩頭。
  “我們是兄弟,我看著你當然是盡可能保護你了,怎么還會危險?”
  宗繼澤的音量和尋常一樣,語氣也平平的。
  就連一側的彬叔,似乎也將此當成他在和陸丁寧閑聊,繼續忙著給兩人泡柚子茶。
  可彬叔并不知道,宗繼澤還悄悄的在陸丁寧的臉頰上輕啄了一下,氣得陸丁寧把鳳眼瞪得圓圓的。
  沒錯,越是和陸丁寧戀愛,宗繼澤也越是發現了利用她現在這層偽性別欺負她的樂趣。
  你看看,現在這家伙不就對他敢怒不敢言?
  而那對瞪大的鳳眼,多勾魂?
  宗繼澤顯然已經將此當成他的一大樂趣。
  也就在宗繼澤打算繼續再欺負陸丁寧之際,宗家主宅的電話忽然響起。
  “少爺,是老爺的電話!”老宅里的一位傭人拿著電話分機走來。
  “我去接個電話,一會兒回來就考你!錯幾道,今晚就……”幾次!
  最后那兩個字,宗繼澤是沒有直接說出聲。
  但他的口型,已經說明了太多。
  被逗弄得面紅耳赤的陸丁寧,在宗繼澤離開之際也連忙翻著書本,打算趁著宗繼澤回來多背一些內容。
  不然,她今晚的小命估計會被宗繼澤折騰沒了。
  然而,就在陸丁寧翻動書本的時候,她的手機忽然響了。
  不知為何,這忽然響起的手機鈴聲,讓陸丁寧的心跳漏掉了幾拍,莫名的不安。
  她拿出手機,發現是威廉打來的。
  “嘿,威廉!我不是跟你說過,盡可能不要用你的號碼和我這個號聯系么?”
  電話接通,陸丁寧便略帶不悅的訓斥著電話那邊的威廉。
  沒錯,威廉撥打的號碼,是她哥陸一寧的手機號。
  但一直以來,陸丁寧都讓威廉盡可能不要通過這個號碼和她取得聯系,擔心會被某些仇家發現她和陸家的關系。
  “Dylan,我也是沒辦法。我剛才嘗試撥打你之前的號碼,但發現你的號碼打不通!”
  “有急事?”電話那邊的威廉,語氣非常的急促,這讓陸丁寧也感到了不安。
  “是的,非常緊急!”威廉沒等陸丁寧開口,又接著道:“克萊夫家族不知道是從哪里得知你在Z國,聽說已經派了殺手過去!”
  “這是怎么回事?”
  殺手?
  克萊夫家族為了對付她,竟然找了殺手?
  不過也難怪,這陣子克萊夫家族在F國某港口的貨,都被陸丁寧遠程操控人擄走了。
  克萊夫家族能不火才怪!
  “我猜測應該是上次我的行蹤被人曝光給了克萊夫。”
  其實,也可能是貝爾納……
  在F國,貝爾納也是眾人皆知的狠毒繼子的左膀右臂。
  如今,貝爾納忽然前往Z國,稍微有點腦子的人也大致猜到她是在Z國。
  “聽著Dylan,這次的危險系數非常高。我已經讓你的貼身保鏢都趕過去了。但很明顯,Z國對你已經不安全了。我建議,等保鏢一到,我馬上安排專機過去接你,由保鏢們親自護送你回到F國!”
  離開?
  這個時候,讓她離開?
  不……
  離開了十三年,好不容易回到她熱愛的國度,好不容易回到父親的身邊。
  不僅如此,這片土地上還有她剛剛結識的伙伴,更重要的還有她深愛的人。
  她怎能輕易離開?
  “威廉,撤離的計劃等我再好好想想!”望著窗外飄下的鵝毛大雪,陸丁寧的鳳眼里一片茫然。
  “可是Dylan……”威廉顯然還想要勸說她什么。
  但此刻的陸丁寧,怎么都聽不下去。
  “先這樣。等我有空再給你回電話!”
  看到接完電話的宗繼澤正從樓下走下來,陸丁寧連忙掛斷了電話,并將手機快速的塞回口袋里。
  “我才起來接個電話,你就起來開小差玩手機?”宗繼澤已經快步來到了她的跟前,正打算利用“兄弟”名義再欺負她一次之際,卻發現陸丁寧臉色有些發白。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說著,宗繼澤連忙伸手去牽她的手。
  可觸及到她的手之際,才發現那手冰涼得嚇人。
  “手怎么也這么凉?”
  因為她的手一直都比較涼的關系,所以每次陸丁寧一到宗家老宅,宗繼澤總是讓人把房子里的暖氣開得最大。
  就在剛才,宗繼澤上樓之前還摸過她的手。那時候,明明還是暖的。
  可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她的手變成冰棍了?
  “沒什么,有點冷而已。”
  在這甜蜜美好的國度,讓陸丁寧一度覺得那些殺戮紛爭似乎距離她很遠。
  可威廉剛才的那個電話,卻如同一盆當頭淋下的冷水,讓她徹底的清醒了過來。
  只要她還背負著史密斯家族惡毒繼子這個身份一天,那些殺戮和紛爭都不會離她遠去!
  這一點,讓陸丁寧心情變得煩躁。
  見她打算將他的手甩掉,宗繼澤連忙加大了力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宗繼澤那雙奪魂攝魄的鷹隼里,明顯有著焦灼。
  “當然有心事!想著怎么讓你獻身,幫我暖暖身子……”盯著宗繼澤那完美的輪廓,陸丁寧忽而笑起。一雙漂亮的眼瞳,充滿惑意……
  
第394章 把你放到沙漠中
  
  而她的話,很快便讓跟前身材高挑、五官迷人的宗繼澤雙眼一亮。
  “就這個?容易,現在就幫你辦了!”
  他本來就頭疼著該怎么讓她今晚好好的陪他呢,現在她竟然主動提及,宗繼澤哪可能輕易放過這難得機會?
  這不,剛說完話,宗繼澤就拽著她的胳膊朝著樓上走。
  “少爺,柚子茶還沒有喝呢!要不,一會兒我給你們端上去?”彬叔見宗繼澤這么一番火急火燎的帶著陸丁寧上樓,趕忙提醒著。
  但剛才一直喊著讓彬叔泡點清肺的柚子茶給陸丁寧喝的宗繼澤卻說了:“不了,明天再喝也一樣。”
  柚子茶什么的,現在他宗繼澤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就這樣,陸丁寧被帶進了宗繼澤的臥室。
  但宗繼澤并不是將陸丁寧帶到床上,而是直接將她放倒在沙發那邊的長毛地毯上。
  “寧寧,今天試下在地毯上怎么樣?”將陸丁寧欺壓在身下的宗繼澤,輕啄了她的唇兒呢喃著。
  “我答應不答應,貌似都沒有區別吧。到最后,你不還會按照你的計劃進行?”陸丁寧一手撫上宗繼澤那完美的俊顏,菱唇勾勒著弧度。
  雖然穿著打扮還是一副男孩子的模樣,但此刻她眉眼間流露出來的媚色,幾乎沒人能夠超越。
  后者,手探入了陸丁寧的毛衣下:“當然還是會進行!”
  對于宗繼澤的這個答案,陸丁寧真的一點都不意外。
  但她,也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
  不僅如此,她還忽然翻身,反過來將宗繼澤欺壓在了身下。
  這舉措,顯然是宗繼澤沒想到的。
  一時間,他的鷹隼里竟是驚訝和悅色……
  “知道我現在想做什么嗎?”陸丁寧揪著宗繼澤那深藍色的羊毛衫。
  也不知道是這房間里的光線昏暗了些,還是其他的緣故,常日里笑容總是能讓人覺得如沐春風的陸丁寧,這會兒笑容高傲而邪肆,仿若妖孽。
  尤其是那上揚的尾音,讓人的心尖發顫、酥麻!
  “想做什么?”已經徹底沉迷在陸丁寧那魔魅笑容中的宗繼澤,一雙鷹隼也柔化了。
  不僅如此,連同他的嗓音也含著幾分溫潤如水的笑意。
  “想把你放到沙漠中。”陸丁寧又是一笑。一口好看的白牙,就這樣露了出來。
  比起往日更為張揚肆意的笑容,也越是讓人心跳加速。
  這樣的她,很容易讓人忽略她那已經探入宗繼澤毛衣里的動作。
  宗繼澤顯然也被她的言行和笑容弄得顧不上她搗蛋的手,但臉上依舊保持著對待她之際特有的溫和弧度:“為什么?”
  好好的宗家老宅不待著,怎么忽然間想要把他放到沙漠里去?
  這家伙的思維,似乎真和一般人不一樣。
  而就在宗繼澤還在思量著這壞丫頭到底為什么要把他放到沙漠里的時候,陸丁寧忽然欺近了幾分。
  至于她剛才在宗繼澤毛衣里作惡的那只手,已經緩緩的向下一動。
  她的手到底向下滑去想要做什么,宗繼澤此刻分不出半點關注力給它。
  只因為,他的全身關注力都被跟前那個挨得極近,仍舊看不出一點肌膚瑕廝,眼神卻干凈到璀璨的人兒剝奪了。
  再者,還因為這人在挨得他極近的位置,菱唇忽然噙起一抹勾魂攝魄的弧度,繼而道:“干死你。”
  這一瞬,宗繼澤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被點燃了。
  這個家伙,明明是女孩子,卻擁有著比男孩子還要帥氣奪目的面容不說,現在說起葷段子也是信手拈來。
  本來宗繼澤還想教訓一下這個壞家伙,讓她別隨口弄出葷段子的。
  但此刻他卻發現,這種時候下她說的這些簡直讓他愛到了骨子里,欲罷不能……
  四目相對中,宗繼澤忽然一個翻身就將陸丁寧帶回了自己的身下。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顯然也讓陸丁寧愣了一下。
  而將她欺壓在身下的宗繼澤卻用沙啞得仿佛來自另一個時空的聲音道:“好啊,盡管放馬過來!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弄死誰!”
  這話說完,宗繼澤便低頭覆在了陸丁寧的唇上,不給她任何再出聲的機會。
  這個平安夜,下了一夜的雪。
  可漫天的鵝毛大雪,仍舊無法干擾到地毯上瘋狂的那一對璧人……
  第二天,圣誕節。
  帝城的雪,停了。
  陸丁寧一醒來,便發現窗外像是變了一個世界。
  所有的樹梢上,都掛滿了白得讓人晃眼的雪。
  連地上,也一樣。
  銀色的世界,吸引著陸丁寧趴在窗戶上。
  F國也會下雪。
  有時候,雪比帝城還大。
  只是那里的雪,從沒有讓陸丁寧覺得這么美……
  可這樣美的帝城,她真要離開了嗎?
  和宗繼澤瘋狂了一夜,她仍舊想不到該如何脫身。
  可以說,這是拖拉當斷不斷,在過去的十三年陸丁寧都未曾有過的。
  或許應該說,問題出在陸丁寧本人身上。
  因為,她不想離開這個城市,不想離開父親,更不想離開宗繼澤……
  就在陸丁寧盯著窗外的白雪皚皚陷入沉思的時候,一雙手忽然從她的身后纏了上來,并直接往她常日束縛于胸束底下而顯得白得晃眼的地帶摸索過去。
  片刻后,宗繼澤的唇就湊在了她的耳際,低語著:“一早起來什么都穿,跑到窗戶這邊!不冷嗎?”
  也幸虧他這房間后面正好是宗家老宅后院的一片林子。
  這下雪天,沒人過去清理。
  不然,她這幅勾人的樣子怕是要被人看了去。
  “嗯,有點冷!你放開,我去穿衣服!”陸丁寧到底還是不大適應別人這么觸碰她。
  以為宗繼澤這話,剛好給了她借口想要躲開。
  卻不想,宗繼澤卻道:“沒事,我幫你暖著!”
  “……”他幫忙暖著?
  可他確定這樣除了他貪戀捂著的某處,其他的地方能暖到么?
  “松開。我一會兒還有點事情,得收拾一下回去!”
  陸丁寧擔心,自己再不回去和威廉聯系,他怕是要急瘋了。
  “還有什么事情?你之前不是說今天是放假的日子?”宗繼澤沒有松開手,依舊將她緊抱在懷中。
  “忽然有點事情……”在F國,圣誕節的確是放假的日子。之前陸丁寧也想好了今天一整天都和宗繼澤在一塊。
  可她哪里想到,克萊夫家族會忽然派了殺手過來……
  
第395章 我說不出你哪里好,但就是想睡你
  
  宗繼澤扳轉了她的身子,低頭狠狠的吻了她幾下后,才道:“吃完早餐,我送你回去。”
  相處了一段時間,宗繼澤也大概知道了這丫頭的脾氣一旦倔起來是幾頭牛都拉不回的。
  如果強行將她留下,只會鬧得兩人不開心。
  所以再舍不得此刻和陸丁寧分開,宗繼澤還是松開了手。
  “我幫你穿衣服!”松開了陸丁寧的宗繼澤,還自告奮勇的將陸丁寧的那些衣服拿了過來。
  看他這么熱衷,陸丁寧也就隨了他。
  因為她也不確定能和宗繼澤這樣相處,還剩下幾次。
  “這里好像長了一點!”給她穿上胸束的時候,宗繼澤除了揩油外,還嘟囔了一句。
  “是嗎?那你勒緊一點。”陸丁寧在聽到了他那番話后,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后,便吩咐著。
  “不好吧?勒壞了怎么辦?”某人沒有按照吩咐去做,而是黑眸飽含擔憂的問道。
  “反正又不用拿出去見人。”
  在陸丁寧看來,沒什么毛病的答案卻又惹得宗繼澤的不悅。
  這會兒,宗繼澤停下了幫忙穿衣物的動作,趁著臉問道:“難道我不是人?”
  “……”嗯,其實他是禽獸。
  不然怎么啃了她一整晚?
  可看著他有些不開心的樣子,陸丁寧便揚唇一笑,道:“我也說不出你哪里好,但我就是想睡你!”
  這是答非所問。
  但這種帶著顏色的話,卻還是深得宗繼澤的心。
  你看看,現在那俊臉也不拉得老長了不說,唇角還有了笑意。
  “想睡我的時候,只需要一個電話,送貨上門。”
  有個隨時會開黃腔的小女朋友是什么感受?
  宗繼澤現在那快裂到耳際的笑容,便是最好的寫照。
  就這樣,宗繼澤幫陸丁寧穿上了西褲和毛衣。
  最后給她整理皮帶的時候,他突然嚴肅的瞟了一眼她的胸口:“你不會打算這么一直勒著吧?這會影響到你的正常發育的!”
  其實,得知她是一個女孩子后,宗繼澤就很想就此問題和陸丁寧談談。
  她才十八,身體還在發育。
  長久下去,在宗繼澤看來會嚴重威脅到她的健康。
  可陸丁寧又何嘗不知道這些?
  但她能做什么?
  有些事情,一步錯,步步錯!
  如今,她已經回不了頭,只能將錯就錯。
  所以,會威脅到她的健康又怎么樣?
  倘若她不繼續綁下去,連命都沒了,那健康又有什么意義?
  所以,對于宗繼澤這個憂心忡忡的問題,陸丁寧又一次選擇了避而不談。
  “快點。”她踹了一下半蹲著幫她綁皮帶的男人,催促著。
  這一舉動,也讓宗繼澤意識到這家伙根本沒有和他談下去的念想,于是他也只能快速的幫她整理好皮帶,然后帶著她下樓吃早餐。
  等陸丁寧被宗繼澤送到陸宅,已經是早上酒店。
  她的電話一開機,威廉的電話幾乎是同時進來。
  “Dylan,你怎么到現在才開機?你知不知道,昨晚上我和夫人有多么焦急的找你!”
  電話一接通,那邊便傳來威廉的聲音。
  稍作停頓之后,威廉還說:“現在你什么都不用想,我已經和夫人聯系好了,她已經讓人準備好了專機。你一會兒收拾完行李,保鏢們就會直接護送你到機場離開Z國。”
  沒錯,威廉的安排,的確是目前最好躲過危險的法子。
  可問題是,她放不下這里的一切。
  “Dylan,你在聽嗎?”一直沒有得到回應的威廉,忽而又問著。
  “我在聽。但威廉,我現在……還不能離開這里!”至少,得給她告別的時間。
  “不行,現在那邊很危險。克萊夫的人隨時都會對你下手。夫人這邊……”
  威廉的話還沒有說完,陸丁寧已經先行開口打斷了他的話:“可威廉,在F國我也沒有安全到哪里去,不是么?”
  在那個國度,她也是四面楚歌的狀態。
  “但至少在F國,你還能呆在史密斯莊園。在那里,沒人能傷害得了你。”
  的確,史密斯莊園擁有不錯的安保系統。
  可……
  她現在還是不想離開。
  望著窗外那個銀裝素裹的世界,陸丁寧的鳳眼里的光亮一點點的黯淡了下來:“可是威廉,換做是你,常年都被困在一個地方,你應該也不會快樂……”
  這也是陸丁寧的眼中F國十三年抵不過帝城的幾個月的原因。
  因為在那個國度,她一點都不快樂……
  大概也聽出了陸丁寧的意思,威廉那頭沉默了。
  “威廉,再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個星期過后,我就回去……”
  察覺到這次陸丁寧的語氣堅決,威廉只能應下了,并且道:“我再給你調配幾個保鏢過去,必要時候可以掩護你離開Z國。”
  “謝謝。”
  結束了和威廉的電話后,陸丁寧又翻看了手機。
  這上面,還有威爾和貝爾納的未讀信息。
  大概,他們都收到了克萊夫派殺手過來的消息,所以也想要勸她早點回去。
  明知道他們都是出于擔心她,才會發來這些消息的,可看著這密密麻麻的未讀消息,陸丁寧莫名覺得煩躁。
  將手機丟開了半響后,陸丁寧又一次將它抓起,給宗繼澤撥了電話。
  這是她在Z國最后的一個星期,也是她和宗繼澤在一起的最后幾天。
  她知道僅僅一個星期是不能改變什么的。
  可至少,她能創造多一點和宗繼澤有關的回憶。
  這樣在她回到F國后,也就能靠著這些記憶過完這漫長的一生了。
  至于宗繼澤……
  可能她剛離開的幾天,宗繼澤會難過、會惦記。
  然而隨著時間推移,他肯定會把她忘卻在記憶的長河中。
  而他那么優秀,家庭背景又相當好。
  沒了她,還會有無數的女人前仆后繼的想要往他的身邊湊。
  這樣的話,他應該也能挑選到心儀的對象,走過這剩下的大半生。
  宗繼澤那邊很快就接通了電話。
  “寧寧,有什么事兒?”男人的聲音,一如既往的磁性。但這其中,又似乎多了一股子他和別人對話時候聽不到的柔情。
  只是不知為何,尋常聽著覺得讓人心里發甜的男音,今天卻讓陸丁寧的鼻尖發澀。
  為了掩飾住自己的異常,陸丁寧忽然撲哧笑了一下,才說:“之前你說我想睡你,隨時送貨上門的話,還算不算數?”
  
第396章 下雪天不打傘,不就一路到白頭?
  
  宗繼澤以為陸丁寧應該是有什么東西落在了他的臥室里,才會在剛分開不過一會兒就打電話給他。
  然而,宗繼澤壓根沒想到,陸丁寧在分開了不一會兒的時間打電話給他,竟然是為了……
  睡他?!
  讓宗繼澤的手機險些從手上摔下去。
  “怎么?今早才剛承諾的,連一個小時都不到就反悔了?”
  電話那邊的陸丁寧,沒有如愿得到讓她滿意的回應后,還在嘀咕著:“難怪之前網上的人說,男人的承諾就像放屁,當時驚天動地,過后蒼白無力!”
  “壞家伙,說誰放屁呢?你等著,我現在就給你送貨上門,讓你睡個夠!”
  感覺自己被質疑了、甚至被形容成了放屁的宗繼澤,當即咬牙切齒的說著。
  尤其是那個“睡”字,他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撂下這話后,宗繼澤也沒等陸丁寧回應,直接掛斷了電話就將車子調頭開往陸宅。
  宗繼澤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再度來到了陸宅門口。
  其實在前往陸宅的路上,他也覺得陸丁寧昨晚才把他里里外外都睡過,這才分開不到一個小時又想要睡他非常的可疑。
  所以他從車上下來后,便打算快步朝著陸宅大門走去。
  卻不想,他剛從車子的一側繞過,就有什么東西砸在了他的肩頭上。
  宗繼澤低頭一看,是雪球。
  那雪球砸在了他宗繼澤的身上,大部分都掉在了地上。不過還有一些粘在他這深藍色的大衣上。
  這雪球突襲得可疑,讓宗繼澤快速朝著剛才雪球來襲的方向望去。
  宗繼澤本以為這種用雪球打人的幼稚事兒應該是小孩子干的。
  可當宗繼澤抬頭一看才發現,是陸丁寧!
  她穿著一身厚實的藍色羽絨服,正站在不遠處,唇角噙著迷人弧度看著他。
  因為天非常冷的緣故,她那白皙的臉頰都被凍得發紅,鼻尖也紅,但依舊很好看。
  而此時,更引起宗繼澤注意的是,她那帶著灰色手套的手上還拿著一顆雪球。
  “壞家伙,原來是你!”
  他還以為是哪里來的壞小孩,竟然敢拿著雪球丟他宗繼澤呢!
  結果,是她!
  宗繼澤旋即邁開大長腿,打算上前教訓一下這個壞家伙。
  可誰知道,他剛走了幾步,陸丁寧手上那顆雪球又往他身上砸來了。
  不過這次,宗繼澤有所防備,所以非常輕松的就躲了過去。
  當然,宗繼澤可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躲過了雪球之后,他也快速的彎腰抓起了一把雪,揉成一個雪球往陸丁寧那邊丟去。
  一次,他沒有砸到陸丁寧。
  第二次,干脆就直接造了兩個,雙彈齊發……
  陸丁寧也不甘示弱,連忙在地上抓起了雪就往宗繼澤那邊丟。
  兩個成年人,就這樣在陸家大宅前邊的空地打起了雪仗,歡聲笑語不斷。
  到最后,宗繼澤甚至還卑劣的逮住了陸丁寧,企圖將手上的那一把雪塞進她的脖子里。
  “不準塞進去!”被逮住了的陸丁寧,嚷嚷著。
  宗繼澤保持著揪住陸丁寧羽絨服的姿勢不變:“那你剛才怎么塞了我一把?”
  “我那是和你玩。”
  “那我也是和你玩。”
  宗繼澤不依不撓。
  陸丁寧一度以為他真的會將雪球塞進她的衣服里,正緊閉雙眼等著那刺骨的冰涼的到來。
  但結果,她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
  等她悄自睜開一只鳳眼的時候,才發現宗繼澤早已將雪團丟開了。
  這會兒他的手已經直接環在了她的腰上,深沉的黑瞳里寫滿了期待。
  “送貨上門了,請問要在哪里睡我?”
  這是見到陸丁寧睜開眼睛后,宗繼澤問的第一句。
  “額?我剛才有叫這種服務么?”陸丁寧俏皮的笑了笑。
  宗繼澤當然不滿了。
  他可是飽含期待,想要過來她還有什么體力想睡他的。
  結果呢?
  除了和他打了一頓雪仗,就是和他耍賴。
  難道在她陸丁寧的眼中,他宗繼澤是這么好糊弄的人?
  就在宗繼澤打算將某人提進屋子收拾一頓的時候,陸丁寧那邊忽然道:“下雪了!”
  聽到她的話,宗繼澤也抬頭望向了他們頭頂上的那片天空。
  沒錯,下雪了。
  雪花,緩緩的從天空中飛落,空靈、美好。
  “進屋吧,別感冒了。”雪花美歸美,宗繼澤卻無心欣賞。因為他知道,某人這身體并不適合在雪地里多呆。
  可陸丁寧那邊不動,保持望著天空的姿勢。
  她很美!
  在這冰天雪地中,更是美得奪目。
  只是此刻,宗繼澤更心疼她那凍得紅彤彤的鼻子。
  就在宗繼澤打算直接將這家伙拽進屋子里之際,陸丁寧那邊卻忽然開口道:“陪我在這里站一會兒吧……”
  “下雪有什么好看的?”宗繼澤嘴上是有些不解。但最后,他還是聽了她的話,和她肩并肩站著,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
  就在宗繼澤盯著那雪花,尋思著這雪花有什么好看的時候,陸丁寧那邊忽然又出了聲:“宗繼澤……”
  真的,在宗繼澤的印象中,鮮少有人敢這么連名帶姓的喊他。
  可陸丁寧做到了。
  并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此刻陸丁寧連名帶姓喊他,竟然讓他宗繼澤有種詭異的神圣感。
  等宗繼澤尋聲望去的時候,只見陸丁寧的視線落于他的頭頂。
  不知道是不是被雪凍到了,還是其他的緣故,她的眼眶看起來也有些發紅了。
  而帶著這樣發紅眼眶,唇角卻噙著她特有的標志性風情弧度的陸丁寧,是這么問他的:“下雪天不打傘,我們不就可以一路到白頭?”
  知道自己終將離去的陸丁寧,其實真想找到一夜白頭的辦法。這樣,她是不是也等同于和宗繼澤走完了他們的一生?
  而剛才的降雪,似乎滿足了她的希望。
  頭上沾了許多雪花的宗繼澤,好像真的白了頭。
  經過陸丁寧的提醒,宗繼澤也才發現這丫頭那短發上也落下了一層雪花,乍一看還真的好像一下子白了頭……
  可不知為何,這樣的陸丁寧讓他看著心里莫名的難受,像是有什么東西即將從他的生命中悄悄逝去。
  所以,宗繼澤沖了上去,用手將陸丁寧頭頂上的雪花拍掉了,并嘟囔著:“別傻了,什么白了頭?趕緊進屋,免得感冒!”
  等把陸丁寧腦袋上的雪花處理干凈后,宗繼澤便連忙拽著她進了陸宅……
  
第397章 有朋自遠方來,雖遠必誅!
  
  “趕緊把姜茶喝了,暖暖身子。”
  “你這孩子也真是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干嘛下雪天跑出去?陸總知道的話,又該擔心了!”
  沒錯,陸丁寧被宗繼澤拽回陸宅后就開始打起了噴嚏,有點感冒的癥狀。
  陳梅趕緊給她煮了姜茶。
  “哈湫……”
  又打了一個噴嚏的陸丁寧,身上還裹著宗繼澤給她披上的小毛毯。接過了陳梅遞來的姜茶后,她道:“我沒事的,陳姐你先忙你的吧!”
  “唉,等下有什么事兒記得叫我!”陳梅看著她這個狀態,無奈的搖了搖頭后便離開了。
  而搞定了陳梅后,陸丁寧便打算把姜茶擱下。
  好吧,她一點都不喜歡這濃郁的姜茶味道。
  支開陳梅,不過是為了躲開喝下這杯姜茶的命運。
  結果,她剛一放下杯子,就被宗繼澤給遞了上來。
  “趕緊喝了,去去寒氣!”
  “真是的,你就不能裝作不知道么?”小伎倆被拆穿了,陸丁寧也不心虛,反倒是抱怨起他宗繼澤來了。
  “不喝的話,我倒是有一個不錯的去寒氣辦法!”宗繼澤說著,忽然挨上了裹著毛毯的陸丁寧。
  “什么法子?”
  “剛才誰說想睡我,讓我送貨上門來著?”
  運動一下去寒氣,貌似也還不錯。
  只是當宗繼澤開始打著這個主意的時候,陸丁寧卻忽然捧起了姜茶牛飲了起來。
  因為剛才進屋,宗繼澤擔心她頭發上還粘著雪花,用毛巾給她擦過頭發的關系,陸丁寧腦袋上豎了好幾根呆毛。
  抱著姜茶牛飲的樣子,讓她看上去多了幾分呆萌。
  “色大膽小……”盯著這幅模樣的她,宗繼澤嘟囔著。
  其實也知道昨夜折騰了整整一夜,陸丁寧今天肯定是不會再想做這些的。可當看著她寧愿喝下不喜歡的姜茶,而不選擇他宗繼澤之際,宗繼澤還是有點惱火。
  面對黑瞳寫滿了欲求不滿的宗繼澤,心虛的陸丁寧連最后兩滴姜茶都沒有放過,喝了進去。
  昨天晚上都折騰了一夜,還再來的話她的身體會被拆散的。
  而就在陸丁寧喝完了姜茶后,她的手機又響了。
  是威爾打來的電話。
  悄自打量了宗繼澤一眼,發現后者也摸出了手機在把玩著,陸丁寧這才接通了電話。
  “嘿Dylan,你這個瘋子為什么還不打算撤離Z國,你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有多么危險么?”
  威爾應該還是想勸說她撤離。
  而陸丁寧當著宗繼澤的面,有些話不方便說得太過清楚。
  “威爾,你知道我的脾氣的。”
  還好,多年的相處威爾也大概清楚這家伙一旦決定的事情是九頭牛都拉不回的,所以他最終也放棄了勸說。
  隨后,他又提醒了陸丁寧接下來要注意安全什么的。
  最后,他還提起了今天紀今歌邀請他參加生日派對的事兒……
  等陸丁寧結束和這個話癆的對話之際,她一回頭便看到宗繼澤正盯著她。
  “是不是發現我又變帥了?”
  她睨著宗繼澤,唇角忽而銜起那抹標志性的瀲滟風情弧度。越是和陸丁寧相處,宗繼澤發現這家伙在心虛的情況下會笑得越是迷人的特點。
  正因為清楚這一點,宗繼澤才沒有被這家伙如此撩人的笑容糊弄過去。
  “威爾打電話要干什么?”
  他用那比鷹隼還犀利上幾分的眼神,緊盯著她,大有不想錯過她臉上此時閃現的任何表情的架勢。
  沒錯,剛才他雖然聽不大清楚威爾到底在電話里說了些什么,但他能隱隱聽到威爾的口吻似乎非常嚴厲和暴躁。
  只是最終,威爾還是被陸丁寧制服了。
  “他說他和貝爾納今晚會參加紀少的生日派對,讓我晚上早點過去一起玩。”直接將威爾前半部分的勸說省略了,陸丁寧把紀今歌的生日派對擺出來當借口。
  “就這樣?”宗繼澤蹙著劍眉,問陸丁寧。
  其實剛才電話里威爾的嚴肅語氣,讓宗繼澤隱隱約約察覺到好像事情應該不止這么簡單。
  但,陸丁寧的回答是:“不然呢?”
  關于克萊夫家族的事兒,陸丁寧顯然不想告知宗繼澤。
  “我現在忽然覺得前天從你的試卷上看到的某個答案挺貼切的!”察覺到陸丁寧并不想將某些事情告知他,并不想破壞最近他和陸丁寧難得的融洽氣氛的宗繼澤,也選擇了不再追問。
  “什么答案挺貼切的?”因為這次期末掛科了,宗繼澤便讓耿擎去了一趟帝城大學,將陸丁寧這次期末掛科的Z文答卷拿回來,準備給她制定一套比較合適的復習計劃。
  不過,試卷拿回來之際,宗繼澤看到陸丁寧試卷上的某些答案險些被氣暈過去了。
  當時,宗繼澤還特意打電話把陸丁寧訓了一把。
  可現在,宗繼澤竟然說她的某些答案挺貼切的。
  這讓陸丁寧隱隱察覺到好像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在陸丁寧追問下,宗繼澤又忽然挨近了幾分。從遠處看,他的唇幾乎是緊貼在陸丁寧的耳際上的。
  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宗繼澤是這么說的:“有朋自遠方來,雖遠必誅!”
  之前,宗繼澤覺得陸丁寧這答案簡直是對Z國古人熱情好客的詆毀。
  可奇怪的是,現在想來這話卻是此刻他宗繼澤內心深處最真實的寫照。
  威爾和貝爾納都來自遙遠的F國又怎么樣?
  宗繼澤能明顯的察覺到這兩人都似乎對陸丁寧有著非分之想。
  這樣的情況下,宗繼澤可管不了他們是遠道而來的朋友!一旦讓他察覺到他們真的打算對他的女人下手的話,那就休怪他宗繼澤不客氣了……
  至于陸丁寧這邊,她完全還搞不懂這話是什么意思。
  所以宗繼澤說完這話之際,她已經將腦袋靠在了宗繼澤的肩頭上。
  “一會兒把我叫醒。”
  昨夜兩人瘋狂得很,一整夜都沒有怎么睡過。
  再加上剛才打了雪仗,又在冷風中被凍得有些不舒服,現在陸丁寧也開始犯困了。
  在宗繼澤的懷中找了一個比較舒適的睡姿后,陸丁寧便閉上眼,快速進入睡夢中。
  而看著懷中某人安靜美好的睡顏,宗繼澤的唇角也悄自勾起。
  陸丁寧,放心睡吧。
  一切,有我……
  
第398章 氣氛有點怪怪的
  
  傍晚,貝爾納和威爾已經提前到了紀今歌的生日派對上。
  紀今歌的家庭背景,也是Z國數一數二的。
  所以他的生日派對,幾乎所有帝城上流階層的人都來了。
  但也因為人來得多了,紀今歌也抽不出什么時間去招待威爾他們。
  簡單的打了一下招呼之后,紀今歌又得去招待剛到場的那群三姑六婆。
  這樣一來,貝爾納也覺得無聊了。
  “威爾,你不是說Dylan要提前過來么?怎么現在還沒有到?”
  見不到Dylan的人生,對于貝爾納是晦暗的。
  “她說過她會提前來的。”瞪了一眼失魂落魄的貝爾納,威爾還提醒著:“別把你在F國那副嘴臉帶到這里來。這可能會妨礙到……”
  威爾的話還沒有說完呢,貝爾納忽然蹙著眉頭出聲打斷了他只說了半截的話:“威爾,你說Dylan會不會遇到危險了?”
  在貝爾納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ssyovt.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18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