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一斛珠-第12部分


屹湘摸著臉上的紅印子,“糟糕,賊贓都在。”
聽著瀟瀟在后面都忍不住笑出聲來,屹湘瞪了哥哥一眼,終于也笑了。
瀟瀟開車來的。
屹湘坐在后排座上,看瀟瀟見縫插針的上了高速,說:“你這車技練的,越發精進了。”
瀟瀟還沒說話,崇碧接著說:“你還沒見他在烏市開的那個彪悍勁兒呢。”
雨下的越發大,車窗上都蒙了一層膜,看不到外面。
屹湘斜靠在車門上,說:“又欠爸拿皮帶抽你了。”
崇碧夸張的說:“我還想跟爸告狀……真的會抽嘛?”
屹湘聽崇碧已經換了稱呼,莞爾一笑。
瀟瀟看崇碧一眼,說:“你敢告狀試試的——湘,爸這幾天不在家,媽今天有活動,得晚上才回來。你到家先睡覺,倒倒時差。”
屹湘“嗯”了一聲,說:“哥,我不住家里。”
————————————————————————————————
各位讀友:
今日更畢』謝閱讀。大家晚安。
第五章 沒有城堡的公主 (三)
崇碧正掏出手機來,聽到屹湘這句話,她看瀟瀟,繼續低頭看手機上的信息。
聽瀟瀟淡淡的說:“先回家再說。”
一時間車里的氣氛有點兒僵。過了好一會兒,還是崇碧先開口問:“湘湘,你累不累?到家還早著呢,指不定待會兒在哪兒又堵上了,你再睡會兒。”懶
屹湘蜷在后排座上,一會兒,便閉上了眼睛。
瀟瀟車子開的慢下來。
一直到把車停在了家門口,他們都沒說話。
雨下的很大,順著瓦當流下來的水柱白花花的落,屹湘站在垂花門內看著院中‖她離開的時候幾乎一模一樣。
那邊崇碧進了花廳,拿了兩條干毛巾給瀟瀟【意他遞給站在廊下看雨的屹湘§瀟將毛巾接在手里。
崇碧說:“我去泡茶。”
瀟瀟打了簾子,叫屹湘一聲。屹湘這才進來。
“沒想到忽然下這么大的雨。”她說著,湊到花架子上去看那幾盆蘭花,“洪阿姨都不在咱們家做事了,誰照顧的這么好的蘭花?”
“爸爸。”瀟瀟把毛巾打開,遞給妹妹。
屹湘擦著手上的水珠。默默的。米白色的蘭花香氣沁人心脾,仍是家里多年養的品種。
“洪阿姨退休以后,還在京城嘛?”她問。
“在 的不算遠。帶孫子呢。年年新年媽都讓我去送年貨。年年都問起你來。說等你回來,要緊告訴她一聲,她好來看看你。”瀟瀟說。蟲
屹湘看了哥哥一眼,“爸最近身體怎樣?”
瀟瀟脫了外套,搭在椅背上,聽到外面的腳步聲,他過去給打了簾子,崇碧端了一只托盤進來,“……我剛后面接一電話,董亞寧說明兒請我們吃飯。”她坐下來,提起紫砂壺來斟茶。“一直嚷嚷著說要給我接風洗塵的,不是我們沒時間就是他沒時間,我看也不好再推了。他說沒外人,叫上我哥和金戈。他們沒空的話就咱們幾個,吃頓清凈的。”
“也好。”瀟瀟點頭。看屹湘一眼。
“他問我干嘛去了今兒一直不接電話,我就告訴他我們去接湘湘了。”崇碧看向屹湘,“董亞寧說,要是湘湘有時間就一起。我沒答應他。只說你剛回來,挺累的,得休息幾天。他也沒堅持。”
“你看,我是去赴宴呢,還是把你的禮服快點兒完工吧?”屹湘喝了口茶,問。
崇碧拍了一下手,“哎喲……那你也不能犧牲休息和娛樂啊。”她笑著,又給屹湘續上茶,“麻煩嘛?都弄好了?”
“差不多了。回頭你挨件兒試試,我好再收收尾,也就成了。”屹湘說著,側臉打了個噴嚏。
“著涼了吧?你去泡個熱水澡。我讓阿姨給燒上水了♀會兒也差不多了。”崇碧伸手過來,摸摸屹湘的額頭,“沒發熱……你受傷了?”她發現屹湘頭頂的異狀。
屹湘頭一低,撥開頭發,露出來一塊剛剛愈合的新傷,說:“怎么辦,本來頭發就少,這下又一塊兒不長毛的……”
瀟瀟一巴掌推開她的頭,“傷疤在頭發里藏著,誰看得見?”
屹湘護住頭,瞪著瀟瀟,忽然叫道:“我腦震蕩還沒好呢……哎喲我又困了……我頭疼……”
崇碧嚇一跳,乍著手問:“怎樣?”
瀟瀟撇嘴,“你信她呢。”
屹湘咬牙,“邱瀟瀟你壞死了。”她揉著頭頂,“我去泡熱水澡。你們聊。”
崇碧笑,看看時間,說:“我也該走了。湘湘,你要不要什么東西,列個單子我買給你?我發現回來以后有好多東西都不太適應,得慢慢兒找回來節奏。”
“我想想的。”屹湘送崇碧到花廳門口,崇碧擺手不讓他們送、說開了車來的,屹湘見瀟瀟也只是站在這兒看著崇碧順著廊子走出去,她詫異,“喂,邱瀟瀟。”
“嗯?”瀟瀟站在屹湘旁邊,屹湘才到他的肩膀,得仰著頭看他♀丫頭,上高一之后身高就沒有再增加過……他攬了她的肩膀,悶聲說:“走吧,回你房里去呼豬頭吧。不是說腦震蕩?”
屹湘被他這樣拖著,腳步不由得不加快些§瀟見狀,干脆收了手臂把她夾在脅下。屹湘雙腳離地,狼狽的揪著瀟瀟的袖子,“邱瀟瀟!”
瀟瀟順著廊子拐到廂房門口,推開門將屹湘“扔”到了沙發上,“小豬,又臟又臭,快洗洗干凈。”
屹湘的臉朝下,栽進了沙發的角落里〕發是軟綢面的,靠墊上繡著一團芙蓉△石色,芙蓉是水紅色。沒錯的。也許是長久沒有人碰過,有一股塵香。
她俯身在這柔軟的角落里,半晌動彈不得。
有一只手撫摸著她的頭頂。
“還疼嗎?”
她肩膀一顫。翻身坐起來,一巴掌拍掉瀟瀟的手。
“早不疼了。”她翹著腳搭在茶幾上,一抬下巴§瀟也翹起腳。他身高腿長,一搭就搭到了茶幾中央。她笑,靠在哥哥肩膀上,“媽媽看見咱倆這做派該罵了。”
“她等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瀟瀟說。
哥哥的肩膀很堅實。
屹湘的臉貼在那里,熱乎乎的。
“哥。”她拉住瀟瀟的手。
“湘,”瀟瀟似知道妹妹要說什么,“你音訊全無的時候,爸媽的的幾天都沒睡好。尤其是爸。我是覺得,只要你好好兒的,在哪兒生活和工作,是無所謂的。可你畢竟是爸媽的心肝寶貝兒,所以你能回來,在他們身邊,我也放心。知道了?”
“嗯。”屹湘閉上眼。
“我看你這個澡是不用洗了,瞧這哈喇子流的。”瀟瀟忽然笑道,“一輩子改不了這毛病,真是走到哪兒都能沾枕頭就著——老這么著可怎么得了?”
屹湘擦了下下巴。
瀟瀟笑著,看著妹妹小小的一張臉,心里自有一股子說不出的暖意在流動,臉上倒還是淡淡的,“去睡吧,廚房里預備了一堆你愛吃的東西,睡醒了一準兒有的吃了。我坐在你這兒看會兒書,給你看更。”
屹湘站起來。她臥室的門開著,曬好了的被子疊的整整齊齊的。她關門的時候,看到哥哥果真站起來去書柜那里找書了——她恍惚記得,很多年前,兩個人偷偷跑到外公書房里去翻書,她踩著哥哥的肩膀,去夠那放在最頂上的,遠遠的聽到外公一聲咳嗽,嚇的她整個人翻下來,推到一排書架……
第五章 沒有城堡的公主 (四)
哥哥在她落地前先護住了她,急著問:“湘湘摔著沒?疼不疼?”
灰頭土臉的兩人狼狽的看著對方,又忍不住笑,被灰塵嗆到,咳嗽個不停。她拍著哥哥的背、哥哥拍著她的背,被大人們拉出來教訓,又是他擋在前面……很會欺負她,也很會保護她。她心里無所不能的哥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她每看到他一次,就覺得他又長高了些;可那么高,她即便是在仰視他的時候,也總會覺得有一點點的心酸、加一點點的心疼。懶
“還不去睡?”他背后像長了眼睛※音里含著笑。
屹湘悄悄的掩上房門,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去。
屋子里暖氣很足。
她擁著干燥溫暖的被子,翻了個身。聽到瀟瀟的腳步聲,從這邊,到那邊,接著,便只剩下了雨聲。她看著后窗,雨水像是一掛珠簾。嘩啦啦、嘩啦啦的響。
她終于是回到了家……
葉崇磬一進董亞寧家門就把沾了濕氣的外套脫下來掛在衣架上,對在麻將桌邊坐著的佟金戈和董亞寧說了句:“這雨下的還真有個勁頭兒,差不多一天了吧?趕上秋雨綿綿的意思了。”
佟金戈笑笑,給他讓了座。
葉崇磬還沒坐下就問:“有煙嗎?”雨下的他心煩。
董亞寧正在講電話,聲音很低,一心二用,聽到葉崇磬問話,抬眼對他一瞟,點點頭。把自己面前那個小盒子推了過來,示意他。葉崇磬看一眼,封條都還沒有開。董亞寧手一翻,扔給他一把雪茄刀。他接了,輕輕劃開。蟲
陳年雪茄那獨特的味道漸漸的散出來。
葉崇磬心里贊了一個好字。
抽出一根來,在鼻端一嗅,微笑。
“好東西呀?”佟金戈笑著問,“我是不愛這個。就瞅著你們好這口兒,也挺樂呵的。”
“怎樣?”董亞寧把電話扔在一邊,問。
“寶貝啊。”崇磬說。
“Victoria退出江湖前最后手筆℃正的抽一支就少一支了。”董亞寧得意。
崇磬將盒子照舊封好了。點點頭。當代大師里,Victoria以細膩優雅享譽。
“勻你半盒。”董亞寧說。
“才半盒?”葉崇磬笑。
“你別太貪了啊,我好歹也得給自己留點兒。”董亞寧翻翻眼皮。
葉崇磬揮揮手,“你在哈瓦那那幾年真沒白呆了。”
董亞寧沉吟,喝了口酒,“是沒白呆。”
他倒回去,靠在沙發背上♀輩子最黑暗的一段時間都擱在那兒了。
葉崇磬見他這樣,一笑,問:“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兒,至于發配邊疆?”
他隱約的聽說過,那陣子董亞寧是因為什么事情觸怒了他父親;董其昌一怒之下把亞寧發配去了古巴——幾個項目做下來,兩年半過去了。老爺子氣消了,董亞寧也消退。他猜測大約是跟女人有關系。以董亞寧私生活之絢爛多彩……照崇碧的話,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不過這話,就不好拿上來說了。
葉崇磬看佟金戈一眼。佟金戈老神在在的,一副事不關己的涅,繼續摸著桌上的骨牌。
董亞寧拍著旺財的大頭,聽他這么一問,出了一點兒神。
“不提了。”他說。
葉崇磬給他倒了半杯酒,“揭人家短處的時候,你可是從來痛快。”
“這輩子不會再犯的事兒,還提它干什么?”董亞寧笑,“因禍得福,這話總有道理。那幾年收獲當真不小。一沒事兒了吧,我就愛去看他們搓雪茄。一來二去的,有幾位師傅也成了朋友。很有意思。人雖不傳你手藝,但是也不攔著你偷師——要是這會兒給我煙葉子,我就能給你來一條——你等我回頭讓人弄點兒正宗的煙葉子來,我自己搓;自己搓的不見得最好,可是那味道,只有自己知道。就我前兒還問瀟瀟,結婚要我送什么合適啊?”
“他怎么說?”葉崇磬拿著雪茄剪,嚓的一下,剪了煙頭去。
“他說你自己搓的雪茄送我一盒唄。別的什么也不要。”董亞寧說。
佟金戈跟葉崇磬同時笑出來,“這比跟你要二兩金子還難。”
“你這個妹夫。”董亞寧笑著說,“在刁難人上,一等一的。你且別有話把兒給他接住了,不然怎么來的怎么去,還得給你兌的心服口服。我這不就得著急忙慌的讓人給我快弄煙葉子嘛?”
葉崇磬笑:“這回我可是支持他∫跟著沾光吧。”他點了煙,吸一口,笑瞇瞇的。
“要說還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董亞寧哼了一聲,抬手拍了旺財一下,“對了,我跟崇碧瀟瀟定了明兒晚上在小巷吃飯≤算這二位能空出時間來,我先抓住他們再約你們,你們有空嗎?明兒一起。”
佟金戈說:“我沒問題。”
“我不去了。明兒晚上工作餐。”葉崇磬回絕。
“你能讓你那工作綁架了個死。”董亞寧嗤之以鼻,又拍拍旺財,“是不是,旺財,你說呢……對了,毛球怎么樣了?”
葉崇磬有電進來,接通電話前說了句“好著呢”,站起來往陽臺那邊去了。
佟金戈翻了張牌,看著那紅火火的字,輕聲問:“明兒就咱們幾個?”
董亞寧搓著旺財頸間的厚毛,沒吭聲。
“我可聽說,湘湘要回來。”佟金戈洗著牌,像說著閑話。
“已經回來了。”董亞寧平靜的說。
佟金戈看他一眼,“你要怎么樣?”面前的牌碼的整整齊齊的。他搓著兩顆骰子。在手心里晃著。
“該怎樣,就怎樣。”董亞寧冷冷淡淡的。
金戈沒有再說話。
兩顆骰子投到桌上,咕嚕嚕轉著……
董亞寧伸手“啪”的一把按住。
——————————————————————————————————————
各位讀友:
抱歉二更晚了。今日更畢』謝閱讀。諸位晚安。
第五章 沒有城堡的公主 (五)
“你跟老葉提了那個投資計劃了?”他問。把骰子攥在手心兒里。
“他說要考慮。”佟金戈笑笑,“美日的技術壁壘都相當嚴苛。我明兒見了崇碧也聊聊。也奇了,我怎么一抽風就想這個投資了呢?”
董亞寧笑微微的,說:“我當初瞅著你看他家那臺機器人的眼神就覺得不妙。”懶
“是吧?”
“機器人,是沒有心的。”董亞寧轉頭過去。葉崇磬站在陽臺紗簾前,這個電話講的有點兒久了。
“財神爺啊。”董亞寧冒出了這么個詞兒。
葉崇磬過來,“說我什么呢?”
“金戈愛上你家雅美了唄。”董亞寧笑的歪在一邊。
葉崇磬問:“所以才想參與高端機器人的投資?”
佟金戈哭笑不得的看著董亞寧,“什么話到你嘴里,不變了型也變了味兒。我是真覺得挺有意義的。”
“你們倆都是有錢沒地兒花了。開始玩兒高尚。我躲遠了些,省得我的銅臭氣污了你們。”董亞寧搖著手,笑嘻嘻的』子在手心里發出細細的脆響。
葉崇磬哼了一聲,問:“不是說請吃飯,飯呢?”
董亞寧把骰子“噌”的一下丟出去,做了個“請”的手勢。佟葉二人還沒動,旺財先起來打了頭陣。葉崇磬看旺財顛顛兒的跑下樓去,震的那缽樓梯嗡秣響,頓時有點兒頭疼。再溫馴的獒也是獒。家里那毛球小小的一點兒已經知道跟幫傭大姐對峙……蟲
吃完飯葉崇磬先下樓回家。
開了答錄機就去換衣服。只有崇碧曾打來問明晚他去不去。
裸著上身走在房間里,空氣的溫度濕度恰恰好。他舒展一下筋骨。
他回身看到擺在墻角的那個潔白的機器人雅美。
也難怪佟金戈見了雅美之后連說驚艷△為機器人來說,雅美精致的像個玩具。圓圓的腦袋圓圓的身子,哪兒都顯得很圓潤。雖然沒有具體的五官,體積也很小,可看上去就像個可愛的胖娃娃。而且雅美可以做很多日常的工作♀就曾讓方大姐大大驚訝。跟他說葉先生,雅美頂的上真人呢,還不用休息,只需要曬曬太陽就好,羨慕死人了。
葉崇磬只對方大姐說就算是那樣的,可雅美不會說話不會思考,一撮茶要1克3克還是5克,只得預先給它設定。
雅美是他的師弟小車那一組的實驗室作品。靠他的資金支持小車在研究所做出成果,跟日本最大的電腦和機械公司合作產出高端機器人。成就斐然。
他只去過小車實驗室一次。
后來他想,如果有的選,他也寧可去做一個研究員。那樣可能快樂的多。如今他的數學專業知識,最多就發揮在看公司報表上……
他嘆口氣。過去拍了拍雅美的頭,看著它肩上那顆圓豆豆,那是電源鍵。
毛球對著雅美嗚嗚低吼。他彎身拍拍毛球的頭。
“你再不聽話,就讓雅美喂你食了。”
毛球歪著頭看他。
他笑笑。
也難怪董亞寧會想到送他一只狗。毛球來了,他一個人在家的時候,話都多了起來。
他想著什么時候若是方大姐真的因為毛球不做了,他還是找個不怕狗的幫傭。機器人做家務助理?跟他十八世紀的裝修風格也不搭調。后現代的嚇人。
他還是做個老式的人好了。
聽到車響,他把毛球拎起來,從窗口往下一看,董亞寧和佟金戈的車子一前一后飄了出去。濺起一串水花來。不用說,這兩人晚上另有節目。
他隨便拎起一本書來看。毛球在他腳下打起了呼嚕……手機放在衣袋里,響起來的時候聲音遠遠的,他正愜意舒適的時候,動都不想動。那鈴音鍥而不舍,他只好去接。
“葉崇磬,快來救命啊!”粟茂茂等電話一接通便叫起來。
“茂茂,出了什么事?”葉崇磬皺了眉。
“你快來,我闖禍了……被我爸知道會打死我的……”
屹湘睡了一大覺起來,天已經黑了。
透過臥室門有昏黃的燈光進來,門上雕花印在青磚地上,她看了好一會兒,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在說話,由遠及近的,到了廂房門外腳步聲退下,隨即門被推開。有人穿過正屋來敲她的臥室門,輕聲問:“湘湘,醒了沒有?”
屹湘起床開門,門外的母親顯然是剛進門就過來了,整齊的套裝、精細的妝容,精神抖擻,一絲偏也無,目光炯炯的望著她,臉上是滿是喜悅的表情。
屹湘一身暖意。
“來。”郗廣舒拍了一下手。
屹湘一笑,果真如小時候一樣,撲到媽媽懷里去,抱住她的腰。
“今兒可真把我給急壞了,老想著活動怎么還不結束、我得回家……”郗廣舒撫著屹湘的頭發,見女兒睡的一臉汗意,笑吟吟的替她擦了一下額頭,“快讓媽媽看看,傷在哪兒了?”
“沒有。”屹湘笑。
郗廣舒準確的找到了女兒頭頂的新傷,“傷這么重!不行,你還得去醫院再檢查下……還疼不疼?”
屹湘把媽媽的手拉下來,握在手里,“媽。”
郗廣舒站定,看著屹湘的眼睛。
“對不起,這次讓你們的了。”屹湘用她溫暖的手緊握著媽媽微涼的指尖。
郗廣舒忽然之間說不出話來了,她只將屹湘摟在懷里。
外面有人敲門。
屹湘放開媽媽。
郗廣舒只說:“我去換衣服,馬上開飯,瀟瀟已經嚷著說餓的腿軟了……湘湘這是小高,以后有急事找不到我,找小高。”她拍了拍屹湘的臉蛋兒,微笑著。
屹湘對那位中年的女士“小高”微笑一下。看著她們出去。
從進了門就發現,家里的工作人員,她已經一個不認識了……這分明是她的家。可又早已不是她熟悉的那個家。
去吃飯前公司里的電話追到,是派給她的秘書打來的。飯桌上她就跟媽媽和哥哥說,吃完飯她就去酒店,明天要去公司報到。
——————————————
各位親:
晚點兒還有一更。
第五章 沒有城堡的公主 (六)
“這么快?”郗廣舒愣了一下,夾給屹湘的筍絲在空中稍有停滯,“我以為你能在家先休息幾天再出去工作。”
屹湘低頭吃飯,“早點兒開始工作也好,都需要適應。”
“等下我送你。”瀟瀟說著,看了母親一眼。懶
屹湘知道在不動聲色之間,母親和哥哥已經交換了意見。
“公司會有人來接我。”屹湘說。
“外面下雨。”瀟瀟簡單的四個字堵住了妹妹的嘴。
屹湘不再推。
一桌子都是她愛吃的東西。
她得多吃些。
晚飯后郗廣舒送女兒出門的時候才發現,她的行李根本就沒有從瀟瀟車子里拿出來。她望著車子走的沒影了,又站了好一會兒。
“我讓他們在劈材胡同口那兒等我。”車上屹湘說。見瀟瀟沉了臉,她又補充:“你不是明天一早還得回去嘛?什么時候再回來?訂婚前一天?”
“再說。”瀟瀟兜著圈子找著屹湘描述的車子,“是不是那輛?”
胡同口的路燈下,一輛奶油色保姆車停靠路邊【在車邊拿著電話的年輕女子看到他們車子停下,急忙迎上來,問是不是郗屹湘小姐,得到肯定答復,她介紹自己叫馮程程。
瀟瀟差點兒笑出來,見屹湘繃著臉,他也只好忍住。
馮程程說郗小姐請上車,我們這就送您去酒店……蟲
瀟瀟見行李都被司機拿上了車,才對妹妹說:“爭取每天回家吃飯啊。還有我車就停家門口,你要用車就開著,只要你受得了上下班那個堵勁兒的。”說完比了個打電話的手勢,先走了。
屹湘坐在后排。
馮程程回身笑著問候屹湘,簡單的給她介紹了一下自己。特別的解釋了一下自己的名字,說:“我媽媽當年迷《上海灘》迷的要命,覺得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就是馮程程 好有那么個機會,趕緊給我取名字叫程程。”
屹湘莞爾。
“這名字很可愛。”她說。
“可愛是可愛的,可他們也總愛我名字的玩笑——馮程程,你的許文強在哪里?”馮程程笑瞇瞇的。
屹湘知道,以后工作起來,絕不會悶了。
車子走走停,花了比預期更久的時間才停在了Reitz酒店門廳前。
“郗小姐,我們到了。”馮程程說著,開車門下去,給屹湘開門。屹湘剛剛解開安全帶站起來,只聽一陣尖利的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傳過來,她心里有個不好的念頭還沒閃過去,就聽“嘭”的一聲巨響,她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往旁邊倒去,面前的馮程程驚叫,急忙扶她。
“郗小姐?”馮程程和司機不約而同的叫她。
屹湘掙扎著起來,忙說:“我沒事。”
馮程程松一口氣,回身看著后面,一輛銀色的跑車毫不客氣的撞在他們的尾部。
屹湘下了車。
馮程程見屹湘暫時沒事,氣的指著跑車里的人,“還不下來道歉?”說話間已經過去,一巴掌拍在跑車頂上,“喂,你下來!怎么開車的?”
“馮程程!”屹湘叫了一聲。她頭上的傷還沒有完全好,剛這一劇烈晃動,引起耳鳴。她扶著車門先穩住自己。“小李攔住程程,有事報警。”司機小李答應著過去。
那馮程程站在副駕這一側。她一拍車頂,那一側的跑車門似是從里面被一腳踹開,彈過來的力量極大,馮程程靈活,往后一退,并沒有被車門撞到。就這幾秒鐘,里面出來一個穿著火紅衫子的年輕女孩子,二話沒說對馮程程一巴掌揮過來。
“你丫還敢砸車?!”惡狠狠的。
馮程程反手卡住那女孩子的手腕子,“你丫還敢動手?”她也火了。
司機小李忙擋住程程。程程手松了一下。
“動手怎么了?不就撞了一下嘛,賠你就是了,你瞎嚷嚷什么呀?”紅衫女孩子甩開馮程程的手,推了她一把,“滾開!”說完彎身對著車內說:“我先上去了啊。”
這么近的距離,馮程程和小李都聞到那紅衫女孩一身酒氣≯看她步履蹣跚的往大門走去。
馮程程叫道:“你給我站住!”
酒店的保安跟經理都出來,看著這場面。
屹湘冷眼看著正在車內打電話的跑車司機,這時候說了句:“小李,報警。她們涉嫌酒駕。”
“是,郗小姐。”小李掏出手機來。
那紅衫女孩子已經走到了門邊,猛的一個轉身,叫道:“誰酒駕?誰傷人?你胡說什么?”她踩著三寸高的鞋子,顫顫巍巍的走回來,揮手,“報警?我看你們誰敢報警!誰敢?!”她手里的坤包金光閃閃,站都站不穩,嘴巴卻還不饒人。
她胡亂的指點著,終于點到了郗屹湘。坤包幾乎碰到了屹湘的鼻尖。
屹湘不動。
紅衫女孩子微紅的眼睛盯著屹湘,“你……你們……”她一屁股坐在了跑車前蓋上,按著胸口,顯然酒氣上涌。又轉臉拍著車前窗,“粟茂茂,你傻啦?打電話了沒?怎么還沒來?”
屹湘聽她叫出來的這個名字,心里莫名一動。
紅衫女孩子不停的拍著車窗,竟又神經質的大笑起來。
“今兒晚上真是太刺激了……喂,喂喂……大不了就賠你們幾個錢,去警察局還當會有你們什么好果子吃啊?真是……一群傻帽兒……瞎……耽誤工夫……”
屹湘瞇了眼。
小李拿著手機,還沒撥出去。
酒店大門前幾輛車排起了隊,經理急了。
“幾位、幾位,等下有外國政要的車隊……”酒店經理過來,賠著笑臉,先擋了一下小李拿電話的手,“消消氣、先消消氣……”
小李躲開他,看屹湘。
那經理見屹湘的表情,轉而拉著小李低聲不知說了幾句什么。
馮程程站在屹湘身前,這時候忽然嘆了口氣,“郗小姐,我看我今天是惹麻煩了……”
屹湘擺手。
酒店大堂里,有一個頎長的身影大踏步的走了出來,穿過缽門直奔了紅衫女孩子,二話沒說,一巴掌便扇上去。
“亞寧哥!”跑車司機終于從車上下來,驚叫。
————————————————————————————
各位讀友:
更新完畢。諸位晚安。
PS.大家周末愉快。:)
第五章 沒有城堡的公主 (七)
隨著她的驚叫,“啪”的一聲脆響,董亞寧一巴掌招呼到了。紅衫女孩子被他打的歪在一邊,甩了下頭發惡狠狠的瞪回來。董亞寧拽著她的衣領將她按到車頂,狠狠的又甩了一巴掌過去,拖過來,指著她的鼻尖,點著。
“你給我老實呆著。”他干脆扭了那女孩子的胳膊,手上使得力道很大,女孩子手臂動彈不得,腳下卻絲毫不客氣,對準了他的小腿開始踹,一下、兩下……無奈醉的太厲害,有心狠狠踹人,身體卻不均衡,歪歪斜斜的、只倔強的不肯被他控制。董亞寧忍耐的越發箍緊了她的手臂。俊美的臉上表情冷峻極了。那女孩子掙扎間觸到他的眼神,不由得稍稍愣了一下,再下腳又狠了些。董亞寧根本也不躲。大概是省得讓場面更難看的緣故。懶
粟茂茂跑過來,拉住那女孩子,著急的叫著:“洛爾,夠了啊,別鬧了……”
董亞寧手一松,把滕洛爾推進茂茂懷里,“看著她點兒。”
酒店經理站的離董亞寧很近,此時著急的對董亞寧說:“董先生,不是情況緊急也不麻煩您親自來……我們馬上就要接待外賓,十五分鐘后這一區要戒嚴一會兒,您看現在這……”
董亞寧看他一眼。
淡淡的眼色,不慌不忙的點了點頭。
“對方堅持報警。”經理已經交代下屬疏導門前的車流,可這兩輛豪車堵在這里不移開,等下前導部隊來了難辦的還是他。蟲
“那就讓他們報警!”滕洛爾已經被粟茂茂按在車座上,頭暈的厲害,嘴里仍不服氣的。董亞寧剛剛兩巴掌都甩在她后腦勺上,跟撞在水泥地上似的疼。疼的她越發煩躁狂亂。
“閉嘴!”董亞寧聲音并不高。他看粟茂茂一眼,粟茂茂反而被他眼神里的冷意給嚇到,急忙說“車是我開的”。董亞寧也指了她一下,“你們倆都給我等著!”他沉下一口氣來。只是一轉身的工夫,他看到了只有幾步之遙的屹湘【成品字形的三個人,最前面的那一個就是她,看戲一樣。
他毫不猶豫的在喉間悶了句粗口。
屹湘在馮程程說自己惹了事之后,只說了句“沒關系我來處理”。她穩穩的站在那里,看著董亞寧,和那兩個飛揚跋扈的年輕女孩子。年輕、驕縱、不可一世。遇到這種事情,她應該是很生氣的;照她的脾氣,應該是很生氣的。但沒有。她很平靜。
哦,還有,董亞寧終于看到了她……
他用眼神詢問酒店經理;然后他才朝她走來。
她見過無數次他盛怒之下的涅……眼下這個表情,可以說已經是將自己的情緒控制的很好了。尤其是在這么短的時間內。
這些年,他也變了很多。
她看著他。隔了千山萬水,望前世今生一般,看著他。
他只穿了一件淺色的襯衫,還敞著領口。此處風大,雨絲飄飄,寒意逼人,他身上卻像散發著無窮的熱力。在向她走來的時候,他還從容的抬手將袖口領口的扣子都扣整齊。
在女人面前,他風度還是有一些的……
“郗小姐……”馮程程低聲叫道。
屹湘不動聲色。
馮程程咬了下嘴唇。想要說的話再次咽了回去∧忍不住咚咚跳。明明該是理直氣壯的一方,她不知為何先矮了一截。董亞寧……真是糟糕。她還沒有跟新上司共事,就已經替她惹了事。董亞寧可是公司大大重要的客戶。今日息事寧人,日后才好相見……
馮程程手足無措,酒店經理就更是滿頭大汗。
董亞寧終于站到了郗屹湘面前。看著她,像看任何一個陌生人一樣,用一種想要了解、且并不肯使人覺得受到輕薄和冒犯的,又是董亞寧式的、帶著一點兒說不出的誘惑人心的眼神。
屹湘抬手將灰色開司米大衣的帽子扶上來♀樣擋一點冷風,她的臉上就沒有那么麻木。
她細瘦的手腕子搭在手臂上≈腕上還戴著那只舊表,繞了三圈的表帶,蛇皮的,恰如守護神一樣護住那只手腕。她人薄薄的、小小的、定定的站在眼前,與高大的他是鮮明的對比;一揮手就好像能隨著掌風飛走、再次消失不見……
兩人沉默著望住對方的眼睛。
董亞寧先開了口:“我直接講重點,消不至于鬧到公安局去。”
郗屹湘抱了手臂,一只手蹭了一下她的小下巴。
“董先生,酒駕、意圖傷人,不是小事情。”她的聲音并不大,但每個字都準確而清晰的送進董亞寧的耳朵里去。“不是我們希不消鬧到公安局去……”她退下,示意董亞寧,她身后還有二位,“今天換了是你,肯不肯讓你的人,財產生命都受到威脅?”
董亞寧沉默。
她伶牙俐齒,他知道。
她總能用幾句話就激起他的怒火,他也知道。
更知道的是,眼下,他才是被動的那一個。也許他剛剛不往前邁那第一步,事情會更好辦。但他看到她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這一幕必然上演。
“現在你想怎樣?”他問。
“董先生,這句話是不是該我問你?咄咄逼人的是你們吧?照程序走是很簡單的事情。”她攤了手。
董亞寧盯了她。
“還是,你想要告訴我的其實是——即使警察來了,我們能得到的,無非也就是現在你們愿意提供的——賠償?”
“加道歉。”董亞寧補充。
四周靜默,都在看著這兩個人同樣的綿里藏針。
————————————————————————
各位讀友:
稍候,還有一更。
第五章 沒有城堡的公主 (八)
又幾乎同樣的,都帶著一種近乎執拗的表情和說不出的情緒。似有一種張力,在兩人之間拉鋸,讓人看了,只覺得有股子莫名的緊張。
屹湘看了董亞寧一會兒,回頭對著已經聽的發怔的馮程程,問:“董先生的話,聽到了?”懶
“聽到。”馮程程回答。
“剛剛有沒有受傷?”屹湘又問。
馮程程趕緊搖頭加擺手。
“董先生的提議,你們能接受嗎?”屹湘再問,“董先生說,肇事者,會鄭重道歉。”
“可以。”馮程程看小李一眼,才回答。
“那好。”屹湘伸手跟小李要了他的手機來,繞過董亞寧朝粟茂茂走去。粟茂茂正全神貫注的盯著這邊的進展,她雖聽不清郗屹湘跟董亞寧的對話,但見董亞寧筆直的站著跟郗屹湘講話的姿態,直覺這個女人很不好對付。此時見她過來,她站直了。
“粟小姐,我是郗屹湘。”屹湘伸手過來。
粟茂茂發怔的握住她的手,輕輕一下。粟茂茂的手微微發顫。不知道為什么,這個“郗屹湘”讓她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一點點緊張,她問:“你是……”咄咄怪事,她分明應該是在哪兒見過這個嬌小女子。一時卻想不起來——她下巴處那顆痣……
“既然車子……”屹湘沒有理會粟茂茂的猶疑,她看了車內的滕洛爾一眼▲洛爾揉著額頭,正對上她的目光,兩人互相打量著,都沒有太多善意。蟲
粟茂茂見狀往旁邊挪了一步,擋在洛爾身前。
屹湘于是繼續說:“粟小姐,既然車子是你開的,事故就是你負全責‰把你的電話號碼告訴我。”
粟茂茂報上了自己的姓名和電話,“很對不起,我失誤了。”
屹湘撥了號碼,粟茂茂的手機響了起來。
屹湘握著電話,淡淡地說:“我們都知道,該道歉的不是你。”
滕洛爾“噌”的一下從車子里鉆出來,“喂!”
粟茂茂急忙攔住她,屹湘冷眼看了滕洛爾一眼,對茂茂說:“沒有誠意的道歉,不必作;我們也不接受——今天已經晚了,不要造成這里的混亂。明天我的司機將會和你聯系。我相信你也想早點兒把事情解決好,當然如果解決不好,我們還可以再請教……董先生。”
她說完,轉回了身,面對著董亞寧,卻不看他,把手機交回給小李,說:“去把車子移開。”
小李答應著走開了。不一會兒,車子發動起來。
屹湘拍了一下粟茂茂這輛銀色的orvette的頂蓋,望著滕洛爾那對火星四射的眸子,低聲說:“今天放你一馬……你記住,逃得過這一次,不代表逃得過下一次——誰敢報警?你以為你是誰?你好好兒謝謝你的這位朋友吧。她有個好姓兒。偏生我買這個姓兒的賬。”
說完,她也不理滕洛爾的張牙舞爪和粟茂茂的疑惑重重,對馮程程招手,說:“程程,送我上去休息。”
她沒有說再見,轉身便走。
灰色的大衣袍角甩出一個漂亮的弧度。
門童看見她過來,急忙替她開門。
酒店經理如蒙大赦,對著董亞寧和粟茂茂一再表示感謝。
粟茂茂趕緊上車去移開。
酒店大門口只一會兒便恢復了正常秩序。不久,穿著黑色便服的人成雙成對的出現在四周。
董亞寧此時冷靜的出奇。
他看著站在那里打著晃兒的滕洛爾,手又抬了起來▲洛爾的坤包揮過來,被他一把抓住,照準了洛爾的額頭又來了一記。
“你T哪根筋又不對了?老想找死是不是?”
滕洛爾根本不聽他的,黏糊糊的兜兜轉轉往酒店大堂里走。里面暖和,只穿了薄薄的超短裙的她,裹緊了裘皮大衣。
董亞寧跟著進來。
看到郗屹湘已經進了電梯。
滕洛爾白皙的手掌戳到董亞寧面前來,“誰讓你又退我的卡?”
董亞寧陰沉的臉上密布黑云。
“我讓人送你回去。”他一抬手。等在大堂里的跟班看到,忙過來。
“又要把我關起來?關的住?你確定?”滕洛爾眼睛瞅
第二書包網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ssyovt.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92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