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望門閨秀-第8部分

像啊。”
此話便如烈火烹油,葉成紹抬腳便要向素情踹去,素顏如旋風一般沖向前去,身子一擋,攔在了葉成紹的前面,清亮的大眼怒視著葉成紹:“世子爺,你可是堂堂男子,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女子動手呢?”
葉成紹沒想到素顏的速度又如此之快,方才還看到這個女子躲在上官明昊身后看熱鬧,這會子倒是出來裝好人了,俊逸的星眸里忍不住便添了一絲有趣之色,歪著頭斜睨著素顏:“你是在告訴我,好漢不和女人斗是嗎?”
這話分明就是有挑恤的意味,若素顏承認好男不和女斗,便是承認女子不如男人,這一點在這個社會里倒是被大家公認,要是換了別人,倒是不會有太大的反應,但素顏卻是受了二十幾年現代文明薰陶的,最恨的便是男人以拳頭征服女子,她認為這是沒有本事的男人最無恥的表現。
若是不承認,葉成紹便會順著她的話,繼續對素情動手,那便有違她想熄事的初衷,只是,這個男人也太囂張了些,今天就算不為了素情,她也很是看不怪他了……
這時,原本都已經坐在席上的不少公子小姐們,被這邊的熱鬧吸引了過來,一下子將梅林的出口出圍將了起來,葉成紹看觀眾越發多了,他像是有人來瘋一樣,更加得意了起來,看素顏的眼光便更為邪戾。
“好漢嘛……自然是不會欺負弱小女子的,就算是一般的世家公子,只要有些修養的,都不會對女子動手才是吧。不過,世子當然例外咯。”素顏聲音響亮,語帶不屑,言下之意,葉成紹不只不是好漢,還是個沒有修著的莽夫。
人群中立即又傳來幾聲低笑,但卻仍無一人上前來相勸,葉成紹聽得眉頭直突突,看素顏的眼睛里刞挾了一絲惱意。他方才雖是給自己泄憤,又何償不是給素顏出了氣,以當時的狀況,自己和她都是沒臉的那個,她不但不領情,反而為她這個不知羞恥的妹出頭,該死的,真是不知好歹。
“藍大姑娘,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凌弱小了,本世子素來正直不阿,看不得J滑無恥之徒而已。”葉成紹的臉色一改方才的陰暗,反倒帶了笑,斜撐著一條腿,歪著頭,一副賴的樣子,比剛才那吊兒郎當看著更惹人厭。
“此處如此多人全都可以作證,我家妹妹不過是不小心踩著衣裙,上官公子出手相扶,乃君子所為,所謂心靈干凈者,看到的自然便是干凈之物,而你卻沒有任何征兆地對我妹妹大打出手……試問世子爺,你如此勇猛彪悍,一身蠻力,卻是用來對付弱女子的么?”素顏被葉成紹的神情氣到,語氣也變得凌厲了起來。
素情再沒想到素顏會替她出頭,而且是與葉成紹這個惡魔般的人針鋒相對,心中不由生出幾絲愧意和感激來,這會子聽素顏說得義正嚴辭,她立即萬分委屈,悲悲切切的小聲啜泣了起來,而一直旁觀著,站在一旁看熱鬧的素麗也聽出了素顏話里的意思,忙機警地跑過來,將素情自地上扶起,拿了塊帕子幫素情擦著臉,大眼里淚水盈盈,哽著聲喚道:“二姐姐,你……很疼吧。”
“三妹……”素情似是忍到了極致,扶在素麗的肩頭便大聲哭了起來,一場景還真像是藍家三姐妹被惡霸欺負了的樣子。
圍觀者有后頭才來的,根本不知到先前是何情形,而葉大世子原就是花名在外,素情素麗姐妹又哭得聲情并茂,大姐一副正氣凜然,便有人小聲議論了起來,有的說藍家大姑娘勇敢知禮,護愛妹妹,又說寧伯侯世子仗世欺人,有知道寧伯侯府與藍府議親者便長嘆,藍家如花似玉的姑娘還沒嫁過去,就遭未婚夫婿毆打,實在可憐。
先前見了素情丑態之人又礙于上官明昊的臉面,也不好幫葉成紹爭辨,一時間,輿論倒是倒向了藍家這一邊,而上官明昊這會子才很適時的走到素顏面前,與她并肩站立,臉上一派云淡風清,眼里卻是還著一副忍讓寬容之氣。
“大妹妹,葉兄也是誤會了,他平素與為兄關系甚好,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且葉兄與二妹妹也有婚約,他不過是太過在意二妹妹才會如此,還請大妹妹看在為兄面上,不要與葉兄為難。”好一派儒雅的君子作派,他先前站在原地一直沒有動靜,等素顏說他乃出于禮節,以君子之風行事時,他臉上原有的尷尬之色一掃兒空,很是深看了素顏幾眼,這會子看到素顏已經將局勢扳回,便來做和事佬了。
第三十七章:赴晏6
他與素情乃是未婚夫,在場之人也有不少人知道中山侯世子與藍家大姑娘定下百年之約,既是人家的未婚妻親自為其開解,那定然就不會錯到哪里去,一時間,人們越發的相信上官明昊,覺得他品性高潔,對他生出幾分好感來,畢竟方才葉成紹的行為著實有些粗魯過份,換作旁人,被人如此無禮相對,還能保持溫文爾雅的風度,著實很難。
素顏看了一眼周圍人的臉色,對上官明昊施了一禮,很給面子的微垂了首,“世兄,那位公子既是你的好友,那小妹便看著世兄面上,不再追究,小妹就此帶兩個妹妹回去,二妹身上有傷,還需及時醫治才是。”
“如此……”上官明昊對素顏的態度很是滿意,溫潤的眸子閃過一絲欣賞之色,垂了頭的素顏露出一抹雪白的細頸,如白玉般細潤透明,他不由心神一蕩,細長的眼眸變得幽深了起來。
“大姐……”上官明昊的話還沒說完,那邊哭得淚眼婆娑的素情卻是不想就此罷休,她嬌弱的半倚在素麗的身上,哀怨地喚了聲素顏,卻是打斷了上官明昊的話:“我……我的腳怕是……走不得路了。”
方才明明看到她是整個身子平板著摔到地上的,那個姿式倒是難得傷到腳,素顏不由皺了眉,某人怎么就不懂得見好就收呢?非要鬧出個名堂來才行?
素顏心中厭惡,面上不顯,轉過身,關切地蹲了下去,細心地向素情的雙腳摸去:“傷了哪只腳,給姐姐看看。”眼角余光卻看到素情的一雙眼睛正期盼地看著上官明昊,哼,仍是賊心不死啊,是不是得再給她一點教訓?
素情見素顏真的去摸她的腳,她不由心一慌,下意思地就要縮腳,素顏卻是趁勢握住了她正往回縮的左腳,痛心的喊道:“哎呀,像是傷到了腳踝,很痛吧,二妹。”說著,她趁人不注意,兩指一錯,長長的指甲對著素情的腳踝猛掐了一下,傷不了皮肉,卻很應該很痛。
“哎喲……”素情果然嬌聲慘呼了一聲,臉都痛白了,這回可是痛得貨真價實,聲音也是半點也不作偽。
人群里發出一陣議論聲,事發時在場的幾個人是覺得事有蹊蹺,只覺得素情這個女子太過虛假做作,后來者卻是覺得葉成紹太過粗暴無形了些,竟對如此嬌滴滴的女子下此重手。
素顏霍然站了起來,一張俏臉脹得通袖,憤怒地向葉成紹慢慢逼近,神爭凜然不可侵犯,語氣高亢中帶了幾絲激動,似是氣急而發:
“世子爺,你乃皇親貴戚,身份尊貴,我藍家雖是小門小戶,但父母長輩對我們姐妹幾個都是捧在手里疼愛著的,可不是給別人任意欺凌打罵的,妹妹如今還沒進侯府大門,你便拳腳相向,他日嫁過府去,不出一年半載,怕就會被你打掉半條命去,似你這等品性如狼之人,我藍家高攀不上,小女子回府之后,便懇請家父向你家退婚,一家養女百家求,便是給二妹妹找個家世平凡之人,哪怕粗茶淡飯,只要妹夫品性純良,待妹妹如珠似寶,妹妹也能康泰一生。勝過侯府千萬倍。”
一旁的素情更是不可置信的看著素顏,她最想要說的,也最想要達到的目的竟被素顏用如此義正嚴詞的方式說了出來,看得出,那葉成紹是個極愛面子的,很大男人,素顏的話說得如此犀利,他定然會被激得答應退婚也不一定呢,她一時狂喜,若不是極力克制,平生第一次想要真真切切地擁抱一下這個她平日最討厭和嫉恨的大姐了。
扶著她的素麗與她站得最近,她眼里的那抹狂喜自然是沒有逃過素麗的眼睛,素麗撇了撇嘴,斜了素顏一眼,卻是沒有吱聲。
葉成紹怎么也沒想到素顏敢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他平生哪里被人如此呵責過,又是當著一眾年輕公子小姐的面,在場的有幾個不是家世顯貴之人,饒是他向來臉皮厚,臉色也是一陣袖一陣白,看素顏的眼神古怪而無奈,還帶了一絲惱怒,這個小女人,竟敢肆意地挑戰他的忍耐度。
他惱火的微揚了下巴,俊眸如冰針一樣刺向眼前不知死活的小女人,卻在她眼里捕捉到一抹得意得不屑來,他猛然醒悟,小妮子在用激將法!爺這輩子聽的辱罵還少么?退婚?就憑你這么幾句軟綿綿的責問?
“你藍家想退婚?”看著故作威嚴的素顏,葉成紹混身泛著冰冷的氣息,如星般的雙眸里風暴正席卷而來。聲音冷冽如鋼刀磕在石板上一般的冷硬。
“正是,我絕不嫁給你這等紈绔浪蕩之人。”不等素顏開口,素情便迫不及待的大聲回道,她與上官明昊自梅林里走出來時,明明白白的看到了葉成紹一伙人就在梅林口處的小亭子喝茶,她就是故意要當著別人的面與上官明昊親近暖昩,好坐實自己與上官明昊有首尾的事實,她將自己的名聲全都壓在了此處,相信不管是藍家,還是寧伯侯府聽到了這樣的傳言都會為了面子和名聲而退婚,為了成全自己的名聲,老太太還會將自己改嫁給上官明昊呢,她的算盤打得叮當響,只是沒想到,一開始,便被素顏的幾句話給輕輕揭過,輕輕松松就抹掉了她與上官明昊之間的那點子暖昩,還給上官明昊搏了個好名聲,她正焦急氣憤之際,素顏卻又意外的向葉成紹提出退婚,而且,成功就在眼前,這讓她如何按奈得住心中的狂喜和焦急,一直裝著的柔弱此時也丟到了一邊,如一只看到希望的困獸,眼里閃著熱烈的灼光。
只見人影又是一閃,下一秒素情的下巴已經被葉成紹鉗住,聲音森冷如地獄中的招魂使者:“你——做——夢,要退婚,也是本世子來退,本世子想要的女人還從來就沒有得不到過,你給爺老實地在藍家待嫁,等著爺來迎娶你,爺如今還給你幾分臉面,給個正妻之位于你,收起你那點子下作伎倆,在爺面前沒有用,若再作那浪行蕩舉,丟了爺的臉面,小心爺將你賣到妓院里去。”
說罷,手一甩,再一次將素情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轉身揚長而去。

第三十八章:赴晏7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只覺葉成紹無禮狂妄至極,但京城貴人圈子里,葉成紹原就是臭名召著,霸道無形慣了的,他會說出此等話來一點也不稀,只是都有些同情藍家姑娘了,好好的水蔥兒似的女孩兒家,卻要嫁給此等如狼似虎的混人,真真可憐可惜啊。
但這些話也只能在心里說說,誰也不敢將話當著外人說出來,因為寧伯侯在京城的地位正如日中天,得罪寧伯侯就如同得罪了宮中那位……
素情再一次被葉成紹摔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痛的,渾身都在發抖,頭伏在雙手上嗚嗚地哭的悲切,趴在地上半晌也沒起來,周圍人都或同情或冷漠或幸災樂禍地看著藍家三個姑娘,素麗忙去扶她,但也不知道是素麗的力氣太小還是素情故意掙扎,總之人沒扶起來,反倒又再一次摔了下去。
素顏看著圍觀的人遲遲沒散,兩個妹妹卻似還有繼續唱下去的嫌疑,心中又生出幾分厭惡,她心只要上官明昊在,素情必定會將柔弱悲苦的弱女子形像進行到底,而素麗懷著什么心思,她也有些明白,只是,就算是要報復,要惹男人生憐,也不要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好不,很丟臉呢。
伸手一撈,素顏將素情拽了起來,素情軟著身子似是柔弱的站立不穩,素麗卻在這會子出了把真力,與素顏一邊一個將素情架了起來,轉身尋壽王府的侍婢,這晏席藍家姑娘是怎么也吃不下去了的,還是跟壽王府打個招呼后,回府算了吧。
素顏老早就發現,這里的動靜鬧得很大,但壽王府始終沒有半個主子出來勸解理事,甚至連個管事的人都沒現身,小奴小婢的,倒是有幾個,卻都站在一邊,并沒出聲,似呼只要沒將壽王府后園子砸了,那便由你怎么鬧都沒人管。
上官明昊看出素顏要回府,忙走了過來道:“大妹妹,我已經使了人去給壽王妃送信了,也讓人請了貴府的家人來,你們先等一等,一會子我護送你們姐妹回去。”
這還像句人話,方才葉成紹沖上前來對素情動粗時,上官明昊站在一旁連攔都沒攔一下,任由葉成紹動手,似乎很是怕得罪了葉成紹一般,這會子倒是來獻殷勤……素顏的心逐漸往下沉,隱隱升起一股悲涼之感,難道自己便要與這樣的男人共渡一生嗎?
“明昊哥哥,嗚嗚……”素情卻是心頭一喜,柔媚的大眼里閃著感激和委屈,喚出來的聲音足以讓人牙酸,怕是只要是男人都會忍不住對她生出幾分憐惜來,不過,葉成紹例外,那人估計不是個男人吧。
這樣的嬌呼太過暖昩,當著素顏的面,上官明昊的臉上終于閃過一絲不豫和尷尬來,臉上溫潤的笑容換成了清冷,淡淡的撇了一眼素情后,便看向素顏:“大妹妹,你……很好,且在此處等一等,為兄去去就來。”說罷,當著素情素麗的面伸出手去,握住了素顏的手。
素顏眉頭一皺,這個時候應該是臉袖才是,但是,她的臉卻忍不住白了一白,半晌才極力克制心中的憤怒,抽出手來,臉上的笑也維持不住了,冷了聲道:“多謝世兄。”
上官明昊微怔,嘴角的笑容卻更深了,臉色也變得鄭重了起來,他風流倜儻,俊逸風雅京城少有女子在他面前不臉袖,不動心的,方才的小動作若是換作別的女子,怕是既羞又喜吧,可是素顏……她真的很好,很正派也很嚴肅,上官家需要這樣的主母。
雙手一輯,上官明昊行了一禮后,轉身離開了。
圍觀的人群看戲也要散場了,便漸漸都散開了,明英和司徒也在圍觀之列,看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走了出來。
“藍大姐姐,你一會不參加晏席嗎?”司徒敏仍是不喜歡素情,方才她在人群里看熱鬧時,便覺得很爽,藍素情那等為人就活該被葉成紹那樣的人懲治,她也是看出,葉成紹不會對素顏如何,所以才沒出來,不然以她的個性,就算不為素顏出頭,也會幫她一二的,這會子,她有些舍不得素顏就走。
“妹妹受傷,得快些送回家醫治才是,今天有幸結識了四姑娘和裙主,素顏高興得緊呢,以后有機會請兩位妹妹到藍家去玩,咱們幾個再玩猜謎游戲可好?”素顏當然不會怪這兩個人沒有出來幫腔,她原就是在借勢懲治素情,任何幫忙都會成倒忙。
“那感情好,我們方才……那個不太方便,但是,姐姐不氣,那便是最好,過幾日便是妹妹我的生辰,我會給姐姐下貼子的,姐姐可一定要來哦。”明英郡主因著與葉家也有些親戚關系,倒也不好出來相幫素顏,她心里還是有些過意不去,這會子見素顏并不見氣,心下歡喜,忙握了素顏的手高興的說倒,卻是自始至終,看都沒有看素情一眼,她也是很不喜歡素情。
幾個女孩子說好下次見面之后,那邊上官明昊也把紫綢和白霜幾個叫來了,白霜一見素情的樣子,嚇得臉都白了,上來就接過素顏的手,扶住了素情,看素顏的眼神很有些不善,素顏只當沒看見,正好歇了手,轉身與明英和司徒敏說話。
上官明昊這時也過來的,司徒敏是個直性子,沖著他便說道:“明昊哥哥,你可要對素顏姐姐好一些,別被那些個做作狐媚的人迷花了眼才是。”
上官明昊聽得微怔,含笑看了素顏一眼,倒是從善如流的回道:“我自是知道大妹妹的好,只是不知道原來敏妹你也喜歡起大妹妹來,先前可是還聽有人說,藍妹妹……”
“那不過是有些渾人說渾話,種傷了藍大姐姐,我不知情,上了當嘛。”司徒敏有些不好意思,但她最有擔當,是她的錯,便立即承認,爽直單純得很。
一旁的素情聽了便臉色一白,幽怨地看向上官明昊,但上官明昊這一次回來,卻是再也沒看她一眼,只是對素顏陪著小心,讓她心里像堵了一塊大石一樣,先前在梅林里時,明昊哥哥對她可是溫柔體貼的很,怎么這會子……她不由又看了素顏一眼,秋日的陽光懶懶的灑在素顏臉上,使她原本就清麗脫俗的臉龐變得更就明妍了起來,尤其是那雙美麗的清眸,正是明亮得很,眼里的自信和自強是她素情最缺少的,被堵著的心又生出一絲痛意和嫉妒,她很想要抓破素顏那張光潔如玉的臉龐才好。
明英幾個兩個與素顏又說了幾句話,那邊晏席也要開了,便告辭離開了。
上官明昊帶著藍家姐妹僻開了晏會最熱鬧之處,向壽王府后門走去。
梅林中,二皇子帶著那名冷峻的侍衛走了出來,冷厲的臉上帶了絲微笑,“老五,你看成紹如何?”
“花花大少,不足一提。”那名老五的侍位臉上沒有半點表情,連聲音都是冷硬得鋼。
“藍家幾個姑娘倒是有些意思,你說,他怎么就會喜歡那個做作的二姑娘呢?若是我便會……”二皇子難得有了談興,手里的折扇無聊的在手上敲著。
“娘娘正在為殿下選妃,藍家姑娘不夠資格。”老王很生冷地打斷了二皇子的話。
二皇子也不以為意,似乎早就習慣了,點了頭道:“那倒是,不過,藍家姑娘做良娣卻是可以的。”
第三十九章:家晏1
藍素顏不知道二皇子的想法,她已經出了壽王府,坐上馬車,正在回家的路上,上官明量先是一力要護送她們姐妹幾個回家的,可素顏出了壽王府門后便一再推辭,雖然素情裝得虛弱萬分,巴不得上官明天能直接送她們回府,但素顏神情太過冷淡,上官明昊也不好再堅持,只好殷勤地護上她們上了馬車,再轉了回去。
回到藍府,守門的奴才一看到二姑娘那一身一臉的傷,便惶急火急地去報了老太太,老太太根本沒想到素顏幾個會這么早就回來,又聽說素情是受了傷回來的,心里一驚,忙使了人告知二夫人小王氏,她自己倒是不好迎出來。
素顏一進垂花門,小王氏便像陣風了般地卷了過來,素顏微垂首,正要給她行禮,她正眼也沒瞧素顏一下,便卷到了素顏身后的素情邊去了:
“我的兒啊,你怎么會傷成了這樣,是哪個天殺的傷了你啊。”邊哭,一雙大眼滿含陰戾,如針錐一般向素顏和素麗兩個人輪刺了一番。
素顏神情淡然,只當沒看見,素麗卻是怯怯地低下頭去,額頭上現出密密的汗珠。
素情在馬車上時已經止了哭,哭了沒用,她心里的觀眾不在,便沒了興趣再裝,這會子一見小王氏,眼淚便止不住的往下掉了起來,哀哀地喚了聲:“娘……”
小王氏心疼的上前將她摟在了懷里,“我的兒,你們一起出去的,怎么會只有你一人受了傷回來?是不是……有人故意害你?”
素情聽得嘴唇動了動,看了一旁的素顏一眼,素顏與她對望,眼里坦坦蕩蕩,素情微垂了頭,撇了嘴道:“娘,我要退婚,一定要退婚,女兒是被那寧伯侯家的渾人傷了……”
小王氏聽得一震,卻沒說話,垂花門處還有不少府里的下人在,素情這話聽著便不是很有臉面,她忙拍了拍素情的背,幫她擦了眼角的淚,“你別急,咱們到老太太屋里慢慢細說。”
小王氏身邊的丫頭上前接了小王氏的手,扶住素情,素顏便再懶得與小王氏多呆,只說要去看望大夫人,便要告辭。
“大姑娘,你妹妹傷得如此嚴重,你們又是一同前往的,妹妹受傷,你身為大姐,就沒什么話說嗎?”小王氏哪里肯放過她,沉了聲說道。
“三人同時出去,卻只有一人受傷,當然是有原因,二娘還是自己問二妹妹的好,再說,三妹妹也在,是個什么情形,你問明白就知道了。”素顏唇邊便含了一絲嘲弄,淡淡的說道。
小王氏一聽,看了素情一眼,見素情臉上泛起一絲不自在,便沒再強求,冷哼一聲,當先一步走了。
素顏知道一會在老太太處定然還有不少口舌官司,且讓她們母女自行先說去。
到了大夫人院里,小丫頭見了忙進去報信,青凌便迎了出來,素顏便問了大夫人的身體情況,青凌只說好,打了簾子,素顏進了屋,看大夫人臉色袖潤,正挺著大肚子在屋里晃悠,心情便放松了起來,上去扶住了大夫人。
大夫人看素顏眉宇間凝著憂色,不由詫異:“今兒不是說去了壽王府赴晏么?怎么這會子就回了?”
“二妹妹身子不好,就回來了,您這兩天身上可有什么異樣?”素顏淡淡的回道,又扶了大夫人坐下。
青凌進去泡了茶呈上來,素顏看了青凌一眼,笑著謝了,青凌知道素顏與大夫人有話要講,便悄悄地退了出去,臨了還把屋里的小丫關一齊使了出去。
“可是出了事?看你的樣子,像不開心?”大夫人關切地問道。
素顏遲疑了一會,猛抬了頭,有些猶豫,但還是開了口:“娘,我不想嫁到中山侯府去。”
大夫人聽得一震,急得自椅上站了起來,素顏看著嚇了一跳,忙扶住了她。
“你說什么胡話,中山侯府這樣的人家,肯與藍家結親已是天大的面子,世子又是個俊朗有為的青年,你……你想要氣死娘么?”大夫人聲音都在抖,氣得臉都白了。
素顏心知自己說得魯莽了,在大夫人眼里,上官明昊不管是從家世還是自身來說,都是上好的女婿人選吧,可是,那個人……虛偽花心,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良人啊……
“何況,兩家親事已定,納采禮都送了,小定的日子也定下了,你竟然說要退婚?再說了,你那八字……難得找個合得上的,真要退了,想要再找一個家世人品都好的,根本就是難于登天,快些收了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好好在家待嫁才是。”大夫人不等素顏回話,又嚴厲地說道。
大夫人說得也很有理,如今的社會,想要退婚,便會傷了兩家的情面,被退婚的那個人的名聲也會受影響,而且,難得中山侯府不介意自己克父克母的名聲,肯娶自己過去為世子正妻……可是,她能料想得到,上官明昊身上會有多少爛桃花,難道以后的日子里,便要與他的爛桃花搏斗嗎?與人共侍一夫……想想她就覺得惡心。
“娘,世子他……太過多情……”素顏想做垂死掙扎。
大夫人聽了身子晃了一晃,定定地看向她,眼里總算有了一絲憐惜,卻是無奈地長嘆一口氣道:“咱們女人誰也躲僻不了這個,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你是聰明的孩子,只要拿穩了正妻的位子,那些個再怎么也越不過你去,不過是小妾罷了……”
“那二娘呢?她不也是妾室,卻是……”素顏委屈的小聲嘟嚷。
大夫人臉上一白,著一點就沒有站得住,眼里就流下淚來,素顏心一慌,只差沒有打自己一耳光了,二娘是大夫人心里的一根刺吧,聽府里的下人說,二娘沒進門時,大老爺和大夫人的感情還是很好的……
大夫人見素顏滿眼愧意,穩了穩心神,長吁一口氣道:“幾個……如她這般,娘……并非沒有手段,只是,不想讓你爹爹為難罷了。”
素顏聽得古怪,細看大夫人眼里竟是帶了絲苦澀的溫情,怕是想起了與大老爺的過往吧,大夫人心里……還是愛著大老爺的吧,素顏腦子里便想起大老爺的樣子來,雖是四十多歲的,大老爺卻是俊眉朗目,通身一派儒雅疏朗的氣質,放在現代,便是最為誘惑小女生的美大叔。
“你若要退婚,你那二妹怕是最開心不過,這兩日,就是老太太也是會立馬就圓了你的念想,莫非,你想要嫁給那寧伯侯世子?”大夫人聲音平靜了下來,眼光直視著素顏。
葉成紹嗎?素顏眉頭微挑,那個男人倒是壞得真實,不過……太過桀傲不訓,聽說也是花名在外,而且,還對女人動手……素顏連忙搖頭。
大夫人看素顏態度轉軟,便將話題扯開,聊起了素顏的嫁妝,素顏也不敢說自己的繡功一踏糊涂,只是敷衍了幾句,便告辭了。
到了老太太屋里,果然小王氏,素情,素麗都還在,老太太臉上帶著陰郁,小王氏正拿著帕子抹淚,素情哭倒在老太太懷里,素麗則是一福戰戰兢兢的模樣,大眼四處亂轉,卻不敢落在一處。
素顏上前給老太太行了一禮,老太太的臉色倒是緩和了些,難得的讓玉環給素顏搬了個小杌子。
素顏也沒客氣,她腳上的傷好像有些崩開,刺痛感正一陣陣的傳來,不過也不是很厲害,受得住就是。
“你妹妹不懂事,倒是苦了你了。”老太太聲音和暖親切,但眼神卻有些發冷。
“那是應該的,姐妹幾個不管在府里怎么鬧,出去了卻是至親骨肉,素顏怎么能看著旁人欺負妹妹。”素顏低頭,回得義正嚴辭。
老太太聽著便點了點頭,又道:“你也辛苦了,先回屋去吧,一會子讓廚房給你送飯,這會子你妹妹也病了,今兒晚上的家晏,怕還得你來幫襯了。”
第四十章:家宴2
怎么又說到家晏上頭了,素顏抬了頭,清澈的眸子直視著老太太,難道真的是為了教自己掌家?
“謝老太太,只是,這兩日孫女沒去廚房,也不知道菜都備成了什么樣子,冒冒然去管事,怕是會弄出岔子來。”能推就推了吧,素顏心里還是惦記著素麗示警的那句話。
“能者多勞嘛,奶奶也知道你身上有傷,但奶奶年紀大了,操不得這許多心,原想著讓你二妹妹幫襯,這會子她又傷成這樣,要不是老太爺下了明令,不讓你二娘管事,奶奶也不會開這個口了……”老太太喝了口茶,臉上有些為難,語氣里竟有幾分不好意思。
這是在拿二娘威協自己嗎?素顏暗自咬牙,老太太這招可真陰的,明知道她好不容易才擄了二娘的管家之權,自己若不應下,她便會借機讓二娘管家,若自己應了,還不知道有什么事等著自己呢。
“娘,您這兩日還咳嗎?那頭痛的老毛病沒犯吧。”小王氏看了一眼素顏,止了淚,關切地問老太太。
老太太長嘆一口氣,也拿出帕子來抹眼角,“唉,老了,不中用了,可是,你們這些個子孫們,又一個兩個的爭氣……我的命……好苦啊。”
演雙簧逼我嗎?素顏輕哼一聲,聲音里也帶了絲濡慕之情:“老太太,您可要多保重啊,咱們這一大家子,可還要靠您來掌事呢,可離不得您。”
“那你,晚上的家晏……”老太太放下帕子,緊追了一句。
“素顏盡力而為,不過,還望老太太多多教導孫女,孫女初次理事,若有個行差踏錯的,老太太您可要多多擔待一些。”
“喲,咱們大姑娘如今可是覺得謙虛客氣的,不過是個晚晏而已,行事何必如此小心,怎么著咱們都是一家人,說什么擔待不擔待的,老太太只有心疼你的,決不可能為難你。”老太太正要回話,小五氏卻是扮在頭里說道。
當然,這言外之意自然是說素顏在老太太面前太過疏離,不親近老太太,老太太聽了便放了茶杯,眼里略帶一絲傷感之意,“你二娘說得對,你這孩子就是太小心了些,你幫著打理家晏,自是你的一番孝心,有什么事,奶奶幫你擔著就是。”
既是這樣說了,素顏也不好再說什么,推說要去廚房里查看,便告辭出來了。
一了老太太的院子,紫綢臉上便露出凝重之色,對素顏道:“姑娘,重陽晏可馬虎不得,老太爺往年可是很重視這個節的,只半天時間了,有些東西怕現在就開始動手在做了,你應該力辭了才是?”
素顏搖了搖頭,腳步卻是更快了,卻對紫綢道,“一會你去請了陳媽媽來,她年紀大些,懂得的規矩也比我多。”
紫綢聽得點了頭,送了素顏去了廚房,廚房里,鄭婆子正要指揮小廝們御貨,采買回的東西正一件一件往廚房里搬,素顏看了便皺了眉,對紫綢低語了幾句,紫綢看了一眼鄭婆子,便低頭走了。
鄭婆子看到素顏來了,忙一臉笑的上來給素顏行禮:“奴婢給大姑娘請安,原還想著怕您身子沒好利索,不敢打擾您,奴婢正覺得心里沒著落呢,您可算是來了,您的吩咐,把東西都買齊全了,正想請您來瞧瞧,可有偏漏的。”
原來,這鄭婆子早就知道自己會再來主理今日的晚晏,看來,老太太的主意是早就定好了的,她心下便更加小心了起來。
嘴里卻是淡淡的對鄭婆子笑道:“辛苦媽媽了,我也只是來給老太太打個下手,管些鎖碎事情罷了,大主意還是得問過老太太才成的。”卻是并沒有上前查看貨物。
鄭婆子臉上掛著討好的笑,“您可是老太太親手教出來的,又是最聰慧能干的,有您在,奴才們心里才踏實,今兒這事老太太可早就吩咐過了,一應事宜全都要配合大姑娘您呢,您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就是了。”
一會子紫綢匆匆來了,手里拿著那天素顏定下的采買單子,素顏笑道:“我原本還想著偷下懶的,鄭媽媽如此一說,倒是讓我覺得責任重大,不敢敷衍懈怠了,紫綢,你拿著單子對一對,看看是不是都是前兒咱們定下的東西。”
鄭婆子聽得一怔,她不過是說幾句場面話罷了,沒想到大姑娘竟會像個二楞子似的真的拿單子對貨,單子上的東西前兒就在買了,一天進一點,方才是最后一批貨物了,有的東西根本就開了封,廚房里早就用上了,怎么對?可是,才她將話說得滿,素顏還一副免為其難的樣子……她真想打自己一個耳光才好。
“大姑娘,這要對,可就得從前兒買的東西對起,有的東西可是老早兒就要動的,干筍,木耳,干貝早就泡了水,雞,鴨,魚這些可不能等到現在才殺……”鄭婆子臉上的笑容有些僵,話語里隱含著絲氣憤。
“哦,這樣啊,你看我,倒是忘了這些了,這么說,東西倒是不好再清查了,哎呀,你看,我可是頭回主事,很多東西都不懂呢,這要是像媽媽才說的,有買漏了,買錯了的東西,那可如何是好啊?”素顏有些驚心惶的看著鄭媽媽,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樣子。
“奴才也是做慣了這些事的,府里年年大大小小的事情可都是奴才主持采買,從沒出過岔子,大姑娘您盡管放心就是了。”鄭媽媽忙保證道。
“哦,這樣啊,那我信媽媽的話了,可是媽媽你也知道,我笨得緊,有些事情怕不記得,廚房里的事頭樁就是采買,既然采買完了,那就請你在這單子上簽個字吧,就說您親將所需貨物全部采買齊全了。”素顏將那單子又遞到了鄭婆子手上,鄭婆子看著就有些遲疑,“這廚房里也沒筆墨……”
“媽媽,我帶著印呢,您按個手印就好了。”紫綢笑瞇瞇的拿盒印泥子遞到鄭婆子面前。
與鄭婆子交割清楚了,陳媽媽也來了,廚房的管事王昆家使了人搬抬著剩下的幾件菜式,見素顏在門口,只是看了一眼,便繼續進去忙了。
陳媽媽臉一沉,正要說話,素顏卻對她使了個眼色,手里拿著另一個菜單,對灶臺上已經切好備著的食材仔細查看了一番,廚房里分工很細,卻是有條不紊,廚娘們知司其職,王昆家的行事也簡單干練,只是臉色很冷,神情有些傲氣,她看素顏拿了筷子對著盤子里切好的食材東戳一點的,眼里像是含了塊冰一樣,更冷了。
不過,素顏看了一圈兒后,倒是什么也沒說,轉出了廚房,陳媽媽卻是留下了,并沒跟著。
素顏又對紫綢道:“你去稟了老太太,就說這王昆家的太過狂妄,大姑娘我很生氣,很生氣……”
紫綢聽得怔住……素顏忙對她眨了眨眼,說道:“快去吧。”
一會子張媽媽心急火撩的來了,素顏卻正站在廚房外磕瓜子,她心里一松,卻還是沖進了廚房,王昆家的看得莫明:“婆婆,您怎么來了。”
張媽媽聽了便疑惑地看了眼素顏
第四十一章:家宴3
張媽媽聽了便疑惑地看了眼素顏,素顏正津津有味的吃著五香瓜子,半倚在門邊,一派懶懶散散的樣子,見張媽媽看過來,笑道:“媽媽您要不要來一點?八角茴香都入了味,可香著呢。”半點也沒有與王昆家的爭吵過的樣子。
張媽媽倒是松了口氣,心中還是有些忐忑,自己媳婦那點子脾氣她心里清楚,或許真在言語上沖撞了大姑娘也不一定呢,一轉頭又看向方才報信的紫綢,紫綢對她眨了眨眼睛,眼里有些擔憂,張媽媽心里越發確定自己的猜想了,倒是對素顏生了幾許感激來,大姑娘一派無所謂的樣子,當然也是看了自己幾分薄面的,怎么著也得投桃報李,敲打敲打幾下王昆家的。
張媽媽便瞪了眼王昆家的,眼神凌厲,又向門口脧了兩眼,王昆家的臉一袖,明白了婆婆的意思,心里委屈得很,但看婆婆神色嚴厲,皺頭皺了皺,不情不愿地走到素顏跟前行了一禮:“大姑娘,奴才給您請安。”
“嫂子這是話說的,老太太讓我主理中饋,我可只是個半吊子,可全要仰仗著嫂子的本事給我爭臉呢,我知道嫂子忙,一心都在差事上,我看著心里也高興,那些個俗禮就不要太講究了,這會子張媽媽也來幫忙了,那我可就更放心了哦,有媽媽和嫂子這兩個能干的人坐鎮,今兒的晚宴肯定能辦得圓圓滿滿的,張媽媽,您說是吧。”素顏笑容可鞠,抬手忙托住王昆家的,神情恭敬禮貌得很,王昆家的倒是個實在人,見素顏非但不對她先前的失禮生氣,反倒很是看重禮遇她,心里倒生了幾分愧色,想著一會要拿出十二分的心思來,一定要辦才好這個晚宴。
而張媽媽卻是被素顏問得一怔,她只是來看看的,并沒打算留下,但大姑娘的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又對她的兒媳寬厚得很,還真的不好推辭,只好笑著說道:“她雖是個渾人,但廚房里的事倒是從未出個差漏,大姑娘您就放心,今兒的晚宴一定會辦得讓賓主同歡的。”
素顏聽得大喜,忙上了前便要給張媽媽施禮,卻是腳一歪,哎喲了一聲,人就蹲了下去。
陳媽媽看著一驚,忙上前扶住她道:“大姑娘,是不是傷口崩開了?”
素顏秀眉緊皺著,自己掀開了裙邊,露出被浸了血跡的綁帶來,素顏正要解開綁帶看,陳媽媽忙道:“廚房里油煙子多,大姑娘可千萬別在這里解開傷口,要是感了臟東西可就不好了。”
素顏長吸了一口氣,似呼疼痛難忍,卻是咬著牙道:“可是今兒這晚宴可是我主理的,我還是在這里守著的好,第一次辦事就愉懶,怎么著也說不過去的。”一雙大大的眼睛卻是可憐巴巴的看著張媽媽和王昆家的,眼里有著乞求之色。
王昆家的看著便不落忍,大姑娘的腳被蛇咬傷可才過了兩天呢,這傷還沒養好,就又是赴宴又是理事的,也難為她了,她也是?br />第二書包網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ssyovt.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