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神醫傻妃 -第19部分

委屈的望著她。
  好像是在控訴著她的粗魯。
  委屈,她都沒有委屈呢,他委屈個啥呀?
  這種事,不是,都是女人吃虧,女人委屈的嗎?
  她有些懷疑此刻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但是,此刻,孟拂影卻是十分的肯定,自己沒有看錯,此刻軒轅燁的眸子中,就是那滿滿的委屈,還有著幾分無辜,幾分可憐。
  天呢,殺了她吧,這么一個大男人,竟然會有這種委屈的目光,只是,偏偏又不會讓人感覺到別扭,反而讓她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罪惡感。
  “痛。”軒轅燁微微的蹙了蹙眉頭,唇角一瞥,突然的說道,那聲音中,更是滿滿的委屈,一副可憐惜惜的表情,但是,卻又在硬生生的指控著孟拂影剛剛的罪行。
  他那表情,就像是一個受了傷的小孩子,想要得到大人的呵護,但是大人,卻是殘忍的推了他一把。
  委屈,可憐,傷心,更是無辜。
  那雙眸子,還微微的眨了一下,更將那份無辜與委屈表現的淋漓盡致。
  孟拂影怔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似乎瞬間的僵化了一般,只有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
  這個,真的是軒轅燁嗎?若不是她親眼看到,她是真的不敢相信。
  軒轅燁會說痛嗎?剛剛她為他包扎傷口時,肯定是比現在痛上幾倍,都沒有聽到他哼一聲,這會只不過被她扯了一下,竟然喊痛?
  再加上他此刻的那表情,真是太讓她難以置信了,她此刻有些懷疑,軒轅燁此刻是不是被燒糊涂了。
  只是,偏偏,在他那般的目光下,孟拂影渾身更加不自在起來,似乎,她就是那殘忍的壞人,狠心的不顧小孩的死活。
  “好痛。”而該死的軒轅燁,竟然再次的輕聲喊道,聲音弱弱的,有些無力,有些壓抑,聽起來,更讓人多了幾分心疼。
  那雙無辜而委屈的眸子,仍舊倔強的望著孟拂影。
  好吧,她認輸,這個男人,真是太無敵了,若是再被他這么盯著,她會真的以為自己就成了那無惡不作的壞人了。
  “我來看看。”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孟拂影慢慢的向著床前走動了幾步,微微的彎下腰,想要去查看,他的傷口。
  傷口一切完好,沒有任何的異樣,看來剛剛也沒有扯到。
  “沒事呀。”孟拂影的心中再次的漫過怒火,分明就沒有事,他在耍她?
  孟拂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語氣也有些沖,明明沒事,卻裝成很痛的樣子來騙她,害的她以為真的傷到他了呢,真是可惡。
  軒轅燁對上她那兇狠的樣子,竟然微微的縮了一下身子,唇角竟然再次微微的撇了一下,然后點了點自己的額頭,極為無辜,極為委屈地說道,“這兒痛。”
  此刻的表情,就宛如一今生病的小孩子,被大人兇了后,那可憐惜惜的樣子。
  呃……孟拂影愕然,你丫的不早說,再次因為他那無辜而委屈的眸子,感覺到自己成了惡人。
  不過,燒成這樣,頭肯定會痛,孟拂影收起剛剛那惡狠狠的表情,小手,輕輕的扶向他的額頭,仍舊熱的燙手。
  這溫度,肯定在39度以上,一般成|人的溫度超過了39度后,就會承受不住了。就會全身無力,全身疼痛,頭腦也不聽使喚,不能正常思考了。
  孟拂影愣了愣,最后終于得出了結論,軒轅燁這會肯定是燒糊涂了。所以,才會如此的反常,做出那些讓她瞠目結舌的事情。
  這高燒是因為那毒引起的,毒已經消除了,相信這高燒會慢慢的退下去的。而且,剛剛她也給他服了退燒的藥了,這中藥,畢竟沒有現代的那種西藥的效果快,肯定是沒那么快降下去。
  不過,相信明天,這燒,一定會退的。
  燒成這樣,一定很痛苦,想到此處,孟拂影的心便也軟了下來,她的小手,輕輕的為他揉著額頭,低聲問道,“這樣,會不會舒服點。”
  “恩。”軒轅燁連連的點頭,就如同一個十分乖巧,聽話的孩子。
  孟拂影微怔了一下,眸子中微微的隱過一絲輕笑,看來,他是真的燒糊涂了,現在的他,就跟個孩子是的,突然感覺,這樣的他,其實挺可愛的。
  “乖,睡吧,睡著了就不痛了。”孟拂影如同哄小孩子般的輕聲哄著他,以前,有些病人的情緒太過惡劣的時候,她也會去勸一下,開導一下。
  “痛。”軒轅燁卻仍舊不依不饒地說道,而且,仍舊是只有那么簡單的兩個字,那語氣也更像是一個撒嬌的孩子。
  孟拂影再次的一怔,他這腦子不會是燒壞了吧,要不然,為何只會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呀,而且,這反應,真真就是一個小孩子的反應。
  心中猛然的驚滯,她快速的俯下身,用她的額頭,貼上了他的額頭,畢竟手上試出的溫度,沒有額頭試出的效果好。
  額頭一觸上他的,孟拂影的身子再次的一僵,真的是燒的很厲害。會不會真的把腦子燒壞了。
  心中也不由的多幾分擔心。
  而她剛想要起身時,卻再次的被軒轅燁攬在了懷里。這一次,比上一次更緊。
  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卻聽到他低低地說道,“這樣舒服多了。”
  那聲音中,帶著幾分滿足,就如同一個得到了糖的小孩子的滿足,而且似乎還帶著幾分撒嬌的感覺。
  孟拂影愣了愣,終究沒有再忍心推開他。
  想到他此刻燒成這樣,都燒糊涂了,她又何必再跟他計較,而她也知道,自己此刻與他這樣緊緊的貼在一起,雖然彼此都穿著衣服,還是可以幫他分散一些熱度。
  本來,這也是一種退燒的方式。
  所以,此刻,他覺的舒服,也是正常的。他這么高的溫度,要是不快點降下來的話,只怕會有危險。
  孟拂影如此想著,心軟了,身子也隨著軟了下來,不再僵滯著,也不再想著掙開了,而是任由著他緊緊的抱著。
  而折騰了一天,也累了,便輕輕的調動了一下身子,慢慢的躺在了軒轅燁的一邊。
  軒轅燁這次倒是沒有再抗議,而是微微的配合著她的動作,似乎下意識般的轉了一下身,但是抱著她的手,卻是絲毫都沒有松一點。
  看著如同八章魚一樣抱著她的他,孟拂影有些啞然失笑,再次肯定,軒轅燁此刻真的是燒糊涂了,要不然,狂妄而強大的他,絕對不會如此的依賴人的。
  想到此處,孟拂影便也完全的釋然了,抱就抱吧,反正還穿著衣服,而且,此刻,他也是無意識的。
  只是,她沒有看到,在她躺平了身子,微微的閉起眸子時,軒轅燁的唇角卻是慢慢的扯出了一絲得意的輕笑。
  那笑中,沒有了絲毫的冰冷,反而帶著幾分異樣的輕柔,還有著一種幸福的滿足,這個女人,雖然強硬,雖然倔強,但是,卻是絕對的心軟,所以。呵呵……
  此刻,他的頭是真的很痛,的確也感覺到有些恍惚,但是,卻還不至于完全的迷糊,他是習武之人,怎么可能會輕易的讓自己失去意識。
  其實,軒轅燁先前吻她的時候,是真的有些迷糊的,當時,只是憑著那最原始的沖動,感覺到,她貼向他的唇時,只是憑著一種本能,便吻了她,吻了后,便欲罷不能了,再也停不下來了,直到她突然的掙開,扯到了他的傷口,那猛然的疼痛,便讓他清醒了過來。
  所以,接下來,他的確是裝的,他承認,自己的確是有些腹黑,就是吃定了她的心軟,才故意裝的……
  在孟拂影慢慢的睡著后,他卻仍舊極力的保持著清醒,生怕會有任何的意外,好在,那高燒也終于慢慢的退下。
  只是,出了一身的汗,衣服沾在身上,特別的不舒服,但是,他卻仍舊沒有松開她,仍舊緊緊的抱著她,甚至舍不得起身,生怕吵醒了她,生怕破壞了此刻這難得的溫馨。
  天微微亮時,孟拂影慢慢的醒來,只是,還沒有睜開眼睛,便感覺到一只手,慢慢的滑過她的臉頰,然后移到了她的喉結處。
  孟拂影心中暗暗一驚,但是卻隨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軒轅燁想要檢查她的身份。
  便沒有急著睜開眼睛,繼續裝睡。因為,對自己的偽裝,她可是極有信心的。
  軒轅燁的手,輕輕的略過她的脖子,慢慢的移動到她那喉結處,手,微微的壓下,試探著,摸索著,然后那動作,便猛然的僵住。
  一雙眸子也微微的沉了沉,為何,竟然沒有一點的異樣,就完全跟真的一樣,而他的另一只手,還下意識的扶向自己的喉結,竟然感覺不出半點的不同。
  原本,眸子中的自信,心中的斷定,突然微微的劃上一道縫,別的,可以偽裝,但是這個東西,難道也能安上一個假的嗎?若是安上一個假的,肯定是能看出來的,關鍵是,此刻,它并不是安上的,而似乎是真正的長出來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覺的,相信,她就是他要找的人,但是,此刻的喉結,又要如何的解釋呢?
  他的眸子,再次望向她的耳垂,女孩子,都是會有耳洞的,但是,她的耳垂上,卻是什么都沒有。
  也沒有!
  孟拂影的娘親在她出生沒多久就去世了,而她很小的時候又被下了藥,一直都是癡癡傻傻的,誰還會給她打那種東西呀。
  她平時,連幾件衣服都穿不好呢。
  軒轅燁的手僵了僵,似乎猶豫了片刻,然后再繼續向下移動,慢慢的移向了孟拂影的胸前。
  胸前一片平坦,沒有任何的起伏,似乎比他的還要平坦上幾分,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女子的痕跡。
  但是,他的手,還是慢慢的壓了上去,隨即完全的僵住,竟然感覺不到半點的柔軟,跟他的一樣的硬。
  就算,她用繃帶將胸纏了起來,那也應該能夠感覺到柔軟吧,但是,為何,竟然一點都感覺不到呢?
  軒轅燁的眸子再次的沉了沉,一時間,竟然有些恍惚。
  他不知道的是,孟拂不僅僅在胸前纏了緊緊的珊帶,更是在繃帶間加了一些東西,一些摸起來,比較硬的東西。
  所以,他是自然感覺不到柔軟了。
  軒轅燁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她的衣衫,眸子深處,帶著幾分沉思,似乎在思索著,要不要直接的脫了她的衣服再檢查一下。
  孟拂影感覺到時機差不多了,突然的睜開了眸子,微微一笑,然后半真半假地說道,“王爺,要不要繼續往下檢查。”
  那話聽起來,有些粗俗,再次成功的讓軒轅燁一怔,一雙眸子,也是微微的瞇起,直直地望著她,沉聲道,“醒了。”
  看來,她早就醒了,只是在裝睡。
  “被王爺這么摸來摸去的,我能不醒嗎?”孟拂影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有些懊惱地說道,但是卻似乎只是指責著他驚醒了她的覺,卻并沒有太在意他在她的身上亂摸的事情,因為,那摸來摸去四個字說的極為的隨意。
  想到,他昨天晚上說的話,想必應該只是夢話,胡話,但是,卻仍舊是那般的狠絕,說抓住了她,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而清醒的他,肯定比迷糊時更加狠絕,更加的無情吧。
  因此,她不能讓他看出她的身份,而且,她現在,也不想讓軒轅燁看到她真正的樣子。不想讓軒轅王朝中的那些人,看到她真正的樣子,隱隱的,她總是感覺到,皇宮有著什么陰謀。
  就這樣吧,她先回京城,若是太后真的生病了,她就留下來給太后醫病,若是太后沒什么事的話,她就再想辦法離開,所以,現在,她不能讓軒轅燁看穿她的身份。
  她知道軒轅燁一直都在懷疑她,但是,她也相信,當軒轅燁剛剛檢驗了她的喉結,檢驗了她的胸后,那份懷疑肯定會大大的打折,就算他先前十分肯定了她的身份,此刻只怕也不再肯定了。
  軒轅燁的眸子再次的閃了閃,怔怔的望著她,沒有再出聲,不知道在想什么。
  隱隱的,他記得,昨天晚上,他似乎吻了她,而且似乎吻的很深入,若她是男人,那他就真的要懷疑他的取向問題了。
  還是,那只是他一時的幻覺,對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一直都記得很清楚,但是獨獨這一點,似乎有些模糊,不知道是真的發生的,還是只是夢。
  孟拂影沒有再理他,而是獨自起了身,慢慢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
  “本王昨天晚上,有沒有對神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軒轅燁的一雙眸子緊緊的隨著她,細細的觀察著她的動作。唇微動,突然問道。
  孟拂影微滯,整理衣服的手,也微微的頓了一下,好在,她此刻是背對著軒轅燁的,所以,軒轅燁沒有看到,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然后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有呀,昨天晚上,王爺硬是抱著我不松手,說那樣會舒服些,可能是燒的太厲害了吧。”
  孟拂影避重就輕,雙眸微微的閃了一下,看來,昨天晚上,軒轅燁是真的燒糊涂了,不記得自己做了什么了,她就說嘛,若是軒轅燁清醒的話,怎么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看來,昨天晚上,他吻她的事情,都不記得了。
  不由的暗暗的松了一口氣,但是,不知為何,心中,卻似乎又有著些許的沉悶,悶悶的,有些透不過氣來。
  軒轅燁的眉角微蹙,仍舊緊緊的盯著她的后背,但是卻沒有再問什么。
  孟拂影也沒有再說什么,一時間,都沉默了下來。
  因為要急著趕回軒轅王朝,一是擔心著太后的病,另一個方面也是怕太子的人再追來了,所以,他們略略的收拾了一下,在那家獵戶家用過了早飯后,便向著軒轅王朝趕去。
  軒轅燁不知道從哪兒找來了一匹馬,他躍上馬背后,一只手,微微的伸向孟拂影,一雙眸子,更是似笑非笑的望著她,似乎完全的忘記了早上的事情。
  孟拂影愣了愣,有些猶豫,跟他同騎一匹馬,兩人的身體,便難免會有很多的接觸,拋開男女有別的觀念不說,這樣的接觸中,難保他不會發現她的破綻,所以,此刻,孟拂影因為擔心,不想上馬。
  心中暗暗懊惱,軒轅燁竟然只找來一匹馬,不過自己貌似也不會騎馬,但是,軒轅燁也沒有問她呀,他分明是故意的。
  因為心中擔心著太后,也怕太子的人再追上來,便咬了咬牙,壓下心中的郁悶,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軒轅燁卻是眉頭一蹙,似乎有些不滿她的磨蹭,握住她的手,用力的一拉,便將她拉上了馬背,讓她坐在了自己的面前,便很自然的將她攬進了懷里。
  唇角再次慢慢的扯出一絲輕笑,他,軒轅燁絕對不會那么輕易的放棄,而他一直就堅信著自己的感覺是沒錯的。
  所以,不管她偽裝的再好,再高明,他都要一點一點的將她的真面目挖出來。
  接下來的幾天,倒是十分的順利,太子的人,并沒有再追上來,可能是獵堡的人已經趕來了,阻止了太子的人。
  但是速風卻也一直沒有追上來,依他們的速度,速風應該可以很快追上來的,更何況,軒轅燁一路上,還給速風留了,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夠看懂的暗號,就連孟拂影看著他留的那些記號,都是云里霧里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軒轅燁很明顯也是有些擔心速風的,但是,卻也不能停下來,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回去找他,只希望他自己能夠脫了險。
  第六天的時候,終于到了軒轅王朝的京城。太子的人,的確是遇到了獵堡的人,而且當時,東方朔不知道從哪兒得到了消息,帶人出了城,想要救軒轅燁與孟拂影,便恰恰遇到太子的人。
  本來是想要活捉太子的,只是沒有想到,太子的手下,竟然也有極為忠心的,拼命的保護太子離開了。
  所以,這接下來的日子,太子自然是顧不上追趕軒轅燁他們了。
  看到面前的京城,孟拂影的眸子微微的閃了一下,這兒,畢竟是她來古代后第一個住的地方,而且,這兒有著關心她的人,自然是有著很多的留戀的,特別是對太后。
  想到太后,她的眸子不由的沉了沉,這一路上,軒轅燁趕的特別急,臉上,有時候,也會閃過著急,她便明白,太后是真的病了,所以,這一路上,她不顧勞累,一直都在趕路,甚至都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
  如今到了京城,她更是恨不得想要飛進皇宮中,看看太后到底怎么樣了?
  軒轅燁顯然也很著急,直接的策馬使進了城里,城門的守衛自然是認的他的,所以自然也不敢攔他,而一路上,行人也紛紛的躲閃,為他讓出一條道路。
  以前軒轅燁很少會在京城里策馬疾馳的,今天是個例外。
  進了皇宮,軒轅燁更是直接的將孟拂影帶進了太后的和壽宮。
  別人不認的現在的孟拂影,但是卻是認得軒轅燁的。所以,自然是沒有人敢攔。
  此刻,皇上與柔妃也正在和壽宮里。
  軒轅燁就那么拉著孟拂影走了進去。
  房間內,所有的人,紛紛的望了過來。
  皇上也柔妃也紛紛的望向軒轅燁,然后再轉向被軒轅燁拉著的孟拂影。
  “燁兒,這是誰呀,你怎么就這么將他帶到和壽宮來了。”柔妃愣了一下,然后輕聲說道,低低的聲音仍舊輕柔,但是卻帶著幾分不贊同,這和壽宮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隨便讓外人進來。
  “現在,你皇奶奶身子正虛弱著呢,你這樣,也不怕沖撞了她老人家。”柔妃望向軒轅燁拉著孟拂影的手時,微微的怔了一下,然后再次不滿地說道。
  “這是兒臣特別從北源國請來的神醫,是為太后醫病的。”軒轅燁的眸子似乎微微閃了一下,但是,卻是快速的垂下了眸子,極為恭敬地回答。
  孟拂影也微微的一怔,這軒轅燁對柔妃的話,還真是言聽計從的呀,在柔妃的面前,竟然這般的順從,若不是親眼看到,她還真是有些不太相信。
  “哦,這位就是北源國的神醫,沒有想到,竟然這般的年輕,好,好,真是后生可畏呀。”柔妃再次望向孟拂影時,眸子中,溫柔的輕笑。也帶著毫不掩飾的贊賞。
  “那就快點帶進去,給太后看一下吧。”稱贊過后,這才急急地說道,然后便示意下人帶孟拂影進去。
  “哦,他就是眼下傳的紛紛揚揚的神醫,果真有那么神嗎?”但是皇上的眉角卻是微微的一蹙,顯然有些不太相信。
  “兒臣帶她進去吧。”但是軒轅燁卻并沒有松手,再是直接的拉著孟拂影向著內室走去。
  孟拂影心下暗暗一驚,本來,她想著太后是知道她的真樣子的,若是她一進去,太后看到她一高興,一激動,那依軒轅燁的狡猾,肯定會確定她的身份了。但是此刻,卻也無法掙開他,只能硬著頭皮,跟他走了進去,更何況,她此刻,心中也是擔心著太后。
  柔妃再次的怔了一下,唇微微的動了一下,但是卻沒有再說什么,而是在軒轅燁的前面也走進了太后的寢室。
  一進房間,便一臉溫柔的說道,“太后,燁兒專門從北源國請了神醫來給您看病。”
  太后早就聽到了外面的聲音,而此刻,聽到她的話后,微愣了一下,眉角似乎也下意識的輕挑了一下,這才轉眸,望向恰恰走進來的軒轅燁與孟拂影。
  看到走進來的孟拂影時,太后心中猛然的驚滯,這不是影丫頭嗎?影丫頭的真面目,她是清楚的,雖然,也有些時候沒見過她的真容貌了,但是,卻也絕對不會認錯。
  影丫頭,何時成了神醫了,不過,不管是不是神醫,只要她的影丫頭回來就好了。
  此刻,心中漫過激動,滿過欣喜,只是,此刻,她卻將那份激動與欣喜,極力的掩飾了下去,只是有些無力地說道,“哀家這病只怕神仙都醫不好了……”
  孟拂影看到躺在床上,虛弱的太后,鼻子便有些酸,而聽到太后這話,更是心痛,更加的傷心。
  只是,卻又隱隱的感覺到不怪,太后不是見過她的真面目嗎?為何會沒有認出她呢?
  還是,她故意做給某些人看的?
  軒轅燁對上太后眸子中的平靜與無奈時,也愣了一下,眸子深處隱過幾分疑惑,有著些許的意外。
  而柔妃唇角的笑似乎也微微的滯了一下,不過,卻隨即再次輕聲說道,“神醫,快去幫太后看看吧。”
  “恩。”孟拂影忍著快要哭出來的沖動,走到了太后的床前,其實,她并不擅長把脈,所以單單這么看,根本也看不出太后到底是什么病,而此刻,因為心情太沉重,竟然有些不敢再開口問一些問題,生怕自己一開口,便哭了出來。
  而當她的手,伸向太后時,太后的手,卻是反握住了她,緊緊的,有些微顫。
  孟拂影微怔,但是卻隨即了然,太后果真是認出她的,只是可能因為回避某些人,所以故意裝做不認識。
  只是,太后到底是在回避誰?此刻房間里,就只有柔妃與軒轅燁呀?是回避柔妃,還是軒轅燁?
  “哎,你們都先出去吧,讓神醫,給哀家細細的看看。”太后再次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后再次無力地說道。
  柔妃再次的一愣,眉角似乎微蹙了一下,但是卻極為順從的應了一聲,然后慢慢的退了出去,走到門前時,對著軒轅燁說道,“燁兒,先出去,不要太擔心了。”
  軒轅燁便也跟著她走了出去。
  “影丫頭,你終于回來了。”等到他們都出去后,太后便壓低聲音說道,此刻的精神,反而好了很多。
  “皇奶奶。”孟拂影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淚便嘩嘩的流了下來。
  “傻丫頭,皇奶奶這不是沒事嗎,你這一回來,皇奶奶的病就全好了。”太后輕輕的拍拍她的手,低聲安慰著,聲音中,也多了幾分欣喜,看到影丫頭回來,她心情好多了。
  孟拂影微怔,心中不由的多了幾分愧疚,想必太后這些日子一定很擔心她,這次生病,她只怕也脫不了關系,遂再次低聲道,“皇奶奶,對不起,是影兒不好,是影兒……”
  “好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既然回來了,就不能再走了,陪著皇奶奶。影丫頭天天在外面,皇奶奶擔心的飯都吃不下,覺也睡不著呀。”太后借此機會說道,太后不傀是太后,最懂的攻心了,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要求,又是以這樣的語氣,孟拂影是斷然不能拒絕的。
  孟拂影微滯了一下,然后點點頭,一臉肯定地說道,“恩,影兒不會再走了,影兒陪著皇奶奶。”
  哪怕,立刻就被軒轅燁認了出來,哪怕是讓她承受著軒轅燁再大的怒意,她都不能再離開了。
  “恩,這才乖,燁兒那邊,你放心,皇奶奶會去跟他說的,他最多就是生生氣,不會真的為難你的。”太后也明白孟拂影心中的擔心,遂再次說道,“皇奶奶,保證不會讓他傷害到你的。”
  孟拂影的眉角微蹙,聽太后這意思,是讓她與軒轅燁見面嗎?那么剛剛太后是避著柔妃的嗎?
  只是,她現在還不想那么快就跟軒轅燁坦誠相見,雖然知道,他早晚都會知道,不過,能拖到了一時,就是一時吧,更何況,她想著,若是真的與軒轅燁相見的話,也是依原來的孟拂影的樣子,而不是現在的樣子。
  畢竟,此刻,她沒有承認,而再以這副樣子去承認,那就是明明顯顯的一種欺騙,更何況,她也不想讓其它的人知道她真正的樣子。
  她越來越感覺到,這皇宮,有著太多的危險,還是小心一點的好。就連精明的太后做事,都處處的帶著小心,何況是她呀。
  “太后,我不想這么快跟他相見,而且我想恢復成原本的樣子,仍舊以原來的樣子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孟拂影思索了一下,然后低聲說道。
  “恩,這樣也好。”這次,太后沒有絲毫的猶豫的回答,其實,她也不想讓影丫頭現在便露出真面目,她的心中,也是有著很多的擔心。雖然還不是太確定。
  “只是,依燁兒的聰明,你只怕拖不了多久。”太后在提到軒轅燁時,眸子中快速的隱過一絲笑意,對于燁兒,她是絕對相信他的能力的。
  她倒是希望快點讓他們兩個相見,那樣,她也放心些。
  孟拂影豈能不明白太后的意思,突然覺的自己似乎又著了太后的道,不過,不管怎么樣,她都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離開了。
  太后說的沒錯,雖然軒轅燁那天早上發現了她的假喉結后,對她的身份似乎沒有先前那么的肯定了,但是她相信,依軒轅燁的能力,肯定很快能夠識破她的身份。
  所以,她不能等著他來識破她的身份,她要在這之前,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以原來的樣子,出現在軒轅燁的面前。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她感覺的出太后也是支持她的這種做法的,便也愈加的肯定,太后心中,肯定是知道什么事,而那件事,肯定是跟她有關的,應該也是對地不利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太后的病,所以,她必須先要以現在的身份,為太后醫病。
  接下來,孟拂影與先前給太后檢查的太醫商量的一下,畢竟,她不太懂把脈,而現在又沒有現代那些先進的技術,查不清到底是什么情況,但是,這古代的太醫,對于把脈之類的卻是十分精通,所以,孟拂影十分虛心的向他們請教。
  經過一天的商討,孟拂影終于針對太后的病癥開出了藥方,只要慢慢的調養,雖然不能完全的根除病根,但是活個幾年是沒問題的,畢竟,太后的確是年紀大了。
  太后服了藥后,氣色也明顯了好了很多,當然也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為看到孟拂影回來,心情放松了,開心了,精神也就自然的好了。
  孟拂影白天會在和壽宮,晚上,住在太醫館專門為她開的一個房間。
  因為太后的病明顯的好轉,那些太醫,對她也是十分的佩服,十分的尊重,對于她的話,倒也很順從。
  只是,孟拂影卻總是感覺到有一雙眼睛似乎總是在暗處監視著她,是一種極危險的監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軒轅燁自從回到了皇宮中,臉上便再次的恢復了他先前的那種一臉冰冷的樣子,再也沒有了路上那種,時不時跟她說話時的痞痞的玩笑的樣子。
  這幾天,軒轅燁每天都會來和壽宮,卻并不多說話,只是看著孟拂影忙前忙后的,一雙眸子中也隱著淡淡的沉思,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畢竟,從那次早上發現了孟拂影的假喉結后,他心中,就一直解不開這個問題,速風已經回來了,但是流月并沒有回來,因為在與太子的人打斗中受了傷,所以先回到獵堡去養傷了。
  他特別讓速風去問了流月,有沒有把假喉結做的跟真的一模一樣的可能?
  流月的回答是,沒有可能。流月的易容技術,他是絕對信的過的,在江湖中,也絕對是數一數二,就連流月都說不可能,那么……
  而上次回來時,太后的表情也讓他極為的失望,他原本以為,太后是知道她的真模樣的,見到她時,一定會是欣喜的,但是太后卻是一點異樣的反應都沒有,就連這幾天,她與太后的相處,也找不到太多異樣的地方。
  “母后,你的氣色真的好多了,神醫真不愧是神醫呀,果真有妙手回春的本事呀。”今天柔妃來給太后請安時,一臉開心地說道,對孟拂影更是稱贊有嘉。
  “是呀,這次真是多虧了神醫,朕要好好的獎賞神醫時行呀。”皇上也是極為的高興,望向孟拂影時,也是一臉的贊賞。
  坐在一邊的軒轅燁,一直沒有出聲,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慢慢的品著自己手中的茶,就如同,孟拂影第一次見到他時一樣。
  “皇上,你想要如何獎賞他呀?”柔妃一臉輕笑地望向皇上,似乎很隨意地問道。
  皇上微怔,似乎一時間給愣住了,再次望向孟拂影,問道,“神醫想要什么?”
  皇上,倒是尊重她,竟然問她要什么?
  “依臣妾之見呢,最好是把神醫留在軒轅王朝,所以,不如給神醫封個封號。”柔妃的眼角微微的彎起,笑得愈加的溫柔,只是,她的話,卻是讓在場的人紛紛愣了一下。
  就連軒轅燁握著杯子的手,都微微的緊了一下。
  孟拂影的眉頭也是微微的蹙起,不太明白,這柔妃到底是真的太單純了,還是隱藏的太深了,這封號是能隨便封的嗎?
  就連她的父親,那也是在經過了多年的努力,多次的血戰后,才在前幾年封了侯王的。
  “這封號,是能隨便封的嗎?”太后的臉色也微微的一沉,平時慈愛的聲音中此刻也多了些許的怒意。若是給影丫頭封了封號,若是再跟燁兒回王府就麻煩了。而且影丫頭現在是女扮男裝,弄不好就是欺君之罪,這柔妃是單純?還是傻?亦或者?
  柔妃愣了愣,身子似乎微微的向后縮了一下,然后似乎有些害怕,有些小心地說道,“是臣妾考慮不周,太后不要生氣,不要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聲音中,也帶著幾分明顯的懊惱與愧疚。
  “母后,算了,她原本就是這種有口無心的性子,您就別跟她計較了。”皇上的臉上雖然也有著幾分不滿,但是卻是還是開口為柔妃求情。
  “好了,哀家累了,你們都下去吧,讓哀家休息,休息。”太后微微的擺擺手,示意他們離開。
  皇上便扶起柔妃,攬著她走了出去,只是軒轅燁卻沒有走,仍舊坐在那兒,一雙眸子,卻是望著柔妃離去的背影,看來,他的速度要加快才行,再這樣下去,只怕會節處生枝。
  直到柔妃與皇上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后,他才慢慢的轉回眸子,望向孟拂影,唇角微動,突然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剛剛父王說到獎勵,倒真是本王的疏忽了,神醫是本王請來的,要說獎勵,也是本王來獎勵,傲林山莊有一處天然溫泉,聽說,那溫泉的水對人特別有好處,本王就請神醫跟本王一起去泡一下,以感謝神醫醫好了太后,神醫也可以順便去研究一下那水。”
  他的臉上,仍舊是那一臉的冰冷,聲音也是如同平時般冷冷的,沒有太多的起伏,但是,他那握著杯子的手,卻是微微的僵了一下。
  這是最直接的試探,他相信,用這個辦法,一定能夠試出,到底是不是她。
  只是,他此刻的心中,反而有些緊張,似乎有些害怕會不是她,畢竟,先前太多的事情,都一一否認了他心中的認定。
  盡管他一直相信自己的感覺,但是,卻又無法忽略這一個一個鐵般的證據。
  孟拂影怔住,手中的東西差點掉在地上?
  請她去泡澡!感謝地。所以請她去泡燥,而且還是跟他一起去。
  他這是在感謝她嗎?分明就是在試探,在整她。
  她知道,不答應那是不可能的,不答應就證明你心虛。
  但是若是真的跟他去泡澡,那她的所有的偽裝不都白費嗎?
  你去泡澡,總要脫衣服吧,脫了衣服,她身上的偽裝不就都露出來了嗎?
  好,軒轅燁,算你狠。
  太后的唇角也微微的扯了扯,看來燁兒終于等不及了,只是,她倒是沒有想到,燁兒會想出這樣的主意。
  這次,看影丫頭還能如何瞞下去。
  雙眸慢慢的望向孟拂影,卻見孟拂影微微的點了點頭,低聲道,“那就多謝王爺的盛請了。”
  軒轅燁似乎沒有想到她會如此爽快的答應了,眸子深處,快速的閃過一絲意外,心中的那份緊張也愈加的明顯,但是卻仍舊沉聲道,“好,本王明天會來接你。”
  不管怎么樣,他都不可能退縮,不管是與不是,他都要親自證明,做最后的確定。
  “丫頭,你真的要跟著他一起去泡澡。”在軒轅燁離開后,太后忍不住低聲問道,唇角還帶著幾分異樣的輕笑。
  “是。”孟拂影有些懊惱地瞪了太后一眼,她又豈能不知道太 后的心思。這么一大把年紀了,竟然……
  “呵呵……”太后倒是不以為然的輕笑,“只要影丫頭不怕,哀家倒是期待的很。”
  呃,孟拂影愕然,看到太后那滿臉曖昧的笑時,心中更多幾分郁悶,她當然期待了,她可是恨不得將她跟軒轅燁綁到一塊呢。
  她自然不可能真去跟軒轅燁泡澡,除非她瘋了。
  她原本也打算這幾天,恢復原本的樣子,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的。
  她先前服的變聲的藥,已經沒有服了,這幾天她的聲音也已經慢慢的變回原來的聲音的,所以,這兩天她很少說話,就算說話,也是刻意的壓抑著,剛剛回答軒轅燁的話時,她就害怕他聽不出。
  只是,軒轅燁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竟然沒有發覺。
  她知道,她要用原來的樣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但是,現在的這個身份,卻也不可能就突然的消失,因為太后的病還沒有完全的好,所有的人,包括皇上,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放‘神醫’離開。
  而且,若是神醫突然的離開了,而她恰恰在這個時候出現了,肯定也會引起別人的懷疑,特別是某些有心人。
  這兩天,她感覺到,那暗中監視她的人,似乎盯的更緊了。
  所以,這幾天,她讓青竹去找了一個懂易容的,做了一個跟她此刻的樣子,一模一樣的面具,打算在她以原本的身份出現時,便將青竹易容成她現在的樣子。
  青竹原本就是太后身邊的人,所以,這幾天,太后便將她招進宮,也沒有人懷疑什么。
  青竹向來冷靜,又懂武功,對她又熟悉,這幾天也極為的模仿著她神醫時的樣子,所以應該不會露出什么破綻,而且,依青竹的武功,說不定可以揪出那一直在暗中監視她的人。
  第二天,孟拂影一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她恢復了原來的孟拂影的樣子,仍舊在那臉上,涂了黑黑的一層,換上了女裝,靜靜的站在太后的一邊。
  而青竹便易容成她神醫的樣子,裝做給太后檢查的樣子,不得不說,青竹模仿的極像,而且青竹的身高跟她差不多,連她都看不出什么破綻。
  “羿王到。”正在此時,太監那尖細的聲音突然的傳來。軒轅燁倒是說話算話,真的來接她一起去泡澡。
  雖然一切都準備妥當,雖然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是,在聽到太監的聲音時,身子還是微微的僵了一下,而看到快速出現在門前的軒轅燁時,手微微的收緊了一下,突然感覺到手心滲出了些許的汗水。
  她不知道,接下來,軒轅燁到底會如何的對待她?想到,那次他在迷糊中說的那句話,心中,更多了幾分緊張。而那次,軒轅燁還僅僅是懷疑她。
  如今,她依原來的容貌回來了,那他只怕……
  不過,太后說過,她絕對不會允許軒轅燁胡來的,若是軒轅燁做的太過分,太后說,她會阻止的,只是,孟拂影卻感覺太后那話,沒有太多的說服力。
  軒轅燁要做的事情,別人能夠攔的了嗎?
  不過,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如今再要躲不過去了,只能面對了。
  軒轅燁看到她時,身子猛然的僵住,腳步,便也猛然的停了下去,直直地站在了門外,只是,一雙眸子,卻是緊緊的盯著她。
  就只是那么緊緊的盯著她,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的動靜,一時間,讓整個大廳瞬間的靜了下來,靜的讓人透不過氣。
  ?br />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ssyovt.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